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摘仙令 > 第四七八章 你是誰(六千大章酬書友Mili的萬點打賞)

第四七八章 你是誰(六千大章酬書友Mili的萬點打賞)

推薦閱讀: 隋唐君子演義諸天最強學院末世女皇有點燃山寨小相公寵化全球神級戰牧背嵬綠茵此處瀟瀟雨快穿之冒牌系統這家古董有妖氣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星獸王者到底是怎么死的,齊海等人并不知道,他們只知道一樣,出事的時候,只有這個身著厚毛法衣的女修在那里。/全本小說網/http://www.xzekfic.com.cn/

    現在她回來了,還……還這么強勢地盯上新來的沈長……

    看著,不太對啊!

    正在他們思量哪出問題的時候,就見人家兩句話一說,一把大刀就砍了下去。

    哎呀呀!

    齊海等人的驚訝還沒宣出口,就見他們眼里可能必死的沈長猛的一掌拍出,緊接著一掌又一掌,半息之內,連揮八掌。

    沈長一邊想要截住可能把他砍成兩半的大刀,一邊借力,想要退到安全之地。

    可是,陸靈蹊既然出手了,能讓他退嗎?

    重影輕吟一聲,突然一分為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后又是一刀。

    卟……

    電光火石間,沈長為了自己的性命就地一翻,以一條腿的代價,終于把他自己從刀影下搶救了回來。

    “啊!你是何人?我沈長與你何仇何恨?”

    眾目睽睽之下,沈長一邊忍痛,一邊強自抑制住了身體受損之后的自然生長。

    他不能馬上把那條腿長出來,否則,不管有仇的沒仇的,所有修士,都會朝他動手。

    “何仇何恨呀!”

    陸靈蹊踩到他丟下來,還在顫動噴血的腿上,“我早就說過,這個地盤是我的。”

    “……”

    沈長從未見過如此霸道之人,“你你……,”他眼中含淚,可憐巴巴地看了眼目露震驚、同情、忌憚之色的齊海等人,“你好生說話,我退就是,你……你把我的腿還回來。”

    注意著點,他還能借用丹藥掩護著把它接上。

    必須把它接上,要不然,不僅容易暴露,元氣的損失也太大了。

    “諸位,幫幫忙,請她把我的腿還給我。”

    他要把這些人碎尸萬斷,讓這女修魂飛魄散。

    “道友……”

    “還你的腿啊?”

    陸靈蹊嘴角一扯,“早這么聽話多好?”她在齊海開口之前,把沈長的斷腿又一腳踢過去,“趕快接吧,再不接就要接不上了。”

    這個人是硬點子。

    想要不動十面埋伏把他拿下,不多砍幾刀,讓他自己暴露,肯定沒人相信,他是佐蒙人。

    陸靈蹊等著再出手。

    可是沈長也不是傻子,接過自己的斷腿,一閃至齊海等人的那一邊,“還請諸位為沈某護一次法,讓我把腿接上。”

    他可憐巴巴地求他們,“沈某保證接好就走。”

    “你接吧!”

    齊海看了眼好像漫不經心的陸靈蹊,直接答應他。

    說來,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這女修到底是何來路呢。

    明明只是結丹中期,明明昨天殺王者星獸的錘類法寶,可是今天,她亮出來的卻是一把大刀。

    要知道修仙界的女修,有點名頭的,都喜歡弄一個仙子之名,有幾個會用這樣的大刀?

    他們忍不住懷疑,昨天殺王者星獸的是另有其人。

    那人負有暗中保護之責,要不然這女修的脾氣怎么這么大?

    陸靈蹊不知他們的腦補,由著他們盯她。

    接筋續脈哪是那么快的,正好,她也得多喝點酒,歇口氣,“多看我干什么?能幫忙的,去幫忙啊!?”

    “……”

    “……”

    眾人驚呆了,沒想到她這么無恥。

    人家本來活蹦亂跳,是她砍了人家的腿,現在還樣說話。

    “沈道友,要幫忙嗎?”齊海看某人實在可憐,真心的想搭把手。

    “啊?不用,不用。”

    沈長在心里對陸靈蹊咬牙切齒,面上卻只能拒絕,“我母親是丹師,我……”他剛要編他也算個小丹師的時候,就見砍人的人一閃跑到他這邊了。

    “別怕!”陸靈蹊在某些人就要動作的時候,又往后退了幾步,“我還沒見過接筋續脈什么樣呢,你讓我看看,我送你一瓶上品養元丹。”

    說話間,她好像還怕人家不信,直接扔出一個丹瓶給齊海,“不相信我,你總得相信他吧?”

    沈長:“……”

    “確實是上品養元丹。”

    齊海沒想到人家出手,真的是三十顆上品養元丹。

    果然是有大來頭的啊!

    他們的目光忍不住復雜起來,往旁邊讓讓,給她看清楚,“沈道友,丹藥是好丹藥,你拿著吧!”

    這賠償……,真讓他們不知道說什么好。

    沈長木木地接過這瓶丹藥,其實心里已經發誓,等他找到機會動手的時候,一定要把她的后臺記住,將來有機會,滅她全家。

    他太恨了。

    沒有人看著,他只要把腿按上,不管傷成什么樣,都能自動愈合。

    可是現在……

    他娘的,他還要控制著身體,不讓它自己長,要一點點地把縮了的筋脈,拉出來,再接上。

    這活……,他們佐蒙人從來就沒干過。

    沈長疼的后背都濕了,這樣接筋續脈,真的好難好痛!

    可是,他已經沒有退路了,這些人盯著呢,還不到行動的時間,而且,他一個人,暫時也無法動手。

    能當衛長,自有他的過人之處,沈長忍著痛楚,如人族一般小心地接啊接啊接,沒到半刻鐘,身上幾乎就沒有一根干紗了。

    他生澀的動作,明顯不是有經驗的。

    好在越接越有經驗了,齊海只見他忍著巨痛,這邊按住一根縮了的筋,那邊也按住縮了的筋,強行以指尖靈力在皮膚外扯著,要把它們續到一起,都為他疼的慌。

    啪!

    又一顆黃豆大的汗滴了下來。

    沈長的眼睛都流入了汗水,不過,他并不敢停下來。

    必須一鼓作氣,否則真受不了。

    陸靈蹊慢慢地等著,等他接了一半,接了三分之二……,看他疼的手抖還不敢歇,看他的汗把地面砸濕好一塊。

    嗯!

    這可不是她虐的,是他自個找虐。

    “林蹊,他的眼睛又進汗了。”

    青主兒當她發飾,把沈長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等他再甩頭,就動手吧!”

    汗水流進眼睛,再加上他又痛,又要接筋,反應肯定比平常更慢許多,“這一次來個狠的,直接劈成兩半,讓他想裝人族也裝不了。”

    裝不了人族,他就必須在這么多人面前暴露出來。

    “別急!”陸靈蹊看看太陽,“讓他再裝一會,反正疼的不是我們。”

    疼,也是要力氣的。

    現在他多疼一會,回頭他們就能多省點力。

    沈長不知道自己最大的秘密,早就不是秘密,他疼的眼前發黑,只能努力安慰自己,又接一根了,又接一根了,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接完了。

    接完就不用受罪了,很快,很快的。

    汗水啪啪啪地往下掉,他低著頭咬著牙,想把最后七根細小筋脈接上。

    叮!

    額頭突然一涼,緊跟著涼到了胸口。

    這感覺讓他有些舒服,可是……

    叮叮叮叮……

    陸靈蹊在一息之內,把他斬成了十七八截。

    啊啊啊!

    靠近的齊海等人,身上都被噴了一身的血。

    “還看不見嗎?他是佐蒙人。”

    什么?

    正要朝她動手的一群人,心下巨跳。

    被分了十七八塊的沈長面容扭曲,他是沒法再裝下去了,在陸靈蹊的連斬中,身體迅速復原,想要在這些人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逃出去。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反應比平常慢了十倍不止。

    他想到逃的時候,昨天合力截殺星獸的齊海等人已經腳步連轉,組了個九變陣,硬生生地把他堵在了陣中。

    叮叮!叮叮叮……

    嘭嘭嘭……

    “死!”

    刀光劍影,飛符、鎖鏈,不用陸靈蹊動手,齊海十九人盡出全力,要把這個讓他們恐怖的存在,轟死轟死,再轟死。

    “有火修士嗎?”

    陸靈蹊打了幾個結界后,在外面支招,“扔點火,不要老讓他把斷了的身體重組回去,重組和他耗費元氣再長,肯定不一樣。”

    確實噢!

    轟轟轟……

    扔火的不是一個兩個。

    沈長左突右沖!

    他已經沒有反擊的余力了,只能努力撐護罩,努力在護罩被這些修士攻破的時候,保住自己的手腳。

    可是,一步弱,步步弱。

    這么多人。

    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手腳被砍了,還沒來得及吸過來接上,就被隨隨便便的一個火球術燒了。

    做為十三衛的衛長,從薄弱空間節點進亂星海時,他也曾經忐忑過,生怕空間風暴的撕扯,強過身體的自修能力。

    一旦強過身體的自修能力,他就會死在空間風暴里。

    好在一切順利,他們神不知鬼不覺地進了來。

    從殺一個修士開始,到殺七個、八個的修士隊伍,他們的活干得都非常漂亮。

    若不是十二衛那邊不小心,讓陶甘和陶單逃了……

    逃了陶甘、陶單,沈長就知道不好,原想著一舉拿下海城,控制仙界可能送來的望氣功和洗眼靈水,在長老那里建下首功,卻沒想……

    “啊!啊啊……,你是誰,你是誰?你怎么知道我是誰的?”

    沈長都要瘋了,他明明是最優秀的衛長,明明長老最看好他,怎么可能出破綻?

    沒有望氣功和洗眼靈水的配合,哪怕金仙當面,也不可能知道他是佐蒙人的。

    不被這臭丫頭認出來,他怎么會落到如今的田地?

    沈長一邊努力撐著護罩,一邊死死地瞪著陸靈蹊,“你到底是誰?是誰?”

    只要再給他三天,他就可以拿下海城,成就輝煌呢。

    沈長哪里能甘心?

    “你啞巴了?你是誰?”

    “想知道啊?”

    陸靈蹊在外面拉長著音調,笑咪咪地,“就不告訴你,氣死你。”

    “你你……”

    沈長胸口一悶,嗓子腥甜,一口血果然硬生生地被她氣的噴了出來。

    到了這時,他哪還能不知道,她的幾下出手,就是因為早就看透了他?

    她故意送他丹藥,故意看他剝筋續脈,故意等他快弄好的時候,心神松懈的時候……

    “噗!”

    又一口血噴了出來。

    護罩當即被破,一陣叮叮當當亂響,在他護罩撐起的時候,又被砍了幾截腿出去。

    “唉!氣大傷身啊!”

    陸靈蹊好心地勸一句,“你說,你一大把年紀的人,至于要生這么大的氣嗎?”

    咕!

    沈長把第三口血硬生生在咽下。

    “錯了,你這樣硬咽,更會傷及心脈。”

    陸靈蹊好像為他擔心,“傷了心脈,你們的自愈術也不好弄吧?”

    “……”

    “……”

    齊海等人突然發現,某人的嘴巴比他們的刀劍還毒。

    “哎哎哎,他的儲物戒指里還有我的全部養元丹呢。”

    陸靈蹊朝某個一邊動手,一邊還撿了沈長儲物戒指的人叫,“其他的我們回頭分,那養元丹只能是我的。”

    “給你!”

    霍三怕了她,找到她的丹瓶,忙先還她。

    “沈長看到沒?”

    陸靈蹊得意洋洋,“一會兒,我們就能拿你的尸塊,噢,對了,不要把他的尸塊全燒了,留幾塊,我們到海城那里請功,有了這功勞,仙界下發的洗眼靈水和望氣功,怎么也得先發我們。”

    對噢?

    眼見這些人眼睛一亮,沈長直氣得眼前發黑。

    叮叮叮叮……

    護罩一破,又在半息之間被砍成十七八塊。

    這時候,齊海等人已經有點經驗了。

    那什么被砍了之后,沒有肉芽涌動,只知道在原地突突肉跳的部件,肯定安全點,無法再長出一個沈長來。

    他們迅速分出幾塊后,很小心地隔在另一邊。

    “你們……你們是殺不了我的。”

    沈長不想死,他領著十三衛在這里干了多少事,這里明明是他建功立業的地方,他怎么能死在這里?

    他有族人在這里,李青也許正在來的路上,“我的族人馬上就要來了,他們會把你們碎尸萬斷,碎尸萬斷!”

    此時此刻,他已經痛麻了,只有死的恐懼。

    “你們還不快逃?再不逃就來不及了。”

    “你還在做夢呢?”陸靈蹊冷笑一聲,“你以為,我是如何找到你的?你的手下沈青,早是我的刀下亡魂。”

    什么?

    沈長在刀光劍影中死死地盯著她。

    那樣子,好像要把她拆骨剝皮。

    “那什么,他還說了,你們是第幾衛的。”

    “不可能,你撒謊你撒謊……”

    “你們一共有十五衛。”陸靈蹊發現他在瘋狂中沒有詫異,知道是蒙對了,“你們的最終目標是拿下亂星海的十五城,徹底掌控亂星海,我說的沒錯吧?”

    “你你,你是誰?”

    沈長嘶聲大喊,“我們佐蒙人絕對不會放過你,絕對不會放過你。”

    “我好怕!”

    陸靈蹊掏掏耳朵,“不過呢,你想用這種方式通知你的手下,那可打錯算盤了,這里已經被我用結界護住,你叫的再大聲,也傳不出去。”

    “你……”

    沈長的身體晃了晃,突然覺得她好恐怖。

    他的眼前陣陣發黑。

    亂星海的禁制跟外面的不一樣,他在這里,除非元氣耗盡,除非死點被破,否則一直被砍,一直重長……

    好痛好痛!

    “你別高興的太早,”他努力撐著護罩,不管自己的法衣早就破的不如乞丐,更不管齊海這些亂刀分他尸的人,只盯陸靈蹊,“如此辱我,他日,我族人定會與你在戰場上相見,你一次好運,總不能次次好運!”

    說完這話,他一掌拍到自己的死點處。

    護罩閃了幾閃,在他倒下被分尸的時候,眼睛還死死地瞪著。

    呼!

    終于死了。

    他們殺了一個佐蒙人。

    一個有腦子的佐蒙人。

    還可能是個頭頭。

    我的天!

    齊海、霍三等人為防他玩假的,又動手斬了幾斬,確定再無肉芽涌動,沈長再無生機,那感覺真是……

    “愣著干什么?趕快把他裝了,我們去海城。”

    啊?

    啊啊?

    功勞呢。

    十九人的動作尤其的快,找出一個空的儲物袋,就把該裝的裝,該抹的抹,盡力做到不留痕跡,不讓這里的佐蒙人憑痕跡找到他們。

    “道友,我們全弄好了。”

    霍三跟大家傳音交流一會后,把沈長的儲物戒指捧出來,“這個,要不然先放你那里,我們到海城再分。”

    放她這?

    昨天,她朝他善意微笑的時候,這人還是一付臭屁不理的樣。

    “我相信你會公平分配!”

    陸靈蹊腳下的靈光一閃,兩頭彎彎的花瓣舟,帶著她直往海城去,“都快點吧!”

    還有兩天,就是佐蒙人強攻海城的時間,也就是說,海城的周邊,除了修士,已經聚集了不少佐蒙人。

    先發才能制人。

    陸靈蹊還指望在這里多打點星獸,多換點仙令回去呢,哪能讓佐蒙人先把攤子砸了?

    ……

    半天之后,徐冬海和張著就看到了沈長和李青比常人多的尸城。

    “不知道友是怎么發現他們的?”

    他們一齊打量這個昨天才傳送來的女修。

    修仙界的各種望氣功法,可以說浩如煙塵,修士開天眼更是正常。可是,佐蒙人是特殊的,就算她的望氣功法誤撞了能看透佐蒙人死點的望氣功法,沒有特制的洗眼靈水,也不可能看透佐蒙人的死點。

    除非此女掌握了另一種能看透佐蒙人死點的辦法。

    如果那樣……

    兩人的眼神都有些熱切。

    “昨天我是不小心歇在一個地方,無意中,聽了他們的談話。”

    陸靈蹊懶得管他們想什么,撇去青主兒,把聽到和后來分析,甚至今日詐沈長十五衛的猜測,全都說了出來,“具體就是這樣,后天辰時三刻,若沒意外的話,就是沈長所掌的一衛,強攻海城的時間。”

    這?

    齊海、霍三等人全呆了。

    “多謝道友!”

    徐冬山和張著同時深深一禮。

    他們一個是海城總管,一個是巡衛長,海城若在他們手上出事,后果簡直不敢想象,“此事不僅關系我們海城的存亡,還關系到亂星海的存亡。”

    海城一破,其他十四城,肯定也兇多吉少。

    徐冬山老頭面容一肅,“張著,你馬上做好迎戰的準備,”他轉頭,“還請諸位道友先在此等我一時,你們放心,這間房不會有時間限制。我要馬上把這件事,告訴壽城等十四城。”

    他和張著急急奔出,各忙各的,把陸靈蹊一行人丟在了原地。

    “……咳咳!”

    齊海被大家的眼神示意后,只能咳了一聲,朝陸靈蹊拱手,“道友,在你看來,佐蒙人的十五衛,每一衛大概有多少人啊?”

    他們十九個人,忙了差不多一刻鐘,才殺了沈長。

    要是佐蒙人太多……

    “不知道。”陸靈蹊搖頭,“不過,若是海城被人家攻破了,亂星海——只怕就沒有我們能立足的地方了。”

    他們必須在這里等到仙界下發的望氣功法和洗眼靈水。

    “不是,我們沒有逃的意思,我們的意思是,如果你知道,他們有多少人,我們也能早做準備。”

    “可惜,我不知道啊!”

    陸靈蹊攤攤手,“那什么,我們先把財分了吧!”

    分財?

    對噢,他們還發了一筆財。

    沒本事逃,那就先看看,沈長這個佐蒙人的頭頭,都有什么吧?

    多分點財,打架的時候,也能多點勁。

    “看到這種丹瓶了嗎?”

    霍三哪有昨天拒人千里之外的地方,一把倒出四十一個丹瓶,十二個紅玉的撿一邊,“所有紅玉的,傳說全是仙界丹部送給我們的機緣。從問仙丹到增壽兩百、五百、八百不等。”

    雖然已經聽說,她是昨天才到的,霍三也不敢瞎糊弄,“道友助我們發這筆財,有優先選擇權,這樣……,你先憑運氣選三個,其他,我們再抓鬮。”

    四十一個丹瓶,他們一起二十人,她有首功,多拿一個才是正常的。

    “道友既然首先介紹了紅玉的,那就對不住了。”

    陸靈蹊在李青的儲物戒指里,看到不少雜物,也看到幾個丹瓶,可只這紅玉的丹瓶,卻一個沒見,“我要選紅玉的。”

    意料之中的事,齊海等人沒反對,“道友先拿吧!”

    陸靈蹊一把吸過三個紅玉瓶。

    她急切想為爺爺弄個增壽八百年的,在他們抓鬮的時候,神識一一探進。

    丹藥被裹在封紙上,封紙上寫著丹藥的名字和作用。

    可惜,這一次她的運氣并不怎么樣,除一顆問仙丹外,其他兩枚俱是增壽兩百年的壽元丹。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今天六开彩开奖+结果 河内五分彩网站怎么代理 股票技术分析交流群 黑龙江十一选五第34期 幸运28开奖网址 2009年上证指数最高 福建十一选五体彩 女篮亚洲杯决赛录像回放 幸运农场玩法 陕西快乐10分下载 高位双十字星洗盘图解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七 山西体育彩票11选五结果 幸运快三 出号规律 江西快三玩法 3分彩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