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九天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漫山耳目

第一百六十一章 漫山耳目

推薦閱讀: 鳳鸞九霄農家小福女修煉我靠玩游戲女戰神的黑包群武道神王重鑄巫師最后一個劍圣山海橫流恐怖之旅星空神王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法術?坑人?”

    張無常被方貴一句話說的懵了半天,實在有心想問一句,就你這小小年齡,哪來的底氣老氣橫秋的說自己已經將法術修煉到最高深的境界了,不過聯想到方貴這一路之上施展出來的法術,看起來確實很嚇人,自己是做不到了,所以便憋住了這話,不去自取其辱。全本小說網,HTTPS://WwW.taiuu.com

    但對于方貴將法術與坑人兩個字聯系起來的說法,還是實在不太明白。

    只能在心里想,看你怎么表演!

    方貴倒也沒多做解釋,很有感觸的說出了自己對法術的理解之后,便盤膝坐了下來,手捏法印,靈息緩緩運轉,整個人在這時候,仿佛陷入了一種沉寂無比的狀態里。

    張無常看了,臉色倒是多了點凝重之意。

    他知道,這是修行中人即將盡全力施展法術的征兆。

    一想到方貴之前施展法術時那威力驚人的場面,便下意識的考慮要不要離方貴遠些。

    不過還不等他做出決定,方貴已經將法術施展了出來。

    他右手仍捏著法術不動,左手卻輕輕抬起,兩根手指,夾向了他們旁邊的一株野草,而在他二指夾住了野草之后,明顯可見得,一縷淡淡的微光,飛快的從手指指尖進入了野草之中,而后,從這一株野草為中心,有淡淡的一圈華光,瞬息間向著遠處擴散了去。

    “這是……木行法術里的低階術法,感應術?”

    張無常很快便認了出來,心里登時覺得微微驚訝。

    這一路上,他已見方貴施展過了大火鳥術、搬山術、冰箭術、御劍術,正是五行術法里面的火、土、水、金四行之法,且都是這四行法術里面最簡單的術法,只是被方貴施展出來威力很是驚人,除此之外,還有風、雷二字術法,但五行里面的木行法,卻一直未見。

    對這張無常也表示理解,因為五行術法之中,木行術法很是罕見。

    這倒不是木行術法最難修煉,只是最難用在臨敵之戰而已。

    修行木行術法的前輩高人,大有人在,甚至將木行神通修煉到了極致,還會有著非常可怖的威力,比如說有些木行神通修煉到了極致的人,可以直接將自己的法力與一片森林融為一體,森林不滅,他便肉身不死,整片森林的生氣,都可以化作他的療傷之源。

    也有人可以直接以法術操控草木,化作自己的兵器,讓人防不勝防。

    但這些,都已經是比較高深的法術神通,木行法術里面,最為簡單的法術,看起來卻十分雞肋,便如這最基礎的感應術,其實就是先與草木建立感應,掌握草木里面的生氣與經絡走向,細致紛繁,極為考較人的心血不說,與人動手的時候,完全就沒什么用啊……

    想想看,與人御敵之時,對方修火行法術,一只火鳥飛過來了,這時候你告訴對方,我旁邊這株大樹快要枯死了,那不正好是告訴對方可以把這棵大樹砍了給你做棺材?

    也正因此,普通弟子里面,為了將來打基礎,而去修行木行法術的倒是不少,但很少會有在這上面下很大功夫的,臨敵之際會用出木行法術來的,更是十分罕見,除非是已經修習了高階木行法術,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操控周圍的藤蔓,這還可以試著束縛對手。

    而如今,這便是讓張無常不理解的了,他實在不知道方貴這時候要干什么。

    只是為了向自己演示他木行法術也修煉過?

    一口疑問憋在了肚子里,張無常又不敢輕易問出口來。

    實在是之前方貴施展的法術給他留的印象極深,萬一這木行法也有什么貓膩呢?

    也就在此時,張無常忽然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兒。

    他雖然還沒修煉成靈識,但根基扎實,五感也異常靈敏,這時候能明顯感覺到,隨著方貴施展了木行法術,周圍的草木之間,皆多了一種無形的聯系,便好像有某種力量,正以方貴夾著的那株草為中心,不停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良久之后,又再度回蕩了過來。

    “前面,有一道籠罩了三百丈方圓的大陣……是什么陣不清楚,但能感應到陣勢的流轉……大陣里面,有……一二三四……五個人,分散的很開,不知在忙什么……大陣之外,好多靈獸在巡邏,不知道是什么靈獸,但數量的話……好家伙,足有十七只!”

    張無常一片呆滯里,方貴已緩緩開口,說出了許多驚人的內容來。

    “你……你這是……”

    張無常在旁邊看著,眼睛都快瞪圓了。

    他隱隱猜到了方貴在做什么,只是一時難以置信。

    “感應術啊,你沒學過?”

    方貴這時候已經睜開了眼來,緩緩收了法術。

    只這么一道感應術,靈息居然損耗了大半,可見這道術法施展之難。

    不過他的臉色卻顯得很是興奮,拿起葫蘆灌了一大口靈酒,然后向張無常解釋“通過這道法術感應草木,再通過草木感應四方,修煉到了火候,周圍草木,皆是耳目……”

    “學是學過,但是你……”

    張無常想說些什么來表現自己的驚愕是有道理的,偏偏說不出來。

    施展木法,確實可以做到這一步,所以與修煉木行神通的高手,在山野之中交手最是頭疼,因為滿山遍野,皆是他的眼睛,甚至能算是他身體的一部分,心念一動,漫山草木都會化作任其驅使的妖魔,連躲都沒法躲,可關鍵是,這是很高深的法門啊……

    如今方貴才多大,他怎么就能施展到這一步了?

    ……

    ……

    “呵呵,虧你也是青溪谷的天驕,居然這么沒見識,以后真得多下點功夫啊……”

    方貴拍了拍張無常的肩膀,像是對他有些失望。

    一句話說的張無常心里憋屈!

    如果不是有之前的大火鳥術、搬山術什么的打底,這時候張無常簡直要把方貴當成怪胎了,我是沒見過木行術法嗎?我只是想不到你會把這么偏門的法術修煉成功而已!

    不過看著方貴那一臉理所當然的模樣,他卻覺得好像自己真是見識太淺了……

    難道現在的練氣境界,真得把法術修煉到這種程度才合格嗎?

    ……

    ……

    “算了,我跟一個把飛石術練成了搬山術的人講什么道理啊……”

    張無常心里暗暗寬慰著自己,硬生生把自己心里起伏的情緒平穩了下來,當作沒有什么好意外的樣子,就事論事道“看樣子前方那個仙門也非常謹慎,先布陣守住了那地脈之穴,然后又將仙門靈獸布守在了外圍,這簡直就是滴水不露啊,我們……還要進去嗎?”

    這番話說了出來時,心里也著實沒底。

    五大仙門進入秘境的弟子有限,每一次只有二十人有此造化,但為了提升弟子們的實力,他們卻也往往豢養靈獸,以求戰力提升,如今便是如此,前方還不知道是哪一個仙門,但他們大部弟子去攻打太白宗,留守在此的人也不敢怠慢,倒是都將靈獸布在了周圍。

    這些靈獸,對主人來說,那叫靈獸,對陌生人來說,卻比妖獸還兇。

    一旦有人靠近,那恐怕立時就會撲過來吃人。

    而方貴與張無常本領再大,也不可能敵得過外圍的十七只靈獸啊?

    更何況,再往里去,還有一道防御法陣,法陣里面,還有五位仙門精英弟子?

    剛才不了解前方的情形,壓力還沒這么大。

    如今知道對方的實力了,才發現方貴和他兩個人,想要深入秘境來從四大仙門手中奪血晶,是一件看起來多么荒唐的事情,這力量上的差距,已經可以用螳臂擋車來形容了。

    “來都來了,還能不進去?”

    方貴很不喜歡張無常動不動打退堂鼓的行為,這哪里有個青溪谷弟子的樣嘛……

    張無常道“那先不說里面的五個仙門弟子,這外面的靈獸怎么辦?”

    “你怎么總是問怎么辦?”

    方貴一句話把張無常說的啞口無言,實在感覺心有些累。

    “靈獸畢竟是獸,難道還對付不了?”

    方貴則干脆不理張無常了,蹲在了地上,從乾坤袋里摸出了一顆丹藥來。

    “生生造血丹……”

    張無常一見了那丹藥,心里便有些凝重。

    這一路上,他已不知見方貴喂了那怪蛇多少高階氣血丹,沒想到如今還有!

    而嬰啼一見了氣血丹,更是小尾巴搖的飛快,親昵的貼了上來。

    “這可不是給你的!”

    方貴一巴掌呼開了嬰啼的腦袋,然后就見他細細的將那一顆氣血丹給分開了,每一份都攤在了一只樹葉子上面,分得十分勻稱,然后又取了十幾顆補氣丹,混在了一起。

    補氣丹的靈氣再加上那刺鼻的氣血味道,把個嬰啼饞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張無常在旁邊看得都愣了“你這是在做什么?”

    “請那些靈獸們吃頓飯……”

    方貴頭說著,然后又取出了一只乾坤袋,掏出了大把的藥沫撒了進去。

    張無常眼睛都瞪圓了“這又是什么?”

    方貴頭也不抬的道“瀉藥……”

    。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