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天啟預報 > 第五百五十五章 他已經死了!

第五百五十五章 他已經死了!

推薦閱讀: 隋唐君子演義諸天最強學院末世女皇有點燃山寨小相公寵化全球神級戰牧背嵬綠茵此處瀟瀟雨快穿之冒牌系統這家古董有妖氣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啥玩意兒?

    亂戰之中,槐詩一愣。全本小說網,HTTPS://щww.taiuu.com看了一眼手里的祭祀刀,旋即被逗笑了。

    這才反應過來,對面這是把他當成自己的小弟了。

    畢竟在美洲譜系之中剝皮之主的信奉者們都是一群上不了臺面的老陰比,最出名的就是出來干臟活兒的刺客。

    其中他們最擅長的技藝就是剝下對方的人皮之后,將人皮披在身上,偽裝成對方的模樣行動。

    而眼前這位……槐詩看了一眼那一把原本被誤判為剝皮圣堂們制式武裝的馬夸維特,基本可以斷定那是一件罕見的圣痕遺物。

    而她渾身繚繞的煙霧恐怕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邊境遺物,從對方身上一陣陣所感受到的死亡危機結合剛剛對方的伸手,更是說明了這是一位強敵。

    結合剛剛的傲慢,可以斷定,她在美洲譜系內身份恐怕不低。

    “讓別人報名之前,是不是先自我介紹一下比較好?”

    冷眼瞥了一眼窺伺在不遠處,神情陰沉的血吻,槐詩看向了面前的少女,微微挑起眉頭。

    感受到槐詩的輕蔑,扶著石齒劍的少女昂起頭,肅然宣告:

    “吾乃眼前與當下之主·泰茲卡特里波卡的使者,身受第一太陽的余暉所照,神威自地上的顯化。

    傳承貴血與大祭司——麗茲赫特莫克!”

    第一太陽的大祭司!

    槐詩愣了半天,瞪大了眼睛,仔細端詳,沒有想到能夠在常青藤聯盟的隊伍里看到美洲譜系的種子選手和五階備選!

    在阿茲特克的九聯神之中,作為永恒黑暗之王,曾經化身為第一太陽的神明泰茲卡特里波卡,毫無疑問具備著極其崇高的地位。

    作為泰茲卡特里波卡的貴血傳承者與大祭司,這幾乎就相當于葉雪涯那一批人在東夏譜系內的地位了!

    在美洲譜系內的兩股主要的代表力量——阿茲特克人內部,所有的升華者在成就的一瞬,便會迎來往昔的神明所遺留的賜福。

    而能夠蒙受第一太陽的鐘愛,也足以證明眼前這位對手的才能。

    同時,也感覺到越發的棘手。

    “怎么了?”

    麗茲赫特莫克的眼神嘲弄起來:“開始敬畏了么?既然你不知道從哪里竊取了這一柄剝皮之主的利刃,想必也應該知曉敬畏才對,倘若束手就擒的話,我倒是可以看在你這副漂亮面孔的份兒上予以優待。”

    “不是,你……真不知道我?”

    槐詩有些愕然了起來,指著自己。

    “你?”

    麗茲的眉頭皺起:“我為何要知曉你?怎么?你很出名么?”

    她真的全然沒有聽說過自己!

    不知道為啥,槐詩頓時感覺到一陣挫敗。

    雖然很頭疼出名的苦惱,但不得不說……他心里一直以來還是挺爽的。如今竟然遇到一個連他都沒有聽說過的人,槐詩頓時不知道做和應對。

    呵,女人,不得不承認,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鄉下的土包子給爺聽好了——”

    就在槐詩張口準備說話時,一直以來被他所忽略的資深捧哏,別西卜忽然從背包的口袋里跳出一截,扯起大嗓門,震聲說道:

    “你面前的就是天文會新海首席紅棍,內部評價S級的行動干員、注冊監察官、樂園王子、傳奇調查員、災厄樂師、深淵廚魔、背刺之王、深淵巨獸巴哈姆特的源頭、受膏者、當紅愛豆路、象牙之塔年度最受歡迎新人教師、古典音樂主講、渣男中的霸主、英雄里的敗類、二五仔中的二五仔——槐詩閣下!”

    說罷,他扯著嗓子,高聲宣告: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還不束手就擒!”

    寂靜突如其來。

    槐詩:“……”

    麗茲赫特莫克:“……”

    血吻:“……”

    噩夢之眼:“……”

    樂園護衛隊:“……圣哉!!!”

    雖然不太能搞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但護衛隊才不管那么多呢。

    甭管發生了什么,圣哉就完事兒了!

    麗茲愣在了原地。

    被震懾了!

    未曾想到眼前的敵人竟然報出了這么長一串頭銜,看上去似乎還挺威風霸氣,有些厲害,雖然里面好像夾雜著幾個不是什么好詞兒的稱呼,但似乎……還挺牛逼的樣子。

    難道對方自己真的是什么大人物,而自己在第九校區里封閉了這么多年,已經變成了土包子了?

    她疑惑的看向血吻。

    “別聽他胡扯!”血吻含恨說道:“扯的稱號這么多顯得有多厲害……不就是一個小白臉么!”

    剛剛短短一個照面,他的隊伍就損失慘重,減員十六個人!

    如今他對槐詩的憤恨簡直快要滿溢出來了。

    麗茲聞言一愣,又看向槐詩的面孔,神情認真又鄭重起來,半響之后頷首:“恩,他確實挺好看的……”

    “……”血吻愣了半天,臉色憋得鐵青,一口老血沒吐出來。

    不知道這常青藤的娘們究竟發的是哪門子春!

    “喂,你應該……是叫做……槐詩對吧?”

    麗茲抬頭,揚聲說道:“有興趣到常青藤來么,我缺個助手,看你身手不錯,給你一個機會。”

    槐詩露出營業式微笑:“真巧,如果你愿意來象牙之塔的話,我還缺個學生。”

    可出乎預料的是,麗茲似乎好像考慮了起來。

    “象牙之塔么?”

    她頷首:“不知道待……”

    那一瞬,死亡預感的惡寒撲面而來。

    毫無征兆的,埋骨圣所驟然爆發,滾滾黑暗席卷。

    慘叫聲緊隨其后。

    血吻踉蹌后退,盔甲之下不斷傳來什么東西破碎的聲音,最后眼角流下了一行血淚,原本那一雙滿溢著邪光的眼瞳竟然浮現破碎的裂痕。他暗中醞釀許久的詛咒竟然被反彈了回來,帶來了雙倍的反噬。

    而麗茲赫特莫克的身影已經從原地消失了,緊接著,從天而降,恰如鷹隼撲擊那樣。

    石齒劍飽蘸殺意,再度斬落。

    近乎沒有任何的停頓和先兆,當她有所動作的瞬間,槐詩便已經陷入了殺意的牢籠之中。

    槐詩爆退,禹步,可當他在十米之外站穩的時候,石齒劍的劍刃卻依舊高懸在頭頂之上,甚至已經近在咫尺。

    槐詩的眼瞳收縮。

    這他娘的……終日偷襲背刺,敲別人悶棍,今天竟然被人給敲了!

    竟然差點在陰溝里翻了船!

    苦痛之錘沖天而起,砸在了劍刃的石齒之上。

    可那鋒銳的石齒好像是某種更加恐怖的東西所凝結而成,數十萬蜥蜴人的苦痛所締造出的鐵錘竟然無法動搖分毫。

    巨大的力量被更龐大的力量所蕩開。

    一擊不成,槐詩束手,好像已經放棄了抵抗。

    可在他背后的陰影中,卻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老頭兒忽然浮現,握著沉重的手槍,對準了麗茲的面孔。

    ——蠅王·審判模式····全解放!

    墨綠色的源質結晶在瞬間被激發,所掀起的乃是震人心魄的轟鳴,足以貫穿雙螺旋秘儀框架的力量匯聚一束,緊接著猛然擴散,近乎將麗茲的整個身影都籠罩在其中。

    轟然而出!

    可纏繞在麗茲周身的無數煙霧卻在瞬間凝結成了一張詭異而恐怖的面具,擋在了蠅王的烈光前方。

    下一瞬,面具上裂開了無數細碎的痕跡。

    而毀滅的審判之光,竟然倒轉而歸。

    那個呆滯的老鬼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焚燒殆盡。

    抓住這關鍵的空隙,槐詩悍然發起反擊。

    輝煌的光焰在他的手中凝結,纏繞著鳶尾花香氣的槍鋒呼嘯而出,同石齒劍再度碰撞在一處。

    ——三重鼓手·霹靂!

    槐詩腳下的地板驟然掀起漣漪,被這巨大的力量所撕裂。

    而強行運用這未曾徹底掌握的招數已經令槐詩的十指都寸寸龜裂,可在爆發的轟鳴中,裹挾著猛毒的槍刃蕩開了石齒劍。

    不顧手臂上被石齒撕裂的傷痕,朝著麗茲的胸口刺落,速度再次暴增,宛如真正化為了雷霆那樣!

    貫入了對手的胸腔!

    可惜,卻沒有戳爆心臟的那種愉快手感。

    詭異的一閃。

    麗茲赫特莫克再度閃現在了遠處,臉上的錯愕還未曾消散,一抹慘烈的青色就已經從她胸前的傷口中擴散開來。

    重創!

    緊接著,悲憫之槍消散在空中,取而代之的是美德之劍。

    槐詩突進,步步緊逼。

    他終于分辨出隱藏在麗茲軀殼之中的圣痕——那是曾經的第一太陽·泰茲卡特里波卡在人間的五個化身之一。

    無常之風、豹人、煙霧鏡、魔鷹與大魔法師之中的魔鷹!

    或者也可以稱之為‘左蜂鳥‘。

    通向戰神·維齊洛波奇特利之路的左蜂鳥!

    那種不遜色于任何同階的恐怖力量、詭異而頻繁的閃現技能還有石齒劍上所附著的古怪奇跡,恐怕盡數都是這一圣痕的延伸。

    在重創了那一柄石齒劍之后,她已經身中劇毒,護身的那一張面具也已經瀕臨破碎,正式最虛弱的時候。

    這種時候,槐詩可一點都沒有憐香惜玉的想法,反而緊盯著她的脖子,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殺戮渴望。

    這樣的強敵,就應該以如此堅決的方式予以最高等級的尊重!

    而在這彈指間,麗茲在也未曾有分毫的退卻,沾染了一絲鮮血的面孔之上勾起了近乎狂熱的笑容。

    手中的石齒劍迸發咆哮,在圣痕的加持之下,竟然隱隱浮現出彎曲蛇杖的虛影。

    將重傷拋在腦后。

    她一步不退,悍然向槐詩發起進攻。

    在這之前,劇烈的震蕩籠罩了一切。

    天旋地轉。

    整個世界好像驟然反轉了一百八十度,而破敗的房間里無數機械模塊驟然浮現,伴隨著這劇烈的變動,厚重的鐵壁從天而降,竟然在瞬間將雙方隔絕。

    劇烈的運轉。

    就在這個時候,龐大的宮殿竟然迎來了再一次的變形……

    “可惡!”

    麗茲咆哮,燃燒的石齒劍猛然斬落,將墻壁撕裂開一道縫隙,但是除了迅速變動的房間和無數運轉的機械之外,已經找不到槐詩的身影。

    “給我回來!!!”

    這個傳承著神明貴血的大祭司握緊了武器,不顧擴散的劇毒,難以遏制自己的狂怒:“給我回來,混賬!”

    如此酣暢的戰斗被打斷,簡直再沒有什么比這個更能給戰士帶來侮辱了!

    明明看上去是個嬌小的少女,此刻她卻像是獅子一樣的震怒咆哮,難以克制的破壞著房間內的一切,直到連續好幾個房間被砸成廢墟之后,才停了下來,朝著天花板嘶吼了好幾聲,終于回復了冷靜。

    腳步微微一頓,撐著黯淡下去的劍身,劇烈喘息。

    在圣痕的遏制之下,蔓延到脖頸之上的墨綠色毒素已經無法擴散,她需要治療。

    “別著急,麗茲女士,何必因一個垂死之人動怒呢?”

    血吻走上前來,低頭凝視著地板上殘存的血滴,忽然冷笑出聲。

    那是槐詩所留下的血。

    也是血咒所必須的材料和條件。

    雖然普通的毒和詛咒無法奏效,但邪眼的力量卻不止是如此,哪怕看不到,也具備著足以令四階升華者都飽受折磨的力量!

    陰風驟然掀起。

    他的眼中亮起了碧綠的陰森幽光。

    緊接著,他彎腰,拔出匕首,鏟起了地上的那一滴鮮血,“小白臉,這就是你臨死之前最后的失誤!”

    吟誦著來自地獄的咒文,他伸出刺滿了惡毒咒文的舌頭,將那一滴血吞入了腹中。恰似吞食著鮮活的生命一樣,發出了暢快的呻吟。

    完成了詛咒所必須的最后一步。

    在漸漸升起的恐怖惡意中,血吻忍不住獰笑:

    “他已經死了!”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pk10两期计划网页版 排列三最近500期走势 最正规股票交易平台是做什么 新疆11选5杀号 福彩新时时彩实时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1开奖结果 怎么看股票行情图 今日快3开奖青海 广州配资公司招聘 甘肃11选5一定牛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官网 广东十分彩开奖结果 加拿大28尽享网云测 湖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全国前10正规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