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步步生蓮 > 第008章 母儀天下,命帶桃花

第008章 母儀天下,命帶桃花

推薦閱讀: 霸道修真民工霸道王爺俏奶娘我有無數物品欄漫威之我是劍齒虎霸道總裁,別來無恙!霸道影后,蕭少請讓路霸道校草的刁蠻丫頭霸道校草,呆萌丫頭免費咬拾荒地鐵票動漫角色來我家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楊浩接掌銀州以來。忙著擴軍定民,制戶藉定賦稅,劃定行政區劃,勒肅軍紀、遣任官吏,表面上看他只是走走看看,隨便說說,其實各種安排處置、協調決定、任命會見的事宜十分繁忙。所以一直還沒顧上與黨項七氏,橫山諸羌,周圍吐蕃,回紇和漢人部落、山寨的頭人首領們見個面。

    而這個面是必須要見的,光從禮儀上來說,各部落山寨的族酋首腦也不能連自己追隨的老大的面都不見,楊浩也需要親自接見一下這個首領,了解一下他們的需求,聯絡一下彼此的感情,有許多需要他們支持、配合、服從的東西,都需要和這些首領們做一個面對面的接觸,往更深層次上說,這也是楊浩宣示統治主權的政治需要。

    所以需要他馬上著手辦理的許多大事剛一有了眉目,這件事便立即提上了日程。這些事比行軍打仗還要勞神費力,擬定邀請名單、排列先后位次、敲定大會章程。諸般細節不一而足,一不小心就會出現疏漏,一旦出現疏漏,就可能在本來就關系微妙的諸部族間,諸部族和銀州之間鬧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這種細致的事情楊浩手下官員之中還真沒幾個人能夠勝任,原唐國吏部尚書徐鉉明明是個善于治理政治、調配人才的宰相之才,卻長期被李煜當成了外交大使,對這種事情長期錘煉之下倒是駕輕就熟,所以這件事便交給了他去辦,楊浩與徐鉉廝磨了一個下午,敲定了一些細節,這才起身回到楊府。

    這楊府未必比楊浩在蘆州所建的知府衙門寬深,不過蘆州府邸是依山而建,鱗次疊高,順應自然韻味,而這原銀州防御使府卻是正規的五進院落,中規中矩。

    走到后宅,忽然聽到一陣悠揚動聽的簫聲,如同天籟一般,楊浩不由心神一暢,因為思索諸多瑣事引起的頭痛也輕快了許多。他抬頭看了一眼,見那簫聲來自吳娃兒所住的院落,便會心地一笑,這位清吟小筑主人,是他四位愛妻之中第一才女,平素小周后往來,不管談起詩詞、琴棋、服飾、梳妝、美食。亦或佛道兩教經典,都能對答如流的,也只有娃兒一人,這些學問雖說對國家大事沒甚么助益,可是要想樣樣精通,所下的功夫卻絲毫不遜于一位博學鴻儒十年苦讀了。

    楊浩本想去逗弄一下自己那個日見可愛的嬌嬌愛女,聽到這簫聲,便半途轉了道,沿著曲苑回廊向娃兒的住處走去。

    娃兒院中有一方曲池,池上有小橋木亭,池中有怪石嶙峋,池邊還有幾株冬夏樹木。此刻正是冬季,池水已結了冰,上面覆蓋了一層白雪,池中嶙峋的怪石中生出的藤蘿也已干枯,枝條上染著一層茸茸的白雪,唯有池邊兩棵素心臘梅綻放著金黃色的花朵。

    小周后穿一襲白裘,站在臘梅樹下,望著假山怪石上若隱若現于白雪之下的藤蘿枝條,扶一管長簫,一縷清清柔柔的聲音便自那紫色的長簫中傳出來。悠悠回蕩,與這雪、與這花、與這人,完美地構成一副如詩如畫的風景,空靈飄緲,可她的黛眉間卻仍是帶著一抹揮之不去的寂寞憂愁。

    這些時日,她每日都到帥府點卯,漸漸地她也發現,楊浩對她似乎全無敵意,或許那日他無意中吐露的心聲,并未引起他足夠的警覺,又或是他已把自己看成了一只籠中鳥兒,根本不擔心自己會對他造成什么威脅?

    是啊,就算自己知道了他的志向那又如何?自己能說給誰聽?趙官家那里?她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至于其他勢力,她更沒有舍楊浩而泄露他的秘密給那些人知道的道理。想通了其中關節,小周后總算是松了口氣。死不是最可怕的是,如情勢所逼,她不惜一死,但這并不代表她愿意赴死,如果能活著,當然還是活著的好。

    盡管知道自己的擔心實屬多余,可楊家她還是常來,一方面是因為冬兒、焰焰她們的好客,經過這段時日的往來,小周后和她們已經成了無話不談的閨中蜜友。小周后是寂寞的,哪怕在她做為高高在上的皇后的時候,前呼后擁、眾星捧月,圍攏在她身邊的也只有畢恭畢敬的奴婢侍女、妒羨莫名的宮中嬪妃,還有諂媚敬畏的官宦夫人。若非如此,她也不會見到一個把她看成正常的女人,而不是一個尊重的皇后來交往的莫以茗莫姑娘,就那么歡喜,很快把她引為知交好友。

    自從到了銀州之后,她更加的寂寞,她每天只能無所事事地呆在那片小小的天地里與寂寞為伍,沒有事情做,沒有話題聊,雖然安靜,卻寂寞的可怕,這樣的日子一天兩天或許是享受,天長日久卻是一種無形的折磨,尤其是對小周后這種天性浪漫活潑的女性來說。

    她那處住宅,除了根本無話可談的幾個仆人,就只有一個比她小不了幾歲的李仲寓,兩人本來就沒幾句話好說,如今楊浩在蘆州建通譯館,李仲寓閑極無聊,毛遂自薦,自告奮勇地跑到蘆州通譯館找了份皓首窮經的差使做,整個府中就只剩下她一個人,冷冷清清。沒有半點生氣兒。

    所以不知不覺間,她喜歡上了到楊府造訪的感覺,與冬兒、焰焰、娃娃、妙妙在一起,她會很充實、很快活,這種感覺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可是,當她看到冬兒為女兒哺乳的時候,當她與娃娃正相談甚歡,焰焰卻突然捧著帳本趕來,兩個女人鉆進書房專注地核對帳務的時候,小周后便會突然驚覺,這份熱鬧、這份溫馨。完全與她無關,她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看客而已,于是莫名的憂傷便像云翳遮月一樣,悄悄掩上她的心頭。

    她本以為國破了、家亡了、夫君也死了,剛剛二十六歲的她,就像一朵凋零了的花,慢慢地枯萎,干枯,就像那掩在雪下,再無一絲翠色的藤蘿,可是……現在她才知道,她的心還活著……

    只要活著,誰能逃得出軟紅十丈的誘惑?區別只是你向哪一種誘惑低頭罷了。她渴望活著,精彩地活著,有滋有味地活著。然而,當積雪消融,春滿大地的時候,那死去的藤蘿就能重新綻放活力,而她這個人呢?

    心潮起伏,簫音便帶上了淡淡的一抹憂傷,就在這時,耳邊忽然響起幾聲清脆的掌聲,小周后霍然回首,只見院中寂寂,根本沒有半個人影。一時間,小周后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她轉過身,剛剛以簫就唇,就聽身后又響起一個動聽的聲音:“呵呵,那個不守清規的風流老鬼果然找到了衣缽傳人,這對師徒收集美人的本事還真是一脈相承呢。”

    “誰?”

    小周后下意識地清斥一聲,可她再度回頭,身后還是一個人影也沒有。小周后驚訝地退了幾步,幾乎疑為白日見鬼,卻聽身后又有人道:“嘻嘻,你不用怕,本仙姑不是鬼。也不是妖。”

    小周后猛地一個轉身,身后仍然不見人影,身后就是曲池,池中積雪平平,一只雀兒落上去都要印個爪印,可是上邊全無痕跡,小周后更是恐懼,顫聲道:“你……你是神仙?”

    “呵呵,不錯不錯,你叫我神仙姐姐那就沒錯啦。”

    這一回聲音就在她耳畔響起,甚至唇齒之間的微弱氣息都已拂到了她的臉上,小周后急退一步,再度看去,眼前已憑空出現了一個俏生生的人兒。這人穿一身杏黃道袍,背一口綠鯊皮的寶劍,杏黃色的劍穗兒拂灑在肩頭,頭上挽一個道髻,一只綠意盎然的碧玉簪子橫插在道髻上,襯得她那張俏臉清雅脫俗,麗光照人。

    雖然驚于此人出現的古怪,可是聽她話語客氣,又是這樣一個絕色道姑,小周后怯意稍去,不禁問道:“這位仙姑……是……是什么人?”

    她此刻倒有些懷疑這個美貌道姑是自天上而來的仙子,憐她凄苦,要引她往極樂世界去了。隨著李煜誦經念佛那么久,也難怪她會有此想法。

    那美貌道姑歪著頭上上下下仔細打量她一番,一雙精光閃爍的眸子,偏就透出一股迷離空濛的柔媚勁兒,這股活色生香的媚勁兒,簡直是顛倒眾生,打量一個女人時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風情尚且如此,如果她存心媚惑一個男人的話,恐怕天下間沒有幾個人能抵擋得了她的魅力,這種神態可就不怎么像是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天上仙子了,不過小周后剛剛見識了她神鬼莫測的出現方式,一時倒沒想到這一點。

    那美貌道姑仔細打量她一番,嘖嘖地贊嘆幾聲道:“國色天香,我見猶憐呢,你是唐焰焰還是吳娃兒?”

    小周后一聽這么問,登時清醒過來,她在唐宮時,李煜找了許多佛道兩教的高人來傳授經義,其中不乏能高來高去的世外高人,如今看來,這位美貌道姑也是這樣一位異人了。前些日子楊浩遇刺的事,小周后也是知道的,楊浩雖控制了銀州,可是暗中對楊浩懷有敵意的仍不乏其人,如今見這道姑來的古怪,開口就問及楊浩的兩位夫人,小周后便難以揣摩她的來意。

    她得楊浩相助,逃脫了趙光義的毒手,唐夫人和吳夫人待她又十分的熱忱,被她視做閨中蜜友,她如今活的還有一絲生趣,全因這一家人而起,對她們自然起了維護之意,眼前這古怪的美貌道姑也不知來意善惡,焰焰和娃娃如今就在書房中盤帳,如果這道姑不懷好意的話,她的武功又這么高……

    想到這里,小周后毫不猶豫地冒充了與她最談得來的吳娃兒,頷首說道:“奴家是吳娃兒,不知這位仙姑是?”

    那道姑一聽笑逐顏開,神色間竟透出幾分的親熱來:“呵呵,吳娃兒,清吟小筑主人,色藝俱佳的大梁第一行首么?楊浩信上提過你的出身來歷,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虛傳。如此容色比我當年在洛陽……呃……,不錯,不錯,真是個招人喜歡的孩子……”

    小周后聽得暗暗納罕:“大梁?自朱溫滅唐稱帝改稱大梁為東都,汴梁城就再沒叫過大梁這個名字,怎么還叫這么古老的名字?孩子?看這道姑頂多比我大上兩三歲,說話怎么如此老氣橫秋?”

    心里這么想著,小周后面上卻絲毫不敢表現出來,要說起來,小周后也算是冰雪聰明的人物,否則也不會琴棋書畫詩詞歌舞樣樣俱精了,應變起來倒也不露破綻:“不錯,奴家正是吳娃兒,仙姑還未告知奴家法號,不知仙姑法駕駕臨,意欲何為?”

    那仙姑抿嘴一笑,頰上便露出兩個迷人的小酒窩:“本仙姑的法號么,呵呵,你喚我一聲靜音師傅就可以啦,我這次來,是受了楊浩那老鬼師傅的托付,要將本仙姑的一身藝業傳授給你們,我本住在雁門關外紫薇山,接到楊浩的信,得知你們要到少華山隱居,我本來是想直接趕往那里的,幸好半路上隨意問了一句,才曉得你們竟然到了銀州……”

    小周后聽她并無惡意,便不想冒充吳娃兒了,小周后正要對她說明身份,忽聽她說受楊浩的師傅托付要傳授她們武藝,不由怦然心動,她平時與焰焰她們閑聊,楊浩曾拜傳說中仙人一般的呂洞賓為師的事她也是知道的,眼前這美貌道姑竟是受呂祖所托來傳她們技藝的?

    一念及此,到了她嘴邊的話兒便又咽了回去,遲疑問道:“仙姑……仙姑是要把您這來去無蹤的武功傳授給我么?”

    靜音道姑嘴角一翹,笑得有點兒邪性,不曉得她笑得為什么如此古怪:“就算是吧,差不多,嘻嘻,反正……本仙姑的這身本領,都是要傾囊相授的。你的年紀雖然大了些,不過比我當年……當年剛剛習練這門道法的年歲也差不多,看你根骨也是上乘,只要不太笨的話,應該學得來。”

    剛剛說到這兒,靜音道姑耳朵動了動,又笑道:“有人來了,本仙姑此來的消息,不想對人張揚,我就住在棲云觀,這銀州城里,只有這么一座道觀,好找的很,你和唐焰焰就來那兒見我吧。至于你家官人么,你想把我的消息告訴他也無妨,不過……不要叫他來拜見我啦,他是那老鬼的徒弟,見了他怪難為情的。”

    靜音道姑說罷雙肩一晃,整個身子凌空而起,足尖在假山石頂再一點,整個人便翩然不見。”

    ※※※※※※※※※※※※※※※※※※※※※※※※※※※※※※※※※

    “隨她……學藝?”

    小周后心頭一熱,一個冒名頂替的大膽念頭忽然浮了上來。

    經歷了國破家亡的創痛,顛沛流離的生活,小周后才發現自己自幼所學全無用處,在往昔以為高雅的,在這亂世只能用來娛人,倒是她以前看不入眼的雕蟲小技才足以傍身。

    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擁有美貌,卻沒有足夠的勢力保護自己的女人,那她的美貌只會給自己帶來無盡的悲劇。如果自己也能像這位靜音仙姑一樣,擁有這樣一身大本事,雖不能挽回國運,但是面對著趙光義那樣心懷不軌的人,至少卻能保護自己。

    有生以后,周女英頭一回生起竊名盜藝的念頭,心中不由怦怦直跳,她在唐宮時與那些仙長高僧們來往多了,也知道那些高人重視衣缽,不是什么人都肯將一身藝業傾囊相授的,為了學那高來高去的本事,這才存了冒名頂替的念頭。

    那仙姑既把我錯認成了娃娃,不如我就冒充了她吧,她本來是要把一身武功傳授武藝給唐焰焰和吳娃兒的,待我……待我學會了再毫無保留地轉教她們,那還不成么……

    剛想到這兒,忽聽得一陣腳步聲傳來,小周后趕緊舉簫就唇,裝模做樣地吹了幾個音節,卻因氣息散亂難以成曲。這時身后便傳來了楊浩的笑聲:“娘子曉得為夫來了,竟然歡喜的曲不成調了么?”

    小周后急忙回身,赧然道:“啊,原來是太尉到了。”

    小周后是典型的江南美女,嬌柔玲瓏,體態纖細,穿著這一襲皮裘時背影與娃娃酷肖,楊浩又是先入為主,認準了這站在娃娃院中、挽著墮馬髻的少婦除了娃娃再無旁人,不想竟認錯了人,他張開雙臂,眉開眼笑地正要上來擁抱,一見竟是小周后,不由鬧了個大紅臉,訕訕地收回雙手道:“啊,夫人恕罪,在下……在下一時認錯了人,實在冒犯了……”

    小周后剛剛打了冒充人家娘子盜學武藝的念頭,心中發虛,一顆芳心也自急跳不已,卻故作從容,淺淺一笑道:“太尉客氣了,這也談不上冒犯……”

    這時書房門兒一開,唐焰焰和吳娃兒娉娉婷婷地走了出來,四雙美眉一起瞟來,瞟得楊浩心驚肉跳,忙斂起笑容,一本正經地肅手道:“夫人,請。”

    一行四人進了花廳落座,唐焰焰便道:“浩哥哥,我與娃兒剛剛盤了一回帳目,你要購買耕井、糧種、農具的錢勉強湊得出來,不過稍嫌緊張,要不要再向商賈借貸一些?”

    楊浩搖頭道:“既然湊得出,那就不要借貸。不只是利息的問題,我們必須嘗試自己承擔壓力、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如果脊梁骨始終是別人的,那人家一旦抽身而去,你還怎么站得住?”

    唐焰焰俏生生地白了他一眼,嗔道:“好啦,你說一句不可以不就成了,偏要啰哩啰嗦講一番大道理出來,誰耐煩聽。”

    楊浩笑道:“習慣了,習慣了,平日有什么事吩咐下去,總要將前因后果交待個明白,讓下邊的人詳細了解我的意圖和我想要達到的目的,啰嗦慣了。呵呵,等我把人用熟了,不需要事無巨細都交待得清楚明白的時候,你想要我說這么多,我還懶得說呢。”

    唐焰焰撇嘴道:“稀罕。”

    娃娃走到楊浩身后,輕輕給他按揉著肩膀,笑道:“姐姐不過是跟官人撒撒嬌,官人怎么如此不解風情呢。對了,宴請諸部酋領頭人的事安排的怎么樣了?”

    楊浩道:“具體事宜,交給徐大人去辦了,你知道,這種事我也不甚了了。不過許多東西,徐大人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比如說咱這銀州城,幾番戰亂下來,拿得出手的廚師寥寥無幾,既是宴請,這酒宴當然不能馬虎了,可我想做幾道他們不常見的美食,卻沒個著落。娃娃,你的烹飪手藝那是沒得說的,不過你做的菜肴都太過精致,不適宜這些西北大豪,你可懂得些既有中原菜式精致、又有草原菜式風味的菜肴?”

    “這個么……”

    娃娃遲疑了一下,為難地道:“官人也知道,汴梁那些食客,都是食不厭精,膾不厭細的主顧,那一碟子菜三筷子下去就沒了蹤影,的確是不適合這里人口味的,不過奴家……”

    小周后見他們夫妻當著自己的面打情罵俏毫無顧忌,簡直把自己當了透明人,心中十分的不自在,本想起身告辭的,聽到這番話,不由脫口道:“太尉要制作些既有中原菜式的精細,又有草原風味的佳肴么?或許……或許妾身可以提供幾道菜肴。”

    楊浩一呆,奇道:“夫人知道些別開生面的菜式?”

    小周后臉色微暈,有點難為情地道:“昔日在唐宮,平素閑來無事,于烹飪之術,妾身確曾仔細研究過,于宮廷御宴之外,特取四夷特產,或制菜肴,或制點心,或做羹湯,精心研制菜式共計九十二款,想必……想必正合太尉所用。”

    小周后于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之外,還發明了風靡江南的天水碧衣料,親手裁制了各種款式新穎的衣衫,研制了多種粉餅胭脂、研發多款菜式等等,要擱現代,小周后就是舞蹈家、音樂家、詞曲作家、服裝設計師、美容專家以及通曉各系菜式的食神等等,一連串的頭銜足以使她成為世界最全能的一流才女。

    不過在當時那個年代,這些東西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玩意兒,若是尋常女子說她擅女紅、烹飪倒也罷了,可是一國皇后研究這些東西可就為人詬病了。小周后不問政治、不談國事、不講權術,也沒有像某些賢德的皇后那樣,用心良苦地整日勸誡夫君要勵精圖治,一心撲在國家大事上。

    說到骨子里,她就是一個一心一意只想做個幸福小女人,喜歡把生活藝術化的小資女青年,她要是王侯將相的夫人,這么做那可是賢淑之極了,說不定皇帝陛下還要封個誥命給她,贊她識大體。如果她是公卿名士的夫人,就憑這些創舉,也足以與李清照、薛濤之流比肩了,可是她是皇后,這立場與責任便不同了,江南文人痛惜國亡之禍,已經有人于詩詞之中追索因由,把唐國覆滅的原因糾結于小周后這個禍水了,也難怪她提起來時怯生生的有些難以張口。

    楊浩卻沒有絲毫鄙夷之色,反而鼓掌大笑:“真是天助我也。多謝夫人,這些菜式都是夫人親手研制,想必大多都還記得,這就事情就請夫人親自主持其事如何?”

    娃兒握起小粉拳,在他肩頭輕輕捶打了一下,輕嗔道:“官人得意忘形了么?夫人的身份,怎好拋頭露面,這些事情又怎好要一個婦道人家親自去做?請夫人寫出菜譜,那些三腳貓的廚師按圖索驥,還做不來么?”

    楊浩一拍額頭,連聲笑道:“對對對,還是這樣妥當。”

    小周后終于發現自己所學原來也有一點用處,心中歡喜地很,而且她此時也掛念著那個掛單棲云觀的仙姑,便就勢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妾身立即回府,謄寫菜譜。”

    “好好好,此事說來還真有些緊急,不但要讓廚師們照著先行燒制一下,調理口味,恐怕有些難得一見的食材也得及早購買,那就有勞夫人了。”

    娃娃嫣然笑道:“那我送送夫人。”

    小周后向楊浩和唐焰焰淺淺一笑,頷首為禮,與吳娃兒款款走了出去。由于心中歡喜,那步履輕盈起來,依稀便恢復了幾分昔日的神采飛揚,衩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的小周后裊娜行去時,那是怎樣的風情萬種?就連楊浩也不禁投以欣賞的目光,可惜他的目光隨著人家剛剛走出不遠,耳朵便被唐焰焰提在了手中。

    “喂,再看眼珠子就掉地上啦。”

    楊浩哈哈笑道:“你這丫頭,呷得哪門子干醋,你家官人也就是看一看嘛。真要好色,當初某人投懷送抱,主動色誘時,你家官人早就餓虎撲羊了,你說是不是呀?”

    唐焰焰性情潑辣,可自打嫁作人婦,反而喜歡害羞了,聽他拿自己當初的事取笑她,不禁大嗔,跺腳道:“好呀你,又拿這事兒取笑我。”

    楊浩伸手一攬她的纖腰,唐焰焰便坐到了他懷里,楊浩輕撫著她手感誘人的翹臀,柔聲道:“娘子,這些時日為我做內當家,累壞了吧?以前做唐家大小姐的時候,你可從不來不需要你操這些心的。”

    唐焰焰白了他一眼道:“哼,現在才來甜言蜜語嗎?累倒不累,自家的基業,不幫你看著,我還不放心呢。只有一件事我不甘心。”

    楊浩奇道:“什么事不甘心?”

    唐焰焰道:“人家先嫁了你……以前那段時間不算喔,可是冬兒姐姐卻先有了孩子,人家到現在肚子還沒一點兒動靜,你說是不是你偏心?”

    楊浩叫起了撞天屈道:“這可怨不得我,老爺我鞠躬盡瘁、辛勤耕耘,用在娘子身上的功夫可不少哇,你自己不生,怪得誰來?”

    唐焰焰大恨,在他唇上咬了一口,瞪起俏眼道:“喂,你是夫,你是天噯,本姑娘生不生還不是你說了算?自己沒本事,還要怪人家,虧你還是一個大丈夫。”

    楊浩一把抄起了她,把她打橫抱住,哼道:“敢說你家夫君沒本事?嘿,這可是犯了男人的大忌呢,小娘子,今天我就與你盤腸大戰三百回合,且看是你不行,還是你家夫君不行。”

    “喂喂喂,天還亮著吶……”

    “亮就亮唄,又不是頭一回了,亮著還省的點燈呢。你不曉得如今油價很高么……”

    ※※※※※※※※※※※※※※※※※※※※※※※※※※※※※※

    蕭儼走進大堂的時候,徐鉉正埋首在一堆文案之中,他回到自己的官衙處理完要緊的公務之后,便攤開了群雄大會的詳細章程,仔細推敲疏漏之處。

    蕭儼見他神情專注,便毫不見外地自己倒了杯茶,在椅上坐了下來,翹著二郎腿看著他,過了半晌,見他還未發現自己,這才咳嗽一聲,徐鉉一抬頭,不禁笑道:“老蕭,什么時候回來的?”

    蕭儼笑道:“有一陣了,看你專注的樣子,你這公堂被人搬空了你都發覺不了。”

    徐鉉笑著捏了捏眉心,起身離開公案,在蕭儼旁邊坐了下來:“你那邊的事都辦妥了?”

    蕭儼道:“目前就只有這么多了,原府庫之中的書藉、豪門大戶人家捐獻的書籍,還有謄抄的孤本、珍本,以及本地有名的文人,全都送往蘆州去了。”

    徐鉉感慨地道:“我本以為楊太尉是一介武力,只曉得爭奪土地、人口,建立軍隊,想不到對這些文人才關心重視的事居然如此上心,通譯館、博史館、印書社都迅速建立起來了,還有太尉發明的那個什么活字印刷,了不起呀,實在是了不起呀。有時候我真想不通,太尉哪里來的那么多奇思妙想。”

    蕭儼頗有所感地點點頭,說道:“是啊,興工商,立農牧,恩威并施,寬猛相濟,可求一時之治。同之以利,化之以文,融之一族,方能長治久安。天文歷算、地理方志、詩詞歌賦、兵書戰冊,乃至儒道釋法墨諸子百家的典藉,這是一個國家不可或缺的東西,卻不是一方諸侯的當務之急。楊太尉所圖甚大,眼光更是長遠啊。”

    楊浩有意將蘆州打造成一個宗教、文化中心,把銀州建設成為政治、經濟中心,為此不但在蘆州建造了譯書館、藏書館、印書館,兼收并蓄百家學說,吸納各族思想文化,還開設了幾家學府。知識的收集要發揮實際的作用,就需要許多人去學習它。而楊浩如今還不過是西北四藩中的一藩,就開始著手做這些事,自然難免連徐鉉、蕭儼這樣的人都要贊他一聲:“胸懷天下,志向遠大。”

    蕭儼說到這兒,忽又想起一事,說道:“喔,對了,回來時在棲云觀前遇到了夫人,夫人剛從楊太尉府上回來,似乎要到觀里進香。真是奇怪,佛道兩家,夫人一向是比較崇信佛家的,怎么放著佛寺不去,現在改信了道教?”

    自唐亡國,他便不能稱小周后為娘娘了,唯有以夫人稱之。他提起夫人,徐鉉自然知道他說的是誰。聽他提起小周后,徐鉉的臉色忽然有些不豫起來,沉默半晌,他才有些低沉地說道:“老蕭,夫人……這些時日往楊府里去的太勤快了些……”

    蕭儼“唔”了一聲,不置可否。

    徐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點撥道:“民間雖不識夫人身份,但是亦有許多風言風語,難聽的很。這個……你可曾聽聞?”

    蕭儼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問道:“鼎臣以為唐太宗這樣的人物算得上一世明君么?”

    徐鉉脫口道:“當然,茂輝兄何出此言?”

    蕭儼不答,又問道:“鼎臣以為,房玄齡、杜如晦、魏征之流,算得上一世能臣么?”

    徐鉉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沉默不語起來。

    蕭儼道:“隋煬帝是李世民的表叔,又是李世民的岳父,李世民卻納了隋煬帝的蕭皇后為妃。玄武門之變,又納弟婦為妃,宮闈之潔較之楊浩如何?怎不見賢相房杜之流對太宗私闈之事耿耿于懷?大醇小疵,瑕不掩瑜,自古以來,哪個英雄不風流?你想讓楊浩做圣人嗎?圣人能成為好皇帝嗎?”

    蕭儼比徐鉉還年長九歲,十歲中童子試,后入朝為官,道德學問那是沒得說的。南唐中主李璟曾造華樓一座,群臣都稱贊不已,當時唯有蕭儼說:“可惜樓下少了一口井。”

    皇帝問他什么意思,他說:“因此比不上景陽樓啊。”

    南北朝時,后主陳叔寶不理政事,沉緬yin樂,寵張麗華,建景陽樓,樓下有井。禎明三年,隋將賀若弼、韓擒虎攻入陳的國都建康,“玉樹菊花花”的張麗華投井自盡,陳后主束手就擒,從此人們便稱此井為“辱井”。蕭儼因為這句話惹得中主大怒,被貶謫到了地方。

    等到后主李煜繼位,他又回朝做了大理寺卿,楊浩和耶律文在唐國禮賓院大打出手、第一次發生沖突時,就是他入宮稟報,因見李煜沉迷棋道,不聞不問,怒而掀了李煜的棋盤。唐國諸大臣中,蕭儼乃是第一諍臣,徐鉉素來敬重的,聽了蕭儼這番話,徐鉉面上不豫之色漸去,但還是猶豫道:“可……可她終究是你我舊主之妃,臉面上須不好看……”

    蕭儼嘆息道:“她有傾國傾城之姿,就一定會成為男人追逐的獵物,不管是誰,如果能掌控她的命運,豈會不把她變成自己的戰利品?逝者已矣,何妨讓生者有個好一點的出路。母儀天下,命帶桃花,這……本就是她的宿命……”{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7月9日世界杯比分 全民内蒙古麻将二维码 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长峰河南百度云资源 线上期货配资违法吗 陕西麻将有技巧吗 雪缘园体球网 2018黄网站色视频免费 胜分差 活塞vs开拓者前瞻 澳洲幸运5 开拓者vs小牛 甘肃快3 步明吉泽美女教师在线 河北时时彩 原千岁下海黑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