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悠閑小軍嫂 > 第442章 死亡焰火

第442章 死亡焰火

推薦閱讀: 超神學院之新神庭大宋燕王我是污妖王蜜婚情深:戰少的心尖寵隋朝詭案錄庶女驚華:一品毒醫乾坤隕帝絕世鎮封光之隱曜仙路之殤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何清韻立刻應了,內向害羞的幸幸在軍區大院的幼兒園里,還沒有交到新朋友,對許念這個小玩伴也很想念。

    何清韻把許長右送出來時,時間已經過去53分鐘,靠在門口椅子上養神的獨狼貌似已經睡著了。

    傍晚下班半小時后,何清韻關上電腦站起來,獨狼也合上手里的手。何清韻瞄了一眼,問出她中午就想問的話,“你對會計感興趣?”

    否則怎么抱著一本厚厚的《會計入門》看了一天?

    獨狼聲音盡量柔和,“我想更像個助理。”嚴謹如獨狼,既然頂的是助理的“職位”,就一定要有點助理的樣子。

    何清韻想客氣幾句說他不用這樣,但看他嚴肅的樣子,也就微笑表示贊賞,認真努力的人,無論什么時候都只得敬佩。

    獨狼把書推到桌子中間,借機問困擾了自己好半天的問題,“何總監,這個,我搞不明白。賣出貨物后為什么要記兩遍賬,下邊這一遍業務成本和庫存成本的借貸記錄,有什么用?”

    何清韻低頭一看便明白了,“這不算記錄兩遍,你仔細看數值,前后并不是同一個價格,這么記錄是為了方便后期核算利潤,毛利是......”

    說完,看著獨狼茫然的樣子,何清韻就知道他沒有明白。何清韻也知道對于外行來說,這個可能有些難以理解,“其實會計實錄這么記并不是說這是唯一正確的方法,只是大家為了方便,就在許多記法中定下一個大家都能懂的標準,約定俗成地這么用。”

    見他居然看進去了,還能發現問題,何清韻也認真起來,把書的目錄指給他看,“你看這本書入不了門的,這本算是外行編的大雜燴,越看越糊涂。你如果真想學,可以先看《基礎會計》,弄明白了再看《財務會計》,其他的比如管理會計,成本會計都是在這兩個基礎上延伸的。”

    槍有問題,射擊成績當然不會好。獨狼謙虛地問,“能麻煩你推薦一下比較適合我的版本嗎,我高中畢業,懂的不多。”

    “高中畢業完全沒問題。”何清韻提筆寫下兩行字,“這兩本是常用入門教材,內容詳細,其實我家里有,就是現在不方便回去取,否則你就不用買了。”

    她的字,很漂亮。

    晚上一個人跑到學校邊的書店,獨狼很容易買到書,抱著認真讀。

    第二天再坐到辦公室時,書已經看了將近一半,等到快下班時,他居然把厚厚的書看完了。

    何清韻一整天都在關注他,看到他把書合上,忍不住問,“這么快就看完了?”

    獨狼應了一聲,“很多是案例,所以看起來比較快。”

    “都懂了嗎?”

    “大部分懂了,不懂的應記住了。”

    這話真是很欠揍呢。何清韻上網搜了一份基礎會計的考試題打印出來遞給他,“這個你做做看。”

    方敏伸脖子看里幾行,被上邊的會計專業術語弄成蚊香眼,獨狼則拿著筆低頭做題,半個小時就做完了遞給老師。何清韻看了一遍,然后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獨狼心里有些嘀咕,“錯了很多?”

    何清韻眼睛卻亮亮的,“單選和判斷都對了,多選和業務題分別錯了一道,你太厲害了。”

    語默和羅燿走進來時,何清韻還處于驚嘆之中,“這個真的很厲害,你這么下去,很快就能當會計了。”

    語默好奇問,“什么厲害?”

    何清韻把卷子遞過去,“何大哥以前沒學過,看了一天的書,會計基礎試卷居然能考到90分!語默,他絕對是個人才。”

    前特種兵王、現第一殺手獨狼,居然因為考了90分的試卷被這么表揚,羅燿笑了,獨狼糗了。

    語默打量這位新來的助理,頗為認真地問,“有沒有興趣退伍后來我這里當會計?”

    獨狼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羅燿替他說了一句,“他今年十月退伍,這或許是條不錯的路,方新,你可以考慮一下。”

    放心?語默忍不住想笑,這個名字起得真有意思。

    獨狼送了何清韻回去,回到自己暫時的住所,翻開桌上的《財務會計》。

    忽然,一聲爆響,窗外煙花大朵綻放,美不勝收。

    藍,黃,紅,六朵煙花循環兩遍,獨狼站起身,把桌上的小白鼠籠子拿起來帶在身上,走出屋門,大步穿過因煙花而歡呼雀躍的人群,走入黑暗的小巷。驚喜的人群哪里知道,這是死亡煙花,他在組織內的唯一朋友,可能已經死了。

    第二天一早,獨狼靜靜等在羅燿家門外,沒想到先出來的是集團軍長羅霆。

    獨狼立刻打立正行軍禮,一身軍裝的羅霆站住,想警告他幾句,但還是大步走了。警告他,與兒子的初衷相悖,這個讓嚴謹的兒子壓上前途也要保下來的兵,羅霆只希望他能珍惜機會,別連自己的兒子一起毀掉。

    獨狼慢慢放下胳膊。羅軍長的臭臉讓獨狼明白,他知道自己是誰,羅燿到底以什么為交換條件保住自己的,能讓羅軍長這么難受?

    獨狼,低下頭,眼底滿是愧疚。

    博延從另一頭走過來,與他擦身而過時,低聲警告,“你的身份除了羅軍長和羅燿,沒有人知道,我也是猜的。不要讓他失望,羅燿過命的朋友不止你一個!”

    說完,他也大步走了。

    獨狼已經靜靜站著,拳頭緊緊握住,又松開。

    羅老爺子帶著何幸出來,穿著漂亮的粉紅裙子的小蘿卜頭抬頭看著門口的陌生叔叔。

    臉和眼睛長得都像,這是自己的女兒,獨狼善意的微笑。

    小蘿卜頭也回以微笑,獨狼的心底最柔軟的那跟筋被觸動了,他忍不住抬手替何幸正了正頭上的蝴蝶結,卻被羅老爺子拍開又給何幸弄歪,嘴里還嘲笑獨狼,“這又不是軍帽,弄那么正干啥,歪著才好看。”

    小丫頭偷偷看獨狼的表情,見他沒有生氣,歡快笑了,“叔叔再見。”

    他這輩子,只能是叔叔,獨狼微笑,目光與兩個人身后的何清韻相對。這個女人笑著走過來,“書開始看了么,比基礎會計難一些吧?”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贵州11选5投注思维 现在只想让自己忙起来赚钱 卖灭火器能赚钱吗 辉煌棋牌a官网下载 买nba篮彩哪个软件好 创世神曲手游能赚钱吗 辉煌彩票网址 生肖时时彩奖金设置 华为彩票安卓 雪缘网比分直播 双色球最近100期分布图 星空棋牌作弊方法 亲爱的客栈赚钱吗 3d试机号 4056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2012曾道人玄机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