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我從凡間來 > 三百九十七章 對吼

三百九十七章 對吼

推薦閱讀: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謝宗遜仰頭望天,不少人別過臉去。全本小說網,HTTPS://Www.taiuu.com

    宋奎也看不下去了,“老韓,我看今天的事兒,是個不怎么美麗的誤會,到此為止吧。”

    韓琦正色道,“宋兄,你也以為韓某是為了一己之私,韓某能用自己的大道立誓,我給韓兵聚魂之事,定無半點作假。兵兒化作殘魂,一縷靈識依舊念念不忘許易,而非梅花七,這其中必有隱情,試想,若許易是教宗的奸細,祖廷萬載基業危矣。”

    “也罷,兩百年閉關,你許易猶嫌代價不夠的話,這枚祖妖印可夠,你若敢放開星空戒,自證清白后,這枚祖妖印,韓某輸于你。”

    “韓兄!”

    “老韓!”

    “韓妖主!”

    場中驚呼四起,誰也沒想到韓琦竟如此剛烈,孤注一擲了。

    祖妖印總共五枚,為五位妖主所有,乃是妖主的憑證,韓琦將祖妖印舍出,這是連妖主的位子都不要了,誓要拉許易下馬。

    如此一來,沒有人敢不正視韓琦對許易的質疑。

    如果說,憑著一枚祖妖印的強大公信力,許易才揭掉的韓琦潑污在他身上的藏衣,此刻又覆上身來,污漬越發濃郁了。

    許易仰天笑道,“韓妖主真的是非要我死了,韓妖主要驗我的星空戒,可以,但在此之前,我想問韓妖主一個問題,請韓妖主一定回答我。”

    他頓了頓,韓琦沒有表態,便聽他接道,“我的問題很簡單,韓妖主大人是要查什么呢,是我和梅花七的來往信箋,還是如意珠的全部錄音,抑或是特定的贓物?”

    韓琦怒道,“這些自然是都要查的。”

    韓琦話音方落,白長老忍不住伸手在額頭上重重拍了一擊,許易太毒太陰,心思太過深沉,久疏俗物的韓妖主怎么可能是對手啊。

    便是他白某人也是頓了頓才想明白,許易為何這么問,可惜來不及傳音,韓妖主已經入套。

    許易冷笑道,“這么說,其實韓妖主大人,根本也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或者說確定我的星空戒內有什么能夠證實和梅花七勾結之物,一句話說完,韓妖主大人之所以要查,完全是憑著對許某的私怨啊。”

    要怪只怪韓琦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其實他大可繼續誣陷許易,哪怕是說親眼看見梅花七給許易遞了條子。

    然而,找條子不是目的,翻驗許易的星空戒才是目的。

    一旦如此,許易真的麻煩了,他星空戒內沒有條子,卻有教宗的不少印信。

    只要翻出這些玩意兒,即便許易有三張嘴,也是洗不白的。

    偏偏韓琦太實誠,連攀誣都不會,偏要說什么“都查”的昏話。

    “行了,韓琦,到此為止,許易你自去吧。”

    謝宗遜實在不愿看韓琦的丑態,也實在不愿局面再僵持下去。

    “不!”

    “不可!”

    韓琦和許易竟同時否決。

    所有人都詫異地盯著許易,不知這位又要起什么幺蛾子,莫非是要借勢找韓琦的后賬。

    “行了,許易,你畢竟是晚輩,勿要得理不饒人,退下吧。”

    宋奎表態了。

    韓琦的丑態他懶得看,但同樣不愿看到許易趁勢把韓琦壓垮,畢竟妖主的尊嚴,是不能容人輕易踐踏的。

    許易沖宋奎抱拳道,“宋妖主容稟,非是晚輩得理不饒人,而是事關我祖廷大員生死安危,某不能不提。敢問韓妖主,宋元哪里去了?”

    韓琦眉心一跳,怒道,“你到底在扯什么鬼,宋元哪里去了,我怎么知道。”

    許易道,“先前韓妖主提供的聚魂影像,大家都看了,是宋元宋監,在為韓妖主操持。自此以后,宋元就下落不明,韓妖主難道不該說點什么嗎?”

    “荒唐,簡直荒唐,宋元幫我聚魂是數月前的事兒了,難道我要終日守著他不成?許易,你最好拿出證據,否則我就讓你知道妖主和金殿長老的尊嚴,到底有何不同。”

    韓琦氣勢頓時狂漲。

    在他看來,這滑如泥鰍的家伙難得露出了破綻,他自然要緊緊抓住。

    許易道,“韓妖主不必虛張聲勢,我知道你將宋元處理的很干凈,因為留著宋元,你聚攏假魂的消息,根本就兜不……”

    他話音未落,韓琦掌中陡然炸出一道烈陽,直沖許易轟來。

    誅仙劍出,正十七化方為圓,橫在身前,烈陽還未擊到劍芒,便在一道青影下分崩離析,卻是謝宗遜出手了。

    “韓琦!”

    “謝宗遜!”

    兩大妖主竟面對面頂著怒喝對方名姓。

    宋奎、馬耀初皆橫身上前,阻在二人中間。

    “許易他攀誣本座,罪在不赦,謝宗遜你敢包庇他,我便是告至皇尊處,也不與你干休。”

    韓琦目眥欲裂。

    謝宗遜看也不看他,指著許易道,“你有什么話都說出來,韓妖主要告至皇尊處,總不能不明不白。”

    他受夠了韓琦,一直以來,他都是以維持局面,為第一要務。

    三番幾次壓制許易,給足了韓琦臉面,偏偏韓琦死纏爛打,怒令智昏的背后,根本沒把他謝某人當回事。

    既然鬧僵了,那就弄徹底吧,他相信許易的能力,必定箭無虛發。

    韓琦既然給臉不要臉,那他干脆就給許易打個臺子,看他到底能不能把韓琦弄翻。

    許易道,“其實一開始,便在于韓兵的招魂,事實上,我一開始就知道這場聚魂是假的,是一場表演,我之所以這樣說,是有證據的。前些時候,有人將一個匣子放到了我的山門門禁處,匣子上蓋著一封信,寫信之人正是宋元,宋元在信中說,他被韓妖主拉去做聚魂法陣,因為韓兵死的太慘,根本不可能聚魂,他懷疑聚魂不能成功,而會性命不保。所以特意提前留了這影像和匣子,作為證據。”

    “宋元的打算是,他能恫嚇住韓妖主,保全性命自然最好。若是有朝一日他突然沒了消息,便讓他托付匣子和如意珠的鐵桿心腹,將此物送與我來。目的,正是為他報仇。所以,當韓妖主一提聚魂,我就知道從頭到尾不過是場笑話,什么‘許’字,不過是韓妖主自編自導。韓兵就是瘋了,也斷不會不去恨殺他的梅花七,卻來恨我。”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