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擊垮

推薦閱讀: 超神學院之新神庭大宋燕王我是污妖王蜜婚情深:戰少的心尖寵隋朝詭案錄庶女驚華:一品毒醫乾坤隕帝絕世鎮封光之隱曜仙路之殤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梁言鼎立刻撥打舒語默的手機,一直占線,好不容易打通了,接電話的居然是邊蒗,開口就是標準的秘書腔,“現在是非工作時間,舒董不處理與工作有關的事務,你可以通過秘書處,提前預約。”

    梁言鼎氣得牙疼,工作事務?他們居然被舒語默歸為工作事務了!

    “爺爺,語默就在樓上,姑父的病房門口,舒家的兩位老人也在。”梁奇夏派人跟著舒語默,很清楚她的行蹤。

    梁定天一把拽掉手上的輸液管,從床上站起來,把梁言鼎嚇呆了,“爸,您要干什么,醫生說您心臟不好,要臥床靜養。”

    “公司都要沒了,我還養個屁!”梁定天爆了粗口,“扶我上樓,我要見舒語默!”

    “爸,語默正在氣頭上,跟她說不清楚的,還是算了吧。”梁言鼎苦勸,生怕老爺子一個不留神被舒語默氣死,那他們家就真的完了。

    梁定天哪不肯聽,站起來拄著拐杖就往外走,梁奇夏急忙上前扶著。

    門口的梁秋楓一臉擔憂,梁安安躲在梁秋楓背后,生怕爺爺看到她,把氣撒在她的頭上。

    梁定天直接上到八樓,出了電梯,一轉角看到與賈月正窩在病房門口座椅上說話的舒語默,再看旁邊那兩個滿臉褶子的鄉下人,皺皺眉。

    雖然沒見過面,但一眼就能看出那是舒成文的父母,現在與他們對上不明智。梁定天退回兩步,悄聲對跟過來的孫女梁秋楓說,“你去,把舒語默給我叫過來!”

    自從舒爸爸從樓梯上摔下來,舒語默就沒給過梁秋楓好臉色,但現在梁秋楓也只能硬著頭皮走過去,“語默,姑父好點了么?”

    舒爺爺的視線從報紙上抬起,看著面前穿得跟電視里的人一樣花哨的梁秋楓,“默啊,這是誰?咱們不是跟梁家斷親了,怎的還有人叫你爸姑父?”

    梁秋楓當做聽不懂,擺出她最拿手的套近乎的表情,“爺爺,奶奶,我叫秋楓,鄉下有句老話不是說‘姑舅親,輩輩親,打斷骨頭連著筋’嘛,都是一家人,哪是說斷就能斷的,您老說對不對?”

    “這閨女,真會說話。”舒奶奶開口了。

    梁秋楓矜持笑著向前一步,卻聽舒奶奶怒氣沖沖地說,“可你們不光打斷人的骨頭,連命都要,這種親戚,我們可不敢認。你趕緊走,有話找警察說去,在這兒跟我們嘮,沒用!”

    梁秋楓立刻搖頭,“奶奶,您誤會了,我不是梁信山的女兒,不是來說情的。”

    舒語默冷冰冰地看著梁秋楓,“梁秋楓,你想說,給我爸換藥投毒都是梁信山一個人干的,跟你們沒有關系?”

    “語默,這件事,跟我們真的沒有關系,你要相信我。”梁秋楓真誠地望著舒語默。

    “相信你?”舒語默站起身,“是誰告訴梁信山我爸生病的?”

    梁秋楓坦蕩地看著舒語默,“真的不是我。語默,我知道你因為姑父從樓道上摔下去時,我沒能拉住他生我的氣,可真的不是我說的。”

    “不是你直接說的!”舒語默上前一步,逼得梁秋楓不得不后退,“我調取了我爸和蓅叔說他生病那晚的錄像,你就躲在樹叢里偷聽!梁秋楓,這件事是你告訴梁家人的吧?”

    梁秋楓吃驚地瞪大眼睛,“我是跟爸媽說過,可我不是......”

    舒語默又上前一步,打斷她,“你不是故意的,你也是好意,是想讓他們幫忙尋找醫生!哼,然后呢,你爸媽,哦,當然還有你那個聰明的弟弟,聽了我爸生病一定高興壞了,算計了半天這件事怎么弄才能讓你們二房獲利,對不對?然后,他們‘不小心’把這件事透露給梁信山,再暗示兩句如果我爸出了事我就完全垮了,是不是?”

    梁秋楓一臉無辜,急得眼淚打轉。

    “是或不是,等梁信山的口供出來就知道了!”舒語默又上前一步,盯著電梯口的梁定天身邊神色各異的父子倆,“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你們真是好手段!”

    梁定天的臉,黑的發臭!兩個兒子的事情,回去再算,現在最重要的是舒語默這里!

    “你爸自己識人不清,被他研究所的人害了,跟信山有什么關系!舒語默,你不要胡攪蠻纏!”

    舒語默早就知道梁定天會這么說,但真聽到了,心里還是忍不住發涼。

    舒爺爺大步竄了過來,指著梁定天的鼻子問,“梁定天?!”

    梁定天氣勢十足地哼一聲。

    舒爺爺瞪眼睛,擼胳膊,“你個老王八犢子!我早就想找你算賬了!沒想到你自己找上門了!”

    “咳咳!”梁定天被舒爺爺罵得前仰后合地猛咳。

    梁奇夏擋在爺爺面前,“舒爺爺,君子動口不動手,有什么咱們坐下來好好談。”

    “呸!梁定天你他媽也配叫君子,畜生還差不多!”舒爺爺壓了一下午的火氣,爆發了,“天底下那老些錢,你們喜歡就堂堂正正地賺,賺到了算你們的本事,沒本事就來歪門邪道的,還他媽裝孫子不認賬,沒種!”

    賈月正解氣地大笑,護士也過來,意思意思地勸幾句,梁信山的新聞已經上網,護士也知道了躺在病房里的舒所長是被人害的,恨不得踢梁家人幾腳。現在聽舒家人罵梁家人,只覺得他們活該!

    梁定天被舒爺爺罵得打晃,舒奶奶走過來,拉住自家脾氣火爆的老頭子,“算了,讓他們走吧。待會兒梁定天出了事,肯定要賴在咱們頭上,說不清道不明的,別給默丫頭添亂了。”

    “爺爺,您別跟他們動氣,氣壞了身子不值得。”舒語默也勸。

    梁定天忍著一陣陣上涌的血氣,威脅舒語默,“別以為你把信山關起來,你就能怎么樣,我還是大股東,梁氏還是我說了算!”

    舒語默冷笑,“你以為我想要梁氏?”

    “你不想才有鬼,不想你進梁科干什么,把邊茳弄進去干什么?”梁奇夏開口頂回去。

    舒語默眼中滿是決然,“從你們對我爸下手那一刻起,我要的就是讓你們眼睜睜地看著,梁氏怎么被我打垮!”

    “你,你!”

    “我怎么樣,不孝女?你錯了,替我爸媽報仇,替我外婆拿回她的東西,天經地義!敢動我爸,你們就是找死!”舒語默看起來,嗜血而瘋狂。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韩国棒球比分直播 体彩福建31选7第18320期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什么小程序可以一边打字一边赚钱 百度真人街机捕鱼 ewin棋牌客服 亿客隆彩票官网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新浪网 江西快3遗漏一定牛 出门打工赚钱图片 怎么靠别人给我赚钱吗 极速快3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的号码是多少钱 e球彩 猛龙传奇五龙相片 财神捕鱼送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