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靈異恐怖 > 鬼吹燈之湘西疑陵 > 第十五章 秦王金鼎

第十五章 秦王金鼎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媽的,這可是進口的。”我憤憤不平地拍了拍手電,發現燈管口出奇的燙。

    “閉嘴,有聲音”他微喝了一聲,示意我情況有變。我們兩人幾乎同時退到墻邊屏住了呼吸。靜下來之后我才注意到,原本漆黑寂靜的棺槨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道微不可聞的呼吸聲。

    我再三辨聽,發現那道呼吸聲離我們越來越近,心臟頓時不受控制地猛烈跳動起來。也許是因為看不見的關系,人體其他感官變得異常敏銳。因為緊緊地貼著墻壁,我甚至能感覺到一陣陣的撞擊聲正透過層層棺槨朝著我們的方向傳遞。我忍不住在心中大罵王浦元不靠譜,說什么棺中無尸。這他媽的不是僵尸是什么金鼎它還能自己跳出來

    黑暗中有什么東西正在朝我們靠近,竹竿子緊挨著我站在一旁,我們兩人不敢有一絲語言上的交流,生怕將那不知名的東西吸引過來。此刻我赤手空拳,如果遭到襲擊鐵定要吃大虧,想到這里,我暗自懊惱在外邊的時候沒有談好條件,居然連件防身的機械都不曾帶。正在這時,竹竿子輕輕地拉我了一把,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把頭靠了過去。他貼在我耳邊說:“前后各有一個,匕首拿好。”說完就將我那把被繳去的匕首塞進了我手中。我反手接過武器,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先下手為強。

    我倆并肩戒備,各守一面,只等對方湊上前來。黑暗中原本微弱如絲的呼吸逐漸變得渾濁有力,奇怪的是,除了身后槨木中不斷傳來的撞擊聲,整個棺槨內連半點兒腳步聲都沒有。我心中焦急不已,實在想不通對方到底是什么怪物,為什么除了呼吸之外沒有一絲聲響。

    很快我就感覺到了面前有閃爍的氣息,位置大概在我頭頂方向。不知道為什么,當那股冰涼的呼吸靠近我時,我整個人都無法動彈,手臂根本不受控制,更別說主動發起攻擊。我只能緊緊地閉上眼睛。若有似無的氣息在我身邊縈繞了許久都沒有散去,我心說,要殺要剮倒是麻溜著點兒,這么走來走去的算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時分心,原本壓在我身體周圍的那股氣息忽然消失了。我哪敢放過這樣的機會,右臂猛地一提,朝著半空中狠狠地扎了過去。出乎我的意料,這一擊居然被我牢牢地插中了,可隨即我的右手也被一股兇猛的力道死死地扣住,耳邊寒風一冽,來不及閃避,熱血立刻飛濺而出。可這種生死時刻哪有心情去管小傷小痛,我鉚足了力氣,將全身的重量壓向右手。不料對方比想象中還要狡猾,直接朝我腳下一掃,我整個人立刻被壓倒在地。

    “肏”我大罵了一句,提膝狠撞對方的后腰,卻聽見一聲咬牙切齒的慘叫。我一聽是竹竿子的聲音,立刻就傻了,手里的力道也松了幾分。

    他乘勢將我推了出去,我整個人摔在墻上,震得四周晃動起來。我確信剛才聽見的聲音就是竹竿子發出的,忙問怎么回事。此時,黑暗中除了微微的喘息聲再無其他聲響,我將匕首丟到地上喊道:“你傷在哪兒,都是意外。”那廂還是沒有回答,想必他一定是在懷疑我剛才的用意。憑良心講,如果換作是我,我也不會愿意相信這種差點兒要了人命的意外。何況我和他的關系素來緊張,他不肯出聲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我趴在地上等了許久,耳邊嗡嗡作響,有什么東西一直在往下流,伸手一摸,臉頰上一陣吃疼。我只好接著喊:“老子臉上也掛彩了,匕首都丟了,你還想怎么樣。”

    良久才聽見他有氣無力的聲音從我的左手邊傳來:“那兩個怪物走了沒有”

    我剛才一直在擔心竹竿子的傷,倒忘了去留意四周的情況,被他這么一問才發現周圍那股奇怪的氣場已經連帶著那股猛烈的撞擊聲一同消失不見。我朝他那邊移了過去,告訴他說:“暫時應該沒有危險。”因為太黑,我根本看不清他人在哪兒,想起包里似乎還有剩余的蠟燭,急忙翻找起來。連點了好幾下,才亮起來一根。光一起,就見竹竿子整個人貼在我面前,還不等我說話,匕首已經頂了上來。

    我一手舉著蠟燭,一手高高抬起,示意沒有武器。他臉色蒼白,透著一股狠勁兒,瞧那意思我只要敢亂動一下,今天這頭就得給人家留下。這種時候想解釋已經晚了,人家壓根兒就沒打算相信我。雙方僵持了一會兒,最終他還是放下了匕首,對我說:“左肩,暫時不能動了。”我心說能動才有鬼了,我當時那一下連命都豁出去了,你動作再慢一步,整條手臂都給你卸下來。不過當時我一點兒也不知道會誤傷竹竿子,滿腦子只想著如何制伏眼前的怪物。我將蠟燭插在地上,上去替他查看了一下傷口,不禁為自己臉紅,那一刀實在太狠了,正中肩窩,傷口又深又長,他上衣染滿了血,濕漉漉的,扒都扒不下來。

    “傷口太嚴重了,你不能亂動,留下等救援吧。”

    “救援”他用一種極度鄙夷的眼神看著我說,“找不來金鼎,咱們都得死。包括外面那些人。”

    我聽他這話里似乎另有深意,索性打開天窗直接問道:“你那個什么師傅呢我看今天在場的人里頭除了早稻田沒有一個跟你相熟,而且那個小鬼子對你的態度也不像朋友。打從在南京的時候我就一直好奇,你們到底在找什么”

    竹竿子失血過多,整個人看起來非常虛弱,他搖了搖頭,苦笑道:“你懂什么,大家各有所求。你也別貓哭耗子了,我什么都不會說。”

    “迂腐,老子不想跟你講道理。”我將包里所剩的醫療用品都留了下來,然后站起身說,“金鼎我去找,你要是還想活命就別亂動。剛才那一刀,算我替shirley楊還你的。至于咱們的賬,出去之后咱慢慢算。”

    我對棺槨中時有時無的響動很是在意,總覺得這里邊除了金鼎之外還藏有其他秘密。不想,我剛一起身,整個棺槨忽然之間發生了激烈的晃動,震得我差點兒再次撲倒在地。

    “泉眼開始二次活動了。”竹竿子一邊給自己扣繃帶一邊咬牙站起身來,“快走,咱們沒時間了。”

    一想到王浦元他們可能遭遇到危險,我也懶得再勸他,反正命是他自己的,愛要不要。他顫抖著從懷中取出鳳臂,我一看這架勢,立刻吹滅了蠟燭。不知為何,原本已經變得暗淡的鳳臂再次閃爍出耀眼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此物深通靈性,知道自己命術已到,于是才會回光返照、大放異彩。我從他手中接過鳳臂,立刻大步奔跑起來。這個時候哪里還分得清什么方向不方向,有好幾次我都只顧著低頭看鳳臂,全然忘記要走哪條路。跑到最后,別說回去的路,連自己在哪里都分辨不清。棺槨內的晃動越來越明顯,泉眼的活動比想象中要快得多,急得我恨不得直接安一捆炸藥,將這座鐵桶一樣的迷宮炸個稀巴爛。

    竹竿子比我想象中要硬氣許多,扛著傷死命地追了上來。這時,震動已經不僅局限于腳下,我感覺天地在瞬間幾乎要顛倒過來,整個世界都在不停地晃動。

    猛然間,一聲巨大的響聲從我們頭頂上傳來,強烈的沖擊力在一瞬間將我們兩人同時撞了出去。我暈了一陣兒,抬頭發現周圍到處飄著木屑和火星,一道耀眼的光束從我們頭頂上筆直地照射下來。我搭手一看,頭頂上的棺蓋不知什么時候被人炸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那一瞬間,我甚至覺得自己產生了幻覺,可定眼一看,分明就是shirley楊與王浦元雙雙站在外邊,旁邊還跟著本應該去尋找林芳的胖子。我被這一群人驚得合不攏嘴,不過他們都安全地出現在這里,這就說明我事先安排的突襲計劃成功了。

    胖子肩膀上扛著從日本人手里繳獲的武器,一腳踩在洞口,一手朝我比畫了一個軍禮:“報告胡司令,敵人已經被我們俘虜了。現在就等著把您救出來,再奏一曲凱旋高歌。”

    危急時刻他還能有這樣的心情開玩笑,方才那種九死一生的氣氛頓時煙消云散,連我也跟著笑了起來。

    竹竿子倒在一旁咒罵道:“這群瘋子,棺槨破不得,要出事了。”

    “炸都炸了,你節哀吧。”我掙扎著站起身來,也顧不上問他們是怎么湊到一塊兒,提起嗓子沖上邊喊道,“金鼎的位置在哪兒你們能不能看見再放兩條繩子下來,救人。”

    “居高望遠”這話說得一點兒都沒錯,他們在棺槨外圍視野廣闊看得真切,胖子眼尖,一眼就看見金鼎的位置所在。

    他沖我喊道:“往右邊走,離你還有兩道墻的距離。我肏,這金鼎小得離譜啊看樣子換不了幾個錢。”

    shirley楊迅速地將繩索從高空拋下,我把竹竿子捆了個結實,讓他們把人先運出去再說。

    “老胡你快上來,別管他了。這地方守不住,眼看就要淹。”shirley楊趴在棺槨上頭沖我喊道,“你快給我上來,否則我就跳下去”

    眼看到嘴的鴨子就這么白白飛了,我心里頭十萬個不愿意,可shirley楊如果執意跳下來陪我一同涉險,那可就糟糕了。我猶豫了一下,沖王浦元喊道:“把人看緊了,回頭東西算你的”

    shirley楊沒想到我會臨陣向敵人妥協,作勢就要跳,王浦元反手一扣將她牢牢擒住。胖子一臉為難地看著我,我說:“沒事,你就當沒看見。”他搖頭說:“老胡,我真替你害臊。”

    此時,間歇性的搖晃已經轉化成了接連不斷的震動。我不敢打等,按照胖子指示的方向朝著藏匿金鼎的方向飛撲而去。我原本以為傳說中的金鼎必定被層層包裹、細心安置在棺槨中央,沒想到它居然就那樣兀自矗立在走道里。胖子兩手扒在洞口朝我喊道:“愣著干嗎,跑啊”

    我將包里的物品傾倒在地,硬將金鼎塞了進去。王浦元見東西到手,也不去管shirley楊,在纜繩那頭扣上重物朝我筆直地丟了下來。我還沒來得及將繩索扣在身上,就聽嘩啦一陣巨響,緊接著漫天大水沖棺材頂端的洞口呼嘯而來,這一陣巨浪險些將我掀翻在地,此時,水流聲、鐵索聲如同海嘯一般充斥著整個棺槨,我腳下瞬間被淹滿了泉水。我抬頭尋找shirley楊他們的蹤跡,只見她半掛在棺槨外壁上,眼看就要摔下去。我沖她喊道:“快朝里走,千萬別被大水卷出去”

    她不肯放棄,掙扎著想向我這邊靠近,無奈棺木外漆光滑無比,再加上大水不斷地沖擊,有好幾次都險些被直接沖了出去。胖子與王浦元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們一個忙著拉扯受了重傷的竹竿子,一個在努力保持平衡,想將我與金鼎一同扯出棺槨迷宮。

    我拼盡全力一躍,抱住了繩索,本以為馬上就能脫離險境,一股巨大的力道忽然將整個棺槨彈到了半空。水浪夾雜著那股力道,瞬間將我甩出了棺槨,我還沒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拋向空中,然后重重地砸落在棺槨頂部。劇烈的撞擊并沒有止住運動的勢頭,我順著斜坡飛快地摔落下去,眼見身下就是數十米高的深淵,我急忙拉緊手中的繩索,以雙腳撐地,力求將摩擦力增加到最大。千鈞一發之際,胖子冒著摔落下去的危險飛身撲了上來,將我牢牢地拉住。我反握住他的手,兩人耗盡了吃奶的勁,這才狼狽地爬回到了棺槨頂端。

    “這地方待不住了,你看看下邊。”胖子指著周圍的鐵鏈和我們腳下噴涌的泉水說,“兩股力道同時發威,咱們被困在半空下不去了。”

    早稻田那伙人看準了泉眼停歇的空隙,以鐵杵和鋼線為契機,將懸掛棺槨的鐵鏈強行固定在礁石上。可眼下泉眼再次發力,凡器無法抑制自然之力,鐵鏈反而將棺槨整個高高拋起。我們腳下的泉水比以往來得更加猛烈,被胖子他們俘虜的日本人此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紛紛掉頭四處逃竄,尖叫聲和轟隆的水聲化為一體,吵得人心神不寧、如臨地獄。

    shirley楊爬回頂端,看了看四周說:“這個棺材頂不住了,里面全是水,到時候水流和鐵鏈承受不住它自身的重量,我們會被活活摔下去,必須想辦法現在就逃。”我回頭看了一眼破開的洞口,棺槨里早就被灌滿了,大量的泉水順著木頭之間的縫隙傾瀉而下,瞧那個力道,估計很快就會有崩塌的危險。

    “所有人都分散開,我們湊在一塊兒,棺材裂得更快”

    正說著,我腳下猛地一沉,沒想到棺槨果真如shirley楊所言,承受不住水流的打擊,從內部崩塌開來。我頓時感覺腳下像踩進了棉花堆,整個人如同墜入萬丈深淵。

    隨著棺槨由內而外全線崩塌,所有人幾乎在同一時間朝著水潭摔落下去。我深知泉眼中看似平靜,實則藏著礁巖暗潮,從十幾米的高空直接落下去必定會摔得粉身碎骨。其他人也同樣看透了這一點,大家在失去平衡的一瞬間,紛紛撲向了離自己最近的鐵鏈。

    慌亂中,我連看都來不及看,只顧著掙扎求生,巨大的水壓不斷向我們侵襲而來,我被大水沖得睜不開眼,耳邊滿是木頭碎裂的聲響,恍惚中只覺得天地都在旋轉。等周圍稍平靜下來之后,我發現整只棺槨都已經落下水潭,被潭中的礁石撞了個稀巴爛。水面上不斷有木頭碎片上下起伏,像是在宣告我們的命運一般。我抬頭看了一眼懸掛在四周的鐵鏈,發現大多數已經因為流水的沖擊與棺槨的解體滑落而變得松垮無比,有不少已經頹然落地,消失在水潭之中。shirley楊他們的情況比我好不了多少,一個個掛在搖搖欲墜的鏈條上,說話間就要堅持不住了。

    王浦元到底比我們多吃過幾碗鹽,他四肢微屈趴在鏈條糾纏處沖我們吼道:“順著往前爬,上懸崖”

    我順著鐵鏈一看,這才想起鏈條的另一端都是固定在被流水包圍的懸崖之上。此刻,腳下泉眼此起彼伏剛好削弱了瀑布的流量,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在眼前,大伙兒再次燃起了生存的斗志。我學起山中老猿,交叉臂力將自己不斷地向前蕩去,鐵鏈本身就不牢靠,起伏間的慣性倒替我省去了不少力氣。快要接近瀑布時,我回頭尋找胖子他們的身影。發現shirley楊與他正合力托著昏迷不醒的竹竿子在隨風搖擺的鐵鏈間險中求存。我心說這小子暈得倒是時候,省去了逃生的力氣。王浦元離懸崖較近,已經先我們一步抵達了岸邊。我看見王清正站在崖口,他將老爺子接上去之后,又回過頭來向我們招手。

    “這邊,都往這邊靠。水被石頭堵住了,這里有缺口”原來,剛才的震動不但毀了棺槨,更使得部分巖體崩塌,有一部分山石落在河道中央,剛好在懸崖上造成了一個缺口,堵住了部分水流。

    我猶豫了一下,折身一晃,重重地落到了shirley楊他們所在那條鐵鏈旁邊。

    “我肏你又回來干嗎”胖子大罵了一句,因為太過激動差點兒滑落下去。我見他連晃了好幾下才穩住身形,不免提心吊膽道:“人丟下,我帶他走,你們先上去。”

    shirley楊執意不肯,這時,泉眼再次迸發,比前幾次更加猛烈。“抓牢”我一句話還沒喊全就被灌了一身的水。浪頭不斷地沖擊著鐵鏈,我甚至能聽見鏈條那端逐漸脫離巖體的咯吱聲。事情到了這一步,我已經無心為竹竿子的安危著想,一心記掛著shirley楊和胖子。他倆閉著眼睛,緊緊地貼在鏈條上,簡直就像大風大浪中的一葉小舟,隨時都有可能被卷入無盡的深淵。此時,如果我再強行攀上他們所在的位置,只怕鏈條吃不住這么許多人的重量,會在眨眼間被大水吞沒。

    “走”shirley楊似乎下了狠心,以僅有的力氣將竹竿子拴在了鏈條上,然后轉頭對胖子說,“松手,我們跟他沒有交情,現在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能靠他自己。”

    胖子猶豫了一下,掉頭對我喊道:“你也走,別管他了。”我說:“現在這頭水勢正大,我得等風頭過去,你們先回岸上接應我。”生死關頭,他們也不愿磨嘰,將竹竿子綁定之后便迅速地脫離了那根即將斷裂的鐵鎖,努力朝岸邊攀爬。

    我被水勢壓得抬不起頭,眼見身下的這條鐵鏈也逐漸支持不住,只好轉投他枝。但這樣一來,我也耽誤了選擇最佳路線的機會,離崖岸更遠了一步。也許是老天故意給我開了一個玩笑,慌亂之中我居然跳上了shirley楊他們所在的那根鐵索,瞬間,我只覺得身體不斷地下墜,找不到半點兒停止的勢頭。胖子原先已經爬到岸邊,他半個身體懸掛在崖口,低頭大罵道:“你怎么也過來了,那么多鐵鏈不選,偏選這一條。什么破毛病”

    我苦笑道:“水汽太厚,來不及看就跳了。”

    登岸的shirley楊與王大少一道將胖子拉了上去,我奮力朝上爬,希望能趕在鏈條到達極限之前返回陸地。與此同時,泉眼逐漸平靜,不再像剛才那般不要命地吐涌,瀑布上的水量卻一下子猛增不少。我聽見王清正喊道:“后邊的石頭頂不住了。能撤的先撤”說完,他第一個掉頭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你丫也太不仗義了哪有救到一半撒手的”胖子哀號了一聲,扭頭催促我抓緊時間。

    shirley楊撲在懸崖邊上,身邊已經逐漸被流水覆蓋,看來這缺口的確快要崩塌。我不敢怠慢,憋住了力氣朝他們的方向爬去。

    這時,我胸口一沉,背上忽然被狠狠地壓了一下。回頭一看,居然是竹竿子這個混賬東西。他拖著重傷,以強烈的求生意識追了上來。我說:“你醒得也太是時候了,臨死還要拉一個墊背的。”

    “閉嘴,不想死就爬。”他自己也沒剩多少力氣,看樣子這一局是吃定了我不會輕易丟下傷員獨自離去,更何況這個傷還是我一手造成。

    我沖上邊的人喊道:“姓王的,金鼎在老子手里,你敢落跑,東西可就石沉大海,這輩子別想到手了”

    這一招還真有效果,王浦元很快就出現在shirley楊他們身邊,咬牙切齒地對胖子說:“看什么,還不救你兄弟上來”說完,他與王清正兩人合力扣住了幾近松動的插銷。“快,這條鏈子撐不了多久。”

    胖子與shirley楊飛身上前,分別扣住了我的雙手。竹竿子這次倒沒有拖我的后腿,他單手握住面前的鏈條,兩腳一蹬,踩著我的肩膀強登上了崖口。我身上一輕,立刻順著shirley楊和胖子的助力爬上了陸地。

    “愣著干嗎,快跑”王清正一見我們安全上岸,立刻松開了手中的插銷,鐵鏈應聲落入瀑布之中。河道中的頑石終于抵擋不住水流之勢,被接二連三的大浪一卷,轟然朝著崖口沖了過來。我們三人剛喘上一口氣,一見這情形哪里還敢等,紛紛提氣朝兩側狂奔。

    巨石一除,洪浪再無顧忌,轉瞬之間奔流而下,圍山瀑布再次一氣呵成,發出了野獸呼嘯一般的轟鳴聲。我們幾個人死里逃生,個個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不能動彈。我摸了一把臉上的血水,問躺在一旁的shirley楊情況如何。

    她大笑不止,嚇得我急忙翻身坐起來查看。“我沒事,呵呵,沒事。”她反手撐起身體,甩了甩頭發上的水說,“沒想到還能活著出來。你不知道,我點炸藥的時候,死的心都有了。”

    “那些炸藥從哪兒來的”

    “還不是兄弟我運回來的,”胖子狠拍了我一把笑道,“林芳沒事,她讓我們回來支援,這炸藥還真帶對了。”

    “她人呢”

    “李教授和她留在出口處接應,咱們這一趟倒是沒有白來。”胖子看著我腰間的包裹笑得合不攏嘴。我說:“八字還沒一撇呢,鳳臂金龍都在人家手里。”

    原來胖子與王清正退回暗室之時,林芳已經蘇醒過來,負責看守她的那兩個門衛早就逃得沒影兒了。胖子見她沒有生命危險,一下子就清醒了,告訴她老胡跟shirley楊已經找到了古城,下一步大伙兒就該向金鼎沖擊了,關鍵時刻不能留下同伴,要折回來找我們。林芳估計日本人不會善罷甘休,他們人多,武器也多,要回去支援也必須偷偷的。胖子見暗室里滿地都是炸藥,就隨手帶了幾捆,沒想到還真派上用場了。

    王家祖孫將竹竿子圍住,他本身就有傷,剛才又狠狠地折騰了一番,此刻連坐在原地都有些困難。

    王清正一副小人得志的面容,他對竹竿子說:“你的人都做了淹死鬼。跟我們王家斗沒一個能落著好的,東西交出來,本少爺饒你一命。”

    竹竿子依舊冷著臉,不緊不慢道:“該逃的是你們,現在才剛開始。”

    我聽得愣了神,不知道他這是虛張聲勢還是當真另有后招。王清正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又對我喊道:“人也救了,說話算數,東西拿來。”

    “那可不行。”胖子起身護在我面前,一副地痞模樣。王清正急了,跳腳大罵:“你們現在想反悔了”

    “這倒不是,咱們現在還在墓里,分贓總得先脫身吧。”

    王大少一聽這話又要開罵,被他爺爺擋了回去。“這個好說,你們出了這么大把的力氣,分財自然不在話下。”

    老頭兒一句話就將我們的敵對關系扭轉過來,讓胖子想賴都賴不掉。這招先禮后兵用得實在狡猾,無論我們事后如何反悔,道理都在他王家人手中,到時候就算打也打得出師有名。

    我個人對金鼎倒是興趣不大,只是多方人馬為了奪它傷耗慘重,如果不能將其中的秘密調查清楚,這一趟真是白來了。胖子執意出去之后再交出金鼎,其實是有意刁難對方。誰都知道這里是酉水地界,我們在地下困了十余個鐘頭,解放軍的后援部隊肯定已經趕到了營地。王家祖孫只要敢在地上露面,管他是不是美籍,都難逃厄運,更別說想從我們手里奪鼎。可王老頭做事向來善留后手,我擔心他早就安插了人馬在山頭待命,到時候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

    就在我猶豫之際,四周的景色逐漸變得模糊起來,不知何時,山泉咆哮之聲已經慢慢變得弱不可聞。我心中一驚,其他人也發現情況有異,紛紛起身聚作一團。

    “老胡,這有點兒眼熟啊”胖子警惕地盯著四周,心有余悸道,“不會是,那些家伙又起尸了”

    王清正退到他爺爺身邊哀號道:“慘了是霧,起霧了僵尸鬼那些怪物它們要來了”

    王浦元眉頭一緊,瞪向端坐在一旁的竹竿子:“你早知道”

    “我早說過,要逃的是你們。”他頹然咳嗽了一聲,噴了一地的血,“不知道金鼎的厲害,還敢擅自毀壞棺槨。它們是來索命的冤鬼,你們等死吧。”

    我尚未弄明白他這話的深意,霧氣已經迅速升騰起來,周圍變成了一片花白色的海洋。我與shirley楊背靠背比肩而立,胖子見狀喊道:“都別看了,還不快跑。”

    他這一喊,所有人都反應過來,哪里還管得上爭什么金鼎,一個個跑得比兔子還快。我拉著shirley楊突入迷霧之中,胖子也從側面跟了上來。我問他林芳和李教授現在人在何處,他翻出我畫的那張地圖說:“耳室里,我讓他們藏在你說的那個放藥的暗室里頭。”

    “好,一會兒如果被圍,咱們分頭跑,暗室集中。”

    “不,我和你一起走。”shirley楊果斷地拒絕了我的提議。我本來還想辯解其中利弊,可一回頭正對上她那雙堅定不移的眼睛,頓時不敢再做申辯。胖子苦笑道:“這都什么時候了,你們還有工夫唱梁祝。他娘娘的,一會兒沒給粽子叼去,先叫你們給酸死。”

    我臉上雖笑了一下,可腦中全無心思去搭理他。眼前路早就被大霧所遮蔽,何況想回到暗室還得穿過亂石灘和古城,這兩處均是開闊地形,不利于我們躲避掩藏,想越過重重尸堆,簡直比登天還難。可事已至此,除了賭命一搏,我們再無其他良策。我憑著記憶領著他們兩人一路亡命而逃,很快就回到了最初的亂石灘。胖子摸著地上的石頭安心道:“是這地方沒錯,我們回來的時候繩索沒有撤,快找,應該還掛在崖底。”

    shirley楊指著周圍的濃霧說:“大家小心,霧里有黑影在晃動。”我心頭一緊,果真發現幾道黑影正在離我們不遠處來來回回地晃蕩。

    “這么快就出來了。走,盡量不要發出聲音。”我記得當初在古城中的屋子中,破棺而出的僵尸明明離我們只有幾步之遙,卻徑直跨過我們身邊奪門而出,直奔喪鐘聲而去。所以,我判定它們是靠聲響來分辨位置,眼下僵尸還未密集,正是脫身的好機會。shirley楊掏出手槍丟給我說:“這次別留光榮彈。”

    我接過槍,爽快地一點頭,隨即與他們兩人一同沖向了崖壁。雖然我們已經盡力減少聲響,但亂石灘上鋪滿碎石,我們又急于亡命,跑動起來難免會發出噪聲。白霧中的黑影立刻如追著我們蹣跚而來。我回頭看了一眼,暗自慶幸他們行動的速度有限,按這個勢頭下去,安全脫身并非難事。

    shirley楊帶著我們在崖底摸索了一陣,喜道:“找到了,你們快上去。”

    胖子推了推我說:“你先上,我斷后。”我扯了扯白色的繩索,確定已經捆牢,然后便憋起一口氣朝著崖頂攀爬。我爬到一半處,已經看不見腳下的景象,周圍白茫茫的一片,看起來就像站在云端一般。

    我加快步伐登上了懸崖之后,又將shirley楊和胖子先后拉扯了上來。“這次總該安全了吧”胖子渾身大汗道,“我可沒聽說過僵尸會爬桿的。哎喲喂,累死老子了。”

    “不能放松警惕,別忘了,咱們還在人家的地頭上。”我話還沒說完就被shirley楊猛地推到了一邊,她力道極狠,我差點兒磕破了腦袋。一回身,只見濃霧之中不知何時躥出了一只枯如干柴的黑皮粽子,剛才那一下如果不是shirley楊及時將我推開,估計現在我的腦袋已經被削去半截了。先前因為霧氣的關系,我一直沒有看清黑皮粽子的真面目,現在近看之下,果真與先前見到的是同一個品種,非要找個形容詞的話,只有四個字:奇丑無比。

    胖子抬手就要射擊,我說:“槍聲一響只會引來更多粽子,它行動僵緩,咱們跑。”他一咬牙,放下了手里的槍,拿出了百米沖刺的速度帶頭跑進了古城之中。我和shirley楊不甘示弱,追著胖子的身影再次沖入濃霧之中。不知為何,那只黑皮粽子像是認定了我們幾個,居然一直遠遠地追在我們身后,怎么甩都甩不掉。

    “老胡,這跟你說的可不一樣,”胖子扭頭大為失望道,“牛皮膏藥一樣,這什么時候是個頭。”

    我心里比胖子還急,自從入了古城之后,霧中的黑影就越來越多,我們有好幾次跑到一半又不得不改道。照這個勢頭下去,我們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群尸體包圍,成為它們腹中的晚餐。這個時候,shirley楊忽然停住了腳步,我以為她受了傷,剛說要背她走,不想她緊盯著我腰間的金鼎說:“是不是這個東西在作祟”

    我低頭看了一眼圓鼓鼓的背包,心說不至于這么邪門吧那些個黑皮粽子一路追著我們,就為了把金鼎弄回去

    “我覺得shirley楊說得很有道理。”胖子一把奪過背包,“你們還記得那個渾蛋說的話嗎他說拿到金鼎才剛剛開始,現在想來不是普通威脅,他一定是知道什么才會這樣說。”

    我不敢猶豫,此時,濃稠的黑影幾乎要填滿這座古城,我們躲在一處碎垣背后,如果它們真是追著金鼎而來,我們遲早要被發現。我取出金鼎,信手丟到了墻外。{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淘宝赚差价赚钱 nba2k17传奇经理赚钱 悠洋棋牌安卓版客户端 梦幻西游有什么好的赚钱方法吗 合肥滴滴快车可赚钱吗 福建11选5号码推荐任四 滚球怎样最赚钱 自己从南方弄水果回来卖能赚钱吗 福建时时彩玩法 二分彩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任选5走势图 靠创意点子赚钱的网站 彩票软件编程 捕鱼达人3攻略和秘籍 分分彩开奖网站 3d定一码100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