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朝敗家子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水到渠成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水到渠成

推薦閱讀: 鳳鸞九霄農家小福女修煉我靠玩游戲女戰神的黑包群武道神王重鑄巫師最后一個劍圣山海橫流恐怖之旅星空神王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齊國公……”弘治皇帝失笑,眼中透著幾分興致,道:“齊國公怎么了?”

    這老婦待客殷勤,立即笑起來:“這齊國公便是西山書院的大宗師,天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他帶出來的學生,都是千里挑一,都是真正有本事的相公,因此咱們這南通州上下,若是誰家能有幸被薦入西山書院,便是祖上積了德,便是拿進士來換,也不換的呢。(全本小說網,http://www.xzekfic.com.cn)”

    進士都不換……

    這話……聽著有些夸張啊。

    方繼藩摸了摸鼻子,有這么夸張嗎?怎么聽著,是想要害我?

    一旁的王廣,聽得頓時不是滋味。

    進士是什么,那可是文曲星,金榜題名,你們這些野婦,豈懂?

    偏偏他不敢做聲,有話也不敢說出來。

    可王守仁在旁,心里卻是不同的想法。

    西山書院的讀書人,確實不比金榜題名的進士差,這進士出來,要嘛先成為庶吉士,要嘛先成為觀政士,先熬幾年,好不容易有了差遣,也多是小官,薪俸低得嚇人,雖是成為了官老爺,可實際上呢,不過是位居末流而已。

    反觀這西山書院的讀書人,一旦放出去,同樣受人尊敬,如是有論文,或是其他的成果,得了一個學位,那便更加的吃香了,薪俸高,出門在外也沒人敢欺你,遇到了一般的官員,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你能奈何,他的身后是數不清的同窗,自己的學長,有的是院士,有的也已入朝為官,若是再不濟,你還敢惹方繼藩嗎?

    弘治皇帝微笑,他也見過不少西山書院的讀書人,也不禁點頭:“是啊,這西山書院所培養出來的讀書人,既懂經營,又曉天文地理,而今無論是朝廷,還是尋常的市井,最缺的恰恰是他們。”

    老婦談興更濃了,滿面紅光的繼續道:“對對對,這西山書院的人最是了不得。就說咱們這隔壁有一戶,姓陳,他的兒子去歲就被薦入西山書院了,當時可熱鬧了,嚇,滿大街的人都去祝賀,跟中了狀元似的,聽說現在在學醫。”

    說著,這婦人似想到什么,表情一變,又幽怨起來:“說起來,老身的兒子不爭氣,成日就知道貪玩,雖在學堂,卻是頑皮的厲害。”

    弘治皇帝倒是從婦人的話里聽出了一個重點,不禁詫異道:“怎么,隔壁也有人入學?”

    一家兩家人入學,倒也罷了,這畢竟帶有偶然性。

    可若是大片大片的人入學,性質卻就不同了。

    老婦倒是覺得見怪不怪,道:“這不入學,孩子有什么用?都是爹娘的心頭肉,難道教他們大了做苦力不成?莫說是這一片的街坊,便是整個南通州,哪一個不曉得孩子該入學讀書,方有出息,如若不然,是要讓人背后取笑的,人活著,就爭這口氣了。就像咱那孩子一般,要入學,花費是不小的,可咬著牙,還不是要送進去,不然,真沒臉做人了,何況這不是為了孩子?”

    弘治皇帝震驚了。

    就連那廬州知府王廣,也聽得震驚起來。

    他本還以為這南通州,一個進士都沒有,和自己那廬州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哪里曾想到……這地方……它藏龍臥虎啊。

    他乃知府,是地方官,自然曉得,無論貧賤窮富,都送孩子入學,是不可想象的事。

    難道這南通州的人,都吃錯了藥嗎?

    弘治皇帝一時竟是無言,老半天竟是說不出話來,他面上滿是驚駭,而后喃喃自語道:“同樣都是父母,難道南通州的父母親們有父母之愛,而廬州府的父母親們,卻沒有父母之愛嗎?”

    不……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這兩地,同在南直隸,雖是相隔了數個州縣,可人心的變化,絕不會這樣的大。

    可是……為何卻是兩地迥異,天差地別呢?

    可弘治皇帝想不明白。

    此時,他已顧不得老婦了,視線一轉,而是對蕭敬命令似的道:“去,一條條街坊的問,立即回報,朕在此等。”

    這個時候,蕭敬已是餓得前胸貼了后背了,又聽陛下讓自己一個個去問,心里大聲叫苦,可是,他豈敢怠慢,只能乖乖說了一聲是,飛也似的去了。

    這老婦后知后覺的終于覺得蹊蹺了,禁不住道:“您……您……不是……學館的吧。”

    弘治皇帝看了她一眼,臉上表情又溫和起來,帶著淺笑道:“你不必害怕,老人家,繼藩,取幾兩銀子給她。”

    方繼藩心里有點憋屈,怎么聽著陛下好像故意支開了給陛下帶了銀子的蕭敬,然后打他的秋風。

    方繼藩雖是心里吐槽,可自然也不敢猶豫,立馬從袖子里掏了掏,一沓銀票被掏出來,認真看了看,全是百元的寶鈔,方繼藩抬頭看了弘治皇帝一眼,臉上有著為難。

    弘治皇帝在一旁看著,忍不住喉結滾動,這家伙……竟然這么有錢,隨身都帶著一沓百兩銀子的寶鈔。

    方繼藩最后取了一張擱在桌上,慷慨的朝那婦人道:“這是我泰山賞你的,你再去端點茶水來。”

    老婦見了這銀票,已是嚇得臉都白了,既想推拒,又舍不得,短暫的猶豫,又恐方繼藩收回寶鈔的模樣,一把將寶鈔收入囊中:“是,是。老爺……老爺公候萬代。”

    方繼藩很想吐槽她,這位‘老爺’乃是天子,人家是皇帝萬代,稀罕你這公侯萬代。

    足足等了一個多時辰,蕭敬才氣喘吁吁的回來,兩腿已是顫抖,一臉疲累的樣子,邊喘著氣道:“打探了,打探了,都打探了,這左鄰右舍,還有隔壁幾條街坊,入學者極多,幾乎家家戶戶有適齡的孩子,都入學了。”

    弘治皇帝豁然而起,而后背著手踱步,突然看著王守仁道:“這……這就是希望嗎?希望!王卿家,你還記得當初你對朕說過的話,卿在烏拉爾時,要讓這些韃靼人臣服,便是給予他們希望,朕一直都在想,什么是希望,何謂希望,可現在,仿佛在這里看到了希望,可希望到底是什么,朕還是不明白,卿家可否相告?”

    王守仁一直以來,都是沉默寡言,陛下到哪里,他只是跟隨,既不溜須拍馬,又似乎懶得和人打交道。別人沉默,或許只是單純的沒啥可說的,可他沉默,似乎腦子一直都在思索著什么。

    此時聽了弘治皇帝的詢問,王守仁臉上表情依舊不便,從容的道:“希望不過是人能伸手觸及到的東西。從前大明的教化,只重德行,不重技藝,人人都在學八股,這八股文,若是能有功名,則有用,若無功名,就無用,因而除了那些詩書傳家之人進學,其余的百姓,從這八股制藝之中,看不到到任何的希望,那么他們為何要學呢?何況,學習,本就是花費銀子的,供養一個讀書人,是極不容易的事,世上的父母再愛自己的孩子,也不可能,為了孩子去追求一個希望渺茫的功名,而供養他寒窗苦讀。尋常的百姓們,沒有希望,自然,對于識文斷字,對于讀書,沒有什么盼頭。”

    “可在南通州,卻是另一番的景象,這里的學館,學的不只是仁義禮信,臣并非是說仁義禮信不重要,臣教授弟子,一直都對他們強調‘良知’二字,這良知,便與人的德行分不開關系。可單單教授這些,是不足以讓人肯入學的,入學,學的不該是八股,而當是技藝,詩詞、工物、農學、醫學,算學,孔圣人在的時候,就一直強調君子六藝,認為君子,當有一技傍身的本領,方才可以立足于天地,從前的君子六藝,乃是禮、樂、射、御、書、數,可如今,世道不同了,自是不可食古不化。”

    頓了一下,王守仁接著道:“當學館里所學的知識,可讓人有一技傍身,使這窮困的子弟可免于窮困,令他們有更好的出路。富貴的子弟,學了去,將來可借此而振興家業,光耀門楣,那么……誠如陛下所言,這天下的父母,誰不愛自己的兒子啊,誰又甘心于自己的子弟,如自己一般的平庸,八股之學,他們學了無用,可真正有用的學問,能讓他們的子弟有著莫大的好處,他們豈會不趨之若鶩,便是砸鍋賣鐵,也定要將孩子供養出來。”

    “臣以為,這便是希望。歷朝歷代,都不曾給寒門希望,卻又希望,能夠教化他們,讓他們知道榮辱,卻殊不知,寒門的子弟們,是最精于算計,也曉得利弊的,讓他們砸鍋賣鐵,去學那無用之物,哪怕是陛下拿著一把刀,架在他們的脖子上,他們也不肯學。可若是學了有用,能使自己的孩子,將來免于自己的困頓,他們便是沒了自己的性命,不必朝廷三令五申的催促,不必地方官的鼓勵,他們自然而然,會進入學堂。這教化,就如治水,無非就是因勢利導而已,想明白了這一節,自是水到渠成。”

    ()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