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魔帝寵妻妖嬈后 > 第265章 寒墨vs裴蘿第一世11

第265章 寒墨vs裴蘿第一世11

推薦閱讀: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錦繡走了之后,錦玉大致的看過一遍后,便讓人將衣服派去了北府

    北硯在門外看著自個表兄派來讓她看衣服的人,讓她們進來后,將衣料那了進來,還給她量了尺碼,

    一切都準備就緒時,一個宮女子說道,公主,奴告退。/全本小說網/http://www.xzekfic.com.cn/

    北硯揮了揮手,讓她們回去,回到宮中將手中的尺碼交給繡娘,然后從旁協助繡娘。

    錦繡去了家具坊之后,將家具都安縣以往的新添就好了。

    錦王殿下,在下是風司相的孫子風盛,特來這里取走兩套茶具的。

    錦繡回過頭來,看著面前的這個人,沐侯府的小世子。

    兩人從未有過任何的交集,今日遇見了打個招呼也是正常,錦繡恩了一聲便沒有任何的做派了。

    風盛一看便知道自己不受錦王的歡喜,甚至討厭他,便不在多言。

    家具坊是長安城中在皇宮內的一個宮坊,里面聚集了許多位大師。

    家具坊是家中任何家具都有的地方,也可自己指定一種圖案雕法。

    不過必須是三品官員之上的人才可到宮中的家具坊去領取東西。

    錦王殿下,家具坊內出現了內官太監,走到了錦王的身邊,低著聲音說了些許話。

    “嗯,我知道,本王馬上就走。”錦繡看了家具坊一眼,吩咐了下來讓人監守著。

    自己卻和內官太監進了太德殿,宣德帝召見他。

    在殿外等著通告,太監請他進去的時候,錦繡大步沉穩的跨了過去。

    走到和宣德帝有一定的距離時,雙手在前面交疊,跪在地上行禮。

    宣德帝大笑,讓他起來,這般多禮。

    錦繡笑笑,父皇喚兒臣來是所謂何事?

    朕倒是沒有什么事,許久沒有見你,想你大婚在即,今日恰巧在宮中,便讓人喚了你前來和朕說會話。

    兒臣近日來都忙,都沒有進宮給父皇請安,是兒臣的不是,錦繡頗為不孝的說道。

    “哎,哪里是,你忙的是大事,哪里能夠分心,此次和羽丫頭大婚,朕也算是安了心,你終于有了王妃。”

    以后好好待羽丫頭吧,她可是炙手可熱的人,你可不能讓人搶了去。

    “兒臣不會讓人把她搶了去的。”錦繡堅定的說道。

    “哈哈,那就好,這才像是你,你也許久未見你母妃了,去看看吧。”

    “兒臣領命,兒臣先行告退。”錦繡出了太德殿時,去了未央宮。

    見到自己的母妃,錦王和她寒暄了沒有多久便離開了后宮,再次回到了家具坊忙著要看的家具可是合眼。

    錦繡忙到太陽落下了山頭后,才出了宮回到了錦王府上。

    招待了錦玉后,不打自請的來了個人,北墨,北硯的大哥。

    三人喝了些酒,直到三人暢聊一番后才各自回到了家中和東宮。

    北墨回了北家后,北硯還沒有歇息,走了過去,大哥可是喝了酒?

    北墨淡笑,被你聞見了,我和太子還有錦王一起喝的。

    他醉了沒有?北硯問了問。

    為兄和錦王只是淺飲了些,不足掛齒,小妹可不要放在心上啊。

    怎么會,兄長,北硯無奈的說道。

    “哦,你就不著急他?”北墨頗為有興趣的問了問。

    兄長莫要看我的笑話,可是很難得,我才不會上當。

    “哈哈,好吧,不逗你了,夜深了,快回去歇息吧,院中潮濕寒涼。”

    我知曉,兄長也是,硯兒先回去了。

    北硯回到自己房里,褪去一頭的珠花,在鏡子前做了許久,最后嘆了口氣,大婚前一個月不能出門,也不能見錦繡。

    大婚的事宜都有錦繡在忙著,她著實空閑很多,生出了無聊之心。

    還有一個月就及笲,北家也有許多的要幫忙注意的。

    北家也要辦一場,錦王府也要辦一場,到時候的人很多,守衛更是不能掉以輕心。

    不能被他國密探混入其中。

    過了幾日,張尚書之女張儀特地前來和北硯說說話。

    “硯兒,看你都在想什么,魂不守舍的。張儀好笑的看著她。”

    “嗯,沒什么,就是無聊罷了。”

    也是,你要在家中待夠一個月才離開王府,你小的時候本來就坐不住,現在肯定是難受的不得了。

    儀姐姐真是了解我啊,一直在家里坐著,什么都不用做,自然是無聊的。

    “小姐,外面來了客人,想要見你,被大少爺拒絕了。”

    “哦,誰?北硯不明的問到。”

    奴婢也不知道,是一個男子,叫什么風盛。

    原來是他,我道是誰,還沒有死心呢,張儀撇嘴說道。

    他怎么這么煩,不知道她即將大婚,不可以見外男么?!

    張儀說,你可不能出去,大婚之前都不可以見外男,此事要是傳到了陛下耳中就不好了。

    嗯,我知道分寸的,不會見外男。

    這便好,張儀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用擔心,怎么說北家的那些人肯定不會讓人進來的。

    風盛初來長安,很多事情不怎么明了,甚至連北硯即將大婚都不知道,于是他便開口問道。

    北兄,硯兒是有什么事情么?

    北鏡說道,小妹一月后大婚,不易見外男,還請不要介意。

    “什么?!”大婚?

    風盛一時沒有接受的了,怎么大婚?

    風世子不知道么,一個月后便是家妹的及笲之禮,陛下下旨,雙喜臨門一個月后和錦王完婚。

    家妹總算是到了這一天了,北鏡不舍的感嘆道。

    錦王,你是說硯兒一開始就和錦王是有婚約的?

    是的,從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婚約。

    這,風盛當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什么樣子的。

    風世子還是另有佳緣的,你初來長安,有些事情不太知曉也情有可原。

    悲劇,剛喜歡上就要成為別人的女人了,風盛心里悶的發慌。

    我先回去了,爺爺今日托我帶來的東西也已經送到了,還有趕往下一家,北兄有空再來閑談幾翻。

    好,世子慢走。

    風盛出了北府,心中那口氣還是吐不出來,悶外胸口,難受至極。

    世子我們要回府么?跟隨來的下人問到。

    風盛搖了搖頭,不回去先,你先行回去,我稍后再回去,侯爺問了,就說我和朋友多聊了會讓你先回去了。

    是,世子。

    風盛往長安街的鬧市里去,很快的就來到一個酒樓,要了個雅間,要了幾壺酒。{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充值公司怎么赚钱吗 c 罗赚钱是真的吗 太原跑滴滴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视频教程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 华东15选5 排列五走势图带 山西太原11选5 黑龙江22选5 足彩半全场负负是什么意思 北京pk10彩票漏洞 为什么北单会返奖 甘肃11选5 奔驰宝马机游戏下载 蓝月百赢棋牌官方下载 球探比分网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