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悠閑小軍嫂 > 第146 章 做,還是不做

第146 章 做,還是不做

推薦閱讀: 超神學院之新神庭大宋燕王我是污妖王蜜婚情深:戰少的心尖寵隋朝詭案錄庶女驚華:一品毒醫乾坤隕帝絕世鎮封光之隱曜仙路之殤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表現么?

    做了,讓舒爸爸的計劃破產;不做,讓小丫頭怪他。

    想到那個累得睡在課桌上的小身子,羅燿合上圖紙,閉上眼睛。

    舒語默有多累?

    等她洗完澡,邊云為她護理秋天干燥的肌膚時,舒語默就睡著了。邊云和邊晴小心地為她蓋上絲被,關門退到樓下。

    作為貼身伺候小姐的女傭,她們被蓅叔安排住在主宅一樓。邊晴輕輕敲開邊雪的方面,鋪面而來的一股藥材的香味,“雪姐,小姐已經睡著了,你不用上去給小姐換藥了。”

    邊雪問道,“小姐晚上的藥吃了沒有?”

    “吃了,還喝了一杯熱牛奶。”邊晴心疼地蹙起細眉,“學校,公司,兩頭跑,時間長了小姐的身體怎么受得了。”

    邊雪笑了,“小姐從十八歲開始,就是一邊讀書一邊工作,她比我們想象地要更堅韌。以前沒有我們幾個,小姐都能咬牙堅持過來,現在有了我們,就更沒問題。相信小姐,相信自己。”

    邊晴用力點頭,“我知道了雪姐,我會的。”

    送走了邊晴,邊雪到廚房,交給米偌幾張為小姐滋補身子的藥膳,順口問了一句,“先生這幾天的飯,都吃完了?”

    米偌得意地笑,“都是這頓送過去拿回上一頓的飯盒,先生會刷干凈,先生每次都說,飯菜很好吃。邊雪,你要不要嘗嘗我的新菜?這是按照陜西腌制蘿卜梗的方法改良的,保證開胃。”

    邊雪看了一眼滿是醬油的蘿卜葉子,毫無興趣,“醬油可以沉淀黑色素,你是看我在非洲曬得還不夠黑?”

    米偌哈哈大笑,“黑點好,看著結實,明天開始我為你秘制一個月的美白湯,保證你變回十年前。你在非洲發現什么有趣的食材和食譜沒有,說幾個聽聽?”

    他們兩個,一個四十一個三十八,都是邊宅的老人,提到十年前,都是滿滿地回憶。

    不過,大部分回憶,是苦澀的,一時無語。

    邊雪冷哼一聲,“指望你的湯,還不如指望邊云的美白霜。你留著給嫂子喝,我走了。”

    邊雪走進主宅邊的小樓,邊蓅帶著眼鏡正在電腦前忙碌著,兩眼炯炯有神,看得出,他這幾天的狀態非常好,比十幾年前還要好。

    “蓅叔,小姐又累的睡著了。”邊雪簡單提了一句。

    工作狂邊蓅的眼睛繼續釘在屏幕上,“現在是最累的幾天,過幾天小姐就能有機會歇歇了。”

    邊雪不滿地把手壓在鍵盤上,低頭看著邊蓅,“有那么多能用的人,為什么要讓小姐累成這樣,她可是咱們的主人!”

    邊蓅抬起木然的臉,“邊雪,做好你自己的份內事。”

    邊雪忽然怒了,“邊蓅,你要邊宅重走老路?”

    邊蓅不為所動,“邊宅的規矩,不可不守。否則,就沒有邊宅!”

    “邊宅重要還是小姐重要?邊蓅,老夫人的教訓還不夠么?你知道老主人死之前有多難受么?你不知道!你身為邊宅的總管,卻死守著該死的規矩,連醫院都沒去過!”邊雪怒吼,“邊蓅,小姐如果出事了,邊宅你要拱手給誰,梁秋楓?”

    邊蓅的瞳孔縮了縮,慢慢站起身,雙手倒背,拿出管家的氣勢,“邊雪,控制你的情緒,若果你不能守規矩,我不介意給小姐再選一個醫生。”

    邊雪眼眥欲裂,大吼一句,“好,邊蓅,你很好!”

    吼完,她轉身撞開靠在門框上的邊蒗跑出去,消失陰沉沉的夜中。

    邊蒗看著面色平靜地邊蓅,靜靜地問,“我去哄哄她?”

    “不必。”邊蓅坐下,繼續盯著電腦,“你跟緊梁家的消息,特別是資金流動。”

    “其實,邊雪的話說得也有道理。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小姐現在讓咱們監控邊宅梁宅的動向,最簡單地就是在梁宅裝上竊聽和監控設備,年叔就算發現了,也不見得會拆掉。”邊蒗覺得,梁年雖然出了邊宅,但是他的為人,還是值得相信的。

    “不可以。”邊蓅回答得斬釘截鐵,“除了公共場所,絕對不可以裝監控設備,這是規矩!”

    邊蒗厭惡地握緊拳頭,“規矩,是給人用的,梁宅那幫吸血食肉的畜生,不配!”

    邊蓅平靜地看著邊蒗。

    邊蒗舉起雙手,“好,好,我知道,我明白,我這就去做。”

    “還有一件事,小姐吩咐了,催促律師,盡快讓梁奇原賠錢,她等錢用。”邊蓅又吩咐一句,眼睛又轉回屏幕上。

    邊蒗走后,邊蓅依舊一動不動地盯著屏幕。只是那爬了皺紋的眼角,滿滿滑下兩滴渾濁的液體,無聲無息地落在漆黑的管家服上。

    不管頭一天多累,第二天醒來,吃得飽飽地舒語默,又恢復成那個精神飽滿的小斗士,“我爸爸昨晚又沒回來?”

    今日值班的邊云立刻回答,“是的。”

    舒語默皺皺眉,提前四十分鐘離開邊宅,開車直奔若語研究所,在樓下遇到來上班的若語研究所的研究骨干白冰潔。

    白冰潔看著一身軍裝的舒語默,滿是贊嘆,“英姿颯爽,語默,你看起來好神氣。”

    舒語默頑皮地敬了個標準的軍禮,“白姨好,我想上去看見我爸爸,請您放行。”

    白冰潔噗嗤一聲笑了,“舒老師沒告訴你?他今早要趕飛機去開一個研討會?現在這個時間,應該已經登機了。”

    舒語默呆呆地搖頭,“沒有,這次要去幾天?”

    “我也不知道,等他落地了,你可以打電話自己問。”白冰潔笑著說,“你們父女兩個,一個比一個忙,就算你回國了,還是難有碰面的時候,這樣可不行。”

    舒語默也覺得自己這個女兒當得太不稱職了,她拉拉耳朵,“恩,白姨批評得對,我一定改正,忙完這一段時間,就多來陪著爸爸,看他做實驗。”

    白冰潔看著開車遠去的舒語默,嘆口氣,等忙完這段時間就怎樣,這句話,聽他們父女,說了十年了,可卻從來沒見他們忙完過。

    時間,卻不等人了。

    白冰潔拿出手機,撥通舒爸爸的電話,“舒老師,語默剛才來找你,我說你剛上飛機去開研討會了,歸期不定。”

    正準備出門上班的舒爸爸放下公文包,真誠地說,“多謝。”

    白冰潔苦笑,“你我之間,客氣什么。頭又難受了吧?實在不行,去醫院住幾天院吧。就當,你真的在其他地方開會,歇息幾天,好不好?”

    舒爸爸慢慢坐在沙發上,抬頭看著墻上女兒和妻子的合影,“好,我后天回來,研究所這幾天就要多辛苦你了。”

    白冰潔抬頭看著研究所的招牌和其上碧藍的天空,緊咬牙關,“我就不信,你不開眼!”

    “你說什么?多少錢?”梁宅內,梁奇原不可置信地瞪著管家梁年。

    梁年平靜地舉起法院的傳票,“五百萬,明日開庭。”

    梁奇原猛地跳起來,一把奪過傳票撕得粉碎,“我連她的汗毛都沒碰到,她的奴才還踢死了我兩條狗,我還沒找她賠錢你,她居然告到法院,讓我陪五百萬?瘋了,她這是窮瘋了!我就不信,這年頭沒天理了不成,她一個窮鬼還能翻了天!”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打牌软件可以赚钱的 50元可提现的棋牌游戏 彩票3d稳赚 腾讯视频推广赚钱 正规的斗地主提现平台 世界杯即时赔率大小球 彩34网址 p3试机号 yy平台主播怎么赚钱 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怎么下载 上海快3遗漏数据查询 江苏快3 188球探篮球比分直播 奔驰宝马压分技巧方法 广西体彩11选5开奖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