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悠閑小軍嫂 > 第84章 羅燿的責任

第84章 羅燿的責任

推薦閱讀: 超神學院之新神庭大宋燕王我是污妖王蜜婚情深:戰少的心尖寵隋朝詭案錄庶女驚華:一品毒醫乾坤隕帝絕世鎮封光之隱曜仙路之殤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緊緊挨著自己外公的白牧,用力咬唇,眉眼低垂,豆大的淚珠,一顆顆地滾下來,砸在淺藍色裙子上,濕成一片。

    從來沒見過寶貝外孫女委屈成這樣,精神矍鑠的羅江河,心疼得一縮一縮的,本就唬人的牛眼,瞪得溜圓,“你詳細講一遍,到底怎么回事,牧牧剛去兩個月居然被人欺負成這樣!”

    看著爺爺根根直豎的白發和發紫的嘴唇,羅燿盡量溫和地說,“她怎么跟您說的?”

    羅江河“啪”地一聲把杯子砸在地上,“我在問你!”

    羅燿面色不該,堅立如松,“我要說的都在給您的那份報告上。”

    羅江河氣得胸膛劇烈起伏,“你別拿那套東西糊弄我,我比你更清楚報告是怎么湊出來的!”

    羅燿不再說話。

    白牧嚇得發抖,哽咽著拉住外公,“都是我不好,您別問了,外公,剛做過支架手術,動不得氣的。”

    羅睿拿了掃把,一點點地把地上的碎瓷片掃到一處,惋惜地說,“這套茶杯,好像是十五年前,奶奶和爺爺您一起去景德鎮選的呢,就這么碎了。”

    羅江河盯著一小堆碎瓷片怔了怔,老妻的音容笑貌浮現在眼前,若是她還活著,一定會說,“老羅,這個月的吃紅燒肉,想都別想了!”

    老妻在世時,最疼的就是面前這個最有出息的大孫子。

    白牧用小手,一下一下地給外公順氣,樓上走下來的周燕手里拿著幾片藥,遞給白牧,又拉著羅燿坐在對面,“爸,羅燿負責四五千人的新兵軍訓,看顧不周也難免,報告里不是寫有三個目擊者么,您要是實在想知道,把他們叫來問問也就清楚了。”

    白牧看外公吃下藥,又喝下水,乖順地把水杯放在桌在上,靠著外公的胳膊坐著。

    羅江河依舊帶著怒氣,聲音小了許多,“我叫他們過來有用?他們都是羅燿的兵!”

    羅睿坐在老媽身邊,輕快笑了,“爺爺,以您老的火眼金晶,還能看不出他們說的是真是假?”

    羅江河吹胡子瞪眼,“還火眼金晶,當我是孫猴子呢!”

    羅睿繼續嬉皮笑臉,“您可比孫猴子厲害多了。”

    羅江河也繃不住笑了,白牧也咬牙賠笑,氣氛隨之緩和。

    “牧牧是什么脾氣,你們還不清楚么,說她罵人打人我信,但說她給人潑藥水使壞,斃了我也不信!”羅江河看著白牧帶眼淚強笑的臉,依舊怒難平,“不過是腳滑了碰了那丫頭一下,怎么就搞成這個樣子?你們沒看到牧牧的腰,青了一大片,這是下了死手了啊!那個叫什么的丫頭,怎么能對自己的戰友下手這么重!”

    周燕遞給每人一盤紅提,關心地問白牧,“傷得這么重?待會兒上去我給你看看。”

    “謝謝舅媽。”白牧乖乖應了,“動作不大就不疼,過幾天應該會好的。”

    羅燿和羅睿各自吃著提子,老媽知道他們不喜歡甜的,這個味道,正好。

    “羅燿也跟我上來,把創口貼打開我看看。”周燕最心疼當然是自己的兒子。

    羅江河這次問起羅燿的傷,“執行任務去了?”

    “是。”羅燿簡要答了。

    “怎么樣,有傷亡么?”上級訊問的口氣。

    “都是輕傷,任務完成。”羅燿答得也很標準。

    羅江河點頭,看著大孫子一道道地傷口,語氣生硬,“認真分析為什么原因,爭取下次零傷亡。還有,受傷的兵要照顧好,特別是心里輔導,不能拉下。你沖在前邊沒錯,但身為最高指揮官,也要確保自己的戰斗力不被削弱,你若出了事,軍心就亂了。”

    羅燿輕輕點頭,“是。”

    周燕帶了白牧上樓,羅江河惋惜地看了眼羅睿,對羅燿說,“29號晚上我叫了鄧祺和古靖澤到家里來,你騰出空回來跟他們一起吃個飯。”羅江河又強調一遍,“一定要回來,古靖宇下個月換防到西南邊境上,你提前多走動沒壞處。”

    鄧祺和古靖澤分別是a市軍校的校長和黨委書記,以前都是羅江河手下的兵。古靖宇是古靖澤的親哥哥,野戰軍的軍長,是被各方看好的未來軍界大將。

    羅睿眼神閃了閃,老爺子這步棋,走得高!表面是為了白牧的小事,實則實在為大哥的未來鋪路呢。不管平時再怎么罵,羅燿始終是爺爺最在意的羅家第三代當家人。

    羅燿自然也懂老爺子的意思,不過,“那天不行,我們旅有任務。”

    老爺子點頭,“今天晚上呢?你這次請了幾個小時的假?”

    “應該沒問題。”羅燿在這種事情上,也不會跟老爺子擰著。

    老爺子拍板,“那就今晚,我給你爸和你姑父打電話,讓他們回來。你上去跟牧牧說幾句話,她這樣還不是為了你!你這又臭又硬的倔脾氣,也就她能受得了。”

    在這件事情上,羅燿堅決不能順著,“我上去不方便,讓李姨去吧。”

    李姨是羅家的保姆,性別相同,上去的確不用避諱。

    老爺子又要瞪眼,羅燿眉頭不動,卻一臉認真地直接撂出狠話,“爺爺,別的事都沒問題,娶白牧,我做不到!”

    羅燿雖然一直不同意,但還是第一次明確提出來。老爺子氣得又舉起杯子,羅睿趕緊勸,“別,別,別,奶奶買的杯子,就剩這一個了。”

    老爺子咬牙放下,“不娶白牧,還有你什么事!”

    “沒有,正好。”羅燿站起身,羅家的榮譽和責任,老爺子要他挑起來,沒問題,但是再多的,他不干,“我姓羅,這一點什么時候也變不了,您如果不放心,大可不必。”

    說完,羅燿大步走了出去。

    羅老爺子虎目圓睜,久久才落在沒心沒肺吃提子的羅睿身上,吼道,“你這不爭氣的東西!”

    如果羅睿肯入軍界,他至于這么憋屈么!羅燿再好,身上流的也不是他們老羅家的血啊。

    羅睿笑了,“我滿腦子除了錢沒有別的,這輩子也就這樣了。爺爺,大哥的性子您還不了解么,您再這樣,寒了他的心,可就拉不回來了。”

    老爺子氣得直哼哼,有些話不能說出口,因為一旦說出來,就真的無法挽回了。

    羅燿的身世,是他的一塊心病。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516棋牌游戏下线 捕鱼来了辅助 19号浙江十一选五开奖 在韩国免税店买东西谁赚钱 天猫双十一优酷直播怎么赚钱 雪缘园赔率 捕鱼大师技巧和忌讳 商城可以签到赚钱 亲朋棋牌游戏官方网站 江苏时时彩推荐 江西快3遗漏查询 彩乐乐苹果 电竞比分网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号码 豆浆油条赚钱嘛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