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靈異恐怖 > 鬼吹燈之湘西疑陵 > 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

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經他這么一說,我似乎真的感覺到一絲寒意,總覺得有什么東西在四周彌漫,與剛才開棺時如出一轍。

    李教授收起日記本向我們賠笑:“我就是隨便問問,大家不要緊張。呵呵,說不定只是巧合。”

    我心說,你這個謊撒得也太沒有水平了,誰會平白無故造一堆毫無用處的日晷藏在墓里頭這其中必定有什么隱藏的深意,只是目前我們還無法理解。這個道理不僅是我,在場的每一個人應該都明白,所以才沒人當場捅破這層窗戶紙。畢竟,無論做什么推測,暫時都無法去驗證它的真實性,不如眼不見為凈,權當它不存在。

    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后,我們背起了行李,開始朝主城前進。我與shirley楊并肩而行,她的臉色一直不太好看,我擔心她心理壓力太大,準備上去調笑兩句。不料她貼了上來,小聲說:“有人在跟蹤咱們。”

    我心頭一跳,這次倒是沒有再沖動,而是順著她的視線,稍微朝斜后方瞥了一眼,隱約看見一個黑影在路邊的小屋里朝咱們這行人張望。

    我又看了看其他人,大家似乎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各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辦,抓”

    shirley楊微微點頭,目不斜視道:“來不及知會其他人了,我從正面沖上去,你繞到他后邊,這次務必截住他。”說話間,她剎住了腳步,徑直轉向了右后方。其他人嚇了一大跳,胖子忙問我怎么回事。我哪有那個工夫搭理他,立刻從相反的方向沖了上去,準備抄了那家伙的后路。shirley楊的動作比我想象中還快,那道黑影原先藏在小屋之中,一見她迎面撲來,立馬轉身拐進小巷,向著我這邊逃竄。他邊跑邊朝著身后張望,似乎害怕被shirley楊追上。

    我心說,這家伙就算是鬼,也是個沒心沒膽的窩囊鬼,從來沒聽說過有鬼被人追得滿世界跑。說話間,他已經沖到了我面前,我大喝一聲,上去就是一記狠踹。他光顧著躲shirley楊,根本沒注意前頭還擋著一個人,當場被我踹翻在地,抱著肚子不止。

    “這小子真是個廢物。”我走上前去,這才看清對方裹著一條發黑生霉的毯子,整個人蜷縮在地上,疼得不能動彈,看個頭兒估計是個男人。

    胖子和其他人聞聲趕來,一見地上躺了一個人,忙問這人是誰。王清正偏愛挑軟柿子捏,一見對方受了傷,獰笑著走上前去,一把揭開了那人裹在身上的毯子。

    對方似乎對光線很敏感,用雙手捂著臉,張嘴說了一大串我們聽不懂的鳥語。王大少眨眨眼說:“日語這家伙是早稻田的人”

    我沒想到一出手就抓到了敵特,樂滋滋地問王大少:“他嘰歪些什么,是不是好漢饒命,我有罪,我投降之類的”

    王清正將那人揪了起來,對方面色枯黃、神情憔悴,光看眼神就知道精神已經不正常了。他聽了一陣兒,回過頭來對我們結巴道:“這家伙肯定瘋了。他說讓我們快逃,它們要來了。”

    “它們是啥玩意兒”

    “不知道,聽不明白。”王清正搖搖頭,“前言不搭后語,太亂了。”

    shirley楊說:“他不像是考古隊的人。你們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已經爛得不成樣子了。我們一路追著日本人下來,前后最多差了半個鐘頭的時間。他這副模樣,倒像在墓室里困了很長時間。”

    她這一說我才注意到,此人不但衣衫不整,胡子邋遢,連手上的皮膚都出現了干裂的跡象。我掏出水壺送到那人嘴邊,他看都不看,搶來就灌。我那壺里的水本來就不多,所以并沒有刻意阻攔,任他灌了個痛快。

    “先問清楚是什么人,為什么在這里。我看這事不簡單。”shirley楊說話間又看了一下手表。我說:“你就別糾結那十一點的事了,眼瞅著還能翻天不成”

    “這人怎么辦,精神不正常,帶著是個累贅。”

    我怎么也沒想到會在墓室里抓到一個瘋子,而且這家伙怎么看都跟早稻田那伙人有著莫大的關系,帶和不帶都是問題。

    “你問問他,怎么跑到墓里來的,認不認識早稻田。態度好點兒,大不了騙他說我們是搜救隊。”

    胖子說:“老胡了不得啊,扯謊的本事越來越深,一眨眼就變搜救隊了。你剛才那一腳,我們隔著一條街都聽見了,人家是瘋又不是傻,誰高興搭理你。”

    “又怪我,我哪知道是個老弱病殘。”

    王清正盡量放慢了語速與那人交談,那家伙的神情一直很亢奮,嘰里呱啦說個不停。我見shirley楊沉思不語,就問她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她說:“大概能聽明白幾句,直譯過來意思好像又不太對。”

    我說:“胖子,你在日本潛伏了那么久,還不過來顯擺一下語言才能。”他擺手:“得了吧,我足不出戶,做的都是華僑生意,跟當地人接觸不多。語言嘛,只夠買菜。”

    胖子一直沒有提起自己在日本的工作,我剛準備多問兩句,shirley楊和王清正幾乎同時喊道:“糟了,快跑”

    我眼前兩道人影一晃,shirley楊和王清正幾乎同時左右開弓,拉起大家轉身就跑。我被shirley楊揪住了衣領,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倒。她也來不及解釋,扯著我們沖進了路邊的古屋。我一時鬧不清這是怎么回事,估計跟那小日本說的事脫不了干系。

    “所有人別出聲,不管看見什么都別說話。”shirley楊一進屋子就將我們推到墻角處,那個瘋子抱著那條破毯子縮在一角。王清正那小子難得正經一次,一手抓著胖子,一手抓著李教授,低聲叮囑:“這次我求你們了,都別說話要出人命啊各位大哥”

    胖子忍不住想問,我示意他先別急,看看情況再說。shirley楊貼在我邊上,用手指了指手表。我一看:十一點整。

    果然跟日晷的事有關,難道時間到了,墓室要變天正想著,忽然一聲貫徹天地的巨響,驚得人差點兒當場跳起身來。胖子條件反射地“啊”了一聲,我急忙按住他,搖了搖頭。這時,又是一聲巨響,接連不斷的聲響如同打雷一般,整個墓室幾乎都跟著晃動起來。所有人的臉色在那一刻都出奇的僵硬,我幾乎不敢相信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隨著類似于鐘鳴的震動聲響起,整個地下慢慢地升起了慘白的濃霧,我甚至能看見霧氣從身邊飄過。緊接著,這座死一般的地下墳墓中響起了咯吱咯吱的聲響,我對這種聲音并不陌生,就在不久之前我還親耳聽到過。棺材在響,這是棺木之間發出的摩擦聲。撞擊聲和摩擦聲在我們四周不斷地響起,此起彼伏、連綿不斷地沖擊著耳膜。其他人顯然都被這詭異的景象驚住了,大家紛紛捂住了耳朵。李教授干脆連眼睛都閉上了,一個勁兒地往墻角靠。

    我平生還沒見過這等景象,心臟跳得厲害,不過腦袋還算清醒,不至于被嚇瘋了。這樣一看,那個日本人估計早就見識過墓室中恐怖的景象,否則也不至于被嚇成這副鬼樣子。胖子低頭看了一眼門外,然后轉頭爬了過來:“這么大霧,怎么辦”

    我說:“這都什么時候了,誰管它從哪里冒出來的。乖乖閉嘴,指不定還要出什么幺蛾子呢。”剛說完,就聽見咔嚓一聲類似骨頭折斷的聲音,濃霧中出現了一道又高又瘦的身影。我和胖子立刻捂住了口鼻,不敢多做喘息。那東西離我們極近,因為四周全是霧氣,只能看黑影的大小來判斷距離。一瞬間,我全身的感官都被調動了起來,越是告訴自己不要在意,視線越是無法從那怪物身上抽離。眼見著那東西一步一步地靠近我們,我已經做好了先下手為強的準備,管它什么東西,先來一梭子打穿了再說。shirley楊似乎看出來我的意圖,強按著我的手,然后指了指門外。

    胖子離門最近,偷偷看了一眼,然后果斷地縮了回來,對著我拼命搖頭。他們兩人同時阻攔,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眼見著那東西逐漸逼近。隔著那層冰冷的霧氣,我能清晰地看見正在行走的尸體全貌。不同于平日見到的僵尸,它雖然四肢僵直,全身的皮膚血肉已經干枯脫落,但依舊在以一種近乎于直立行走的姿勢踉蹌著朝前邁進,身體不停地左右搖晃,像喝醉了酒一樣。

    原本我已經做好了放手一搏的準備,哪知道那家伙的目標根本不是我們幾個,他徑直從我們身邊跨過,緩慢而又堅定地邁出了大門。直到尸體徹底消失在大霧之中,我才重重地吐了一口氣。大伙兒不約而同地屏息凝視,雖然都在為眼前的景象感到恐懼和驚奇,但是沒有一個人敢隨便說話,生怕引起那怪物的注意。胖子悄悄地拉了我一把,示意我朝外看。我兩手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半趴著探出身去。雖然心里已經做好了準備,但依舊被外頭群魔亂舞的景象嚇得夠嗆。在我們身后一墻之隔的大街上,白霧繚繞,霧氣中到處徘徊著黑色的身影,無一例外都是那些正在行走的尸體。我目光所及之處,黑壓壓的一大片僵尸,它們似乎被什么東西牽引著,都在有意無意地朝著主城方向邁進。我這才意識到一個問題,這些埋藏在地下的古屋里所藏的并非只有日晷,看來每一戶都暗藏著棺木,就像我們之前看到的那一具一樣。如果我的推測沒錯,那具連骨頭都已經散架的骷髏此刻也正在拼命地掙扎起身,想要加入到這場死人的盛宴中。這樣一想,剛才聽到的摩擦聲和撞擊聲就都有了解釋,墓室中必然還有其他尸體與我們發現的那具一樣,已經喪失了物理行動的能力,光憑著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在迫使自己行動。

    我身后忽然被人輕輕地拍了一下,差點兒大叫出來。回頭一看,胖子也趴在地上。他滿頭大汗,一把將我揪了回去。我坐定之后才發現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后背上的汗已經將衣服完全粘住了。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濃霧漸漸散去,原本被腳步聲充斥的古鎮再次安靜了下來。王清正和李教授呆呆地坐在原地,看那模樣估計還未曾從沖擊中緩和過來。shirley楊探頭觀察了一陣,長喘了一口氣說:“別發呆了,從現在起還有十二個鐘頭的時間供我們行動,大家快”

    “這位日本友人剛才說的就是那些東西”我指著還蜷縮在一旁的瘋子問。

    李教授情緒更加激動,瞧那樣子恨不得把眼前這個瘋子生生剖開來查個明白才能滿意。我說:“你激動也沒用,人家連母語都說不清了,你這樣反而會嚇著他。”李教授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

    胖子那廂還在大喘氣,我說:“你沒事吧”他一把拉住我:“快啊抄家伙,剛才那么多粽子飄過去,現在棺材肯定都是空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你不關心關心粽子開會的事”

    “它們樂意開開去,我又不攔著。”胖子見怪不怪道,“現在我們需要的是狂風掃落葉的氣勢,一鼓作氣沖進去,把那些個明器和陪葬品一網打盡。”

    “有那個閑工夫,還不如調查一下剛才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清正心有余悸地指著地上的瘋子說,“這家伙說,他被困在這里很久了,同伴接二連三地都死了。我看他應該比早稻田那批人、比考古隊那批人更早找到這座古墓。”

    我上前翻看那人的衣兜,想尋找一兩件能證明他身份的東西,可惜這家伙的衣服早就爛出洞來了,別說證件,連塊完整的布料都沒有。

    “他身上這塊是裹尸布。”我試著從他身上把毯子扯下來,他死活不肯撒手。我只好作罷,回過頭來詢問shirley楊。

    她正色道:“他吐詞不清,腦袋又有問題。當時我只聽懂一句有鬼,在十一時,我原先就對日晷的事抱有懷疑,所以他一開口我就感覺事情不對勁,還真叫我猜對了。你們都聽見那聲巨響了吧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發出來的,聽著像是報時的銅鐘,估計就在前頭,這事還是調查清楚的好。”

    王清正蹲在地上又試著跟那人溝通,說了半天,對方這次一點兒反應都沒有。王大少泄氣道:“估計又嚇傻了。也不知道他被困在這里多久了,說不定這些僵尸每天都會來這么一出,怪不得被嚇成這樣。”

    “別管他,現在古城比想象中危險,看它們行動的方向是主城沒錯,看來必定有大伙兒藏在里頭。我覺得再走下去危險性很高,你們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的,自己留下。”我說的都是實話,剛才的場面實在壯觀過頭了。我生平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粽子,一旦它們開始攻擊,別說我一個人攔不住,就是這里所有的人加起來都不夠它們塞牙縫。

    王清正堅持說老頭子還在里頭,他不能退。李教授立馬跟著喊道:“我更不能走,這些都是國家寶藏,屬于政府的財富。我要留下來,我要保護它們。”

    我心說,回頭等它們把你叼去了,看誰保護誰。不過,幾個老少爺兒們沒有一個肯就此罷休,個個摩拳擦掌,欲與青天試比高。我說:“行吧,既然大家有斗志,那再好不過。不過丑話說在前頭,命是自己的,出了事怨不得旁人。”強烈的直覺告訴我,群尸會集的主城之中一定藏有金鼎的下落。我站起身來,拍拍泥土,又看見躺在地上的“國際友人”,心里犯難。瘋不瘋倒是其次,好歹算一條人命,萬一撂在這里出了紕漏,似乎有點兒過意不去。

    shirley楊見我愁心,立刻說:“他在古城里躲了這么久,各處設施都比我們熟悉,再多藏一會兒也不是問題。再者說,他對我們敵意未消,硬帶著他對雙方都沒有好處。不如事后再來接他比較安全。”其他人聽了也覺得頗有道理,我們便給他留了水和食物,然后繼續朝著主城行進。

    因為發生過群尸集結的事件,大伙兒的精神都緊繃著,生怕一不留神從哪里冒出來一只。胖子問我:“好好的城里哪來這么多粽子,當初建城難道就是為了圈養它們”

    他問的問題我不是沒有思考過,可想來想去,一點兒頭緒都沒有。“正常人哪會圈這么多粽子藏在地下何況如我所見,棺木都是被封藏在釘死的房間內,尸體本身也做了防僵的措施,與其說有人刻意把粽子集中圈養在此處,還不如說是某種不可抗拒的力量將它們封存在了地下。否則何必又上木條又上麻繩,直接丟在大街上讓它們跑唄。”

    胖子聽了覺得有點兒道理,然后不知為何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我說:“你這是嚇傻了嗎有什么可笑的。”他邊笑邊搖頭道:“我就是在想,咱們這算不算到了陰曹地府。你看啊,到處都是死人,它們沒事還會定點集會,就差去食堂吃大鍋飯了。”

    “你這個想法要不得,要是全天下的死人都這副德行,那活人還怎么辦。陰陽相承,生死循環才是自然界的法則。死后不眠不腐,硬憋著一口氣到處作怪,于人于己都是缺德事。”

    “瞧你這意思,合著人家整座城里都是缺德鬼。”

    “我倒沒有你說的這個意思,從理論上來說,咱們才是侵略者。你想啊,千百年來人家都在地底下這么走來走去,既沒有妨礙新中國的成立也沒有影響全國糧食產量。咱們要是不來這一趟,這輩子都不知道世上還有這么一個地方。所以,我的理論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家畢竟已經死過一次了,咱們能尊重的地方還是要尊重,實在要動手的時候,那就絕不能手軟,誓要打到它們再也爬不起來為止。”

    “拉倒吧。你剛才又不是沒看見,黑壓壓的一片人山人海,每家每戶出一個壯丁,都夠把咱們給圍死了。反正我已經準備好了,不行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胖子居然會說出臨陣脫逃的話,特別是在即將找到棺槨撈著明器的前夕。這多少讓我有點兒意外,同時也讓我感覺到此行的壓力甚重。

    shirley楊一直在邊上默默地聽我們對話,她咳嗽了一聲,插上前來說:“我比較擔心的是其他人,比如王浦元,還有你說的那個醫生。他們沒有找進來是最好,可剛才那一出,如果他們閃避不及,恐怕現在已經”她說著看了看走在最前頭的王清正,“這小子是個暴脾氣,我怕到時候一發不可收拾。”

    如果不是她細心提醒,我幾乎已經忘了王老頭兒的事。不僅如此,還有林芳,她受了重傷被留在耳室里,照顧她的都是王浦元的手下。可眼下,王家的人早就作鳥獸散,那林芳呢她一個人在耳室中會不會有危險想到此處,我不禁停下了腳步。shirley楊問我怎么回事,我不敢猶豫,將林芳的事說了出來。胖子當場就怒了,上來一拳直接揍在我臉上。shirley楊也沒攔著,她不可思議地看著我,然后質問道:“這么大的事瞞著我們,林芳有個三長兩短怎么辦”胖子紅著眼睛又要撲上來,王清正和李教授合力扯住他,反被胖子推倒在地上。

    我站在原地,這才意識到自己選錯了時機,這事要么瞞到底,等大家都脫險之后再說;要么當初一見面就該把林芳的真實情況告訴大家。現在隊伍都走到這里才說,大家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關鍵是我還撒了謊,一開頭對大家謊稱林芳只是輕傷,從根本上破壞了團隊的穩定和信任。

    “我要回去。”胖子說完轉頭就走。shirley楊喊道:“你上哪兒找她,這里除了老胡,沒有人知道耳室的位置。下邊全是水,墓道已經被堵住了,你能不能出去還是個問題。”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得去找她。”胖子異常認真地說,“老胡,畫張圖給我,我不能留她一個人。”

    王清正想勸,給胖子一個眼神喝了回去。林芳說到底差點兒死在王浦元手里,他害怕被胖子遷怒,不敢再多說廢話。

    我跟胖子認識這么久,知道他的脾氣。我取了紙筆,盡量詳細地把耳室的位置標注了出來。胖子接過地圖,看也不看我,打著手電轉頭就走了。那一瞬間,所有人都在看著我,跟開批斗會似的。李教授連聲嘆氣說:“你啊你,還是太年輕了。有些事打死也不能說,你懂不懂。”

    王清正猶豫了一下,破天荒地說了一句我們意料之外的話。

    “我跟他一起去找人。”

    “你不找爺爺了”

    “人是我們王家傷的,我不能就這么不管不問。爺爺那頭交給你們了,見了他幫我報平安。”

    王清正說完就一溜煙地跑了。我瞅著不對勁,胖子去找林芳那是因為革命情誼,王大少跟林芳那是八竿子打不著關系的人,他急什么勁啊

    李教授唉聲嘆氣地把我數落了一遍。我說:“走了也好,前頭指不定有什么東西等著咱們呢。”他驚道:“你不是故意的吧”

    “您太高估我了,我還不至于拿別人的性命開玩笑。”

    我不敢看shirley楊的表情,她要是生氣也就算了,萬一又是那副死活不肯開口說話的樣子,我死的心都有了。好在她比較仔細,什么事情都考慮先后。shirley楊威脅說:“回頭再找你算賬,眼下既然胖子去救林芳,那金鼎的任務就徹底落在我們身上了。”我說:“余師傅關照過,那東西必須毀掉,雖然暫時還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可余師傅豁出性命也要從日本人手里搶回鳳臂,這其中一定藏著重大秘密。”

    李教授一生癡迷秦文化研究,對這個僅存兩代的王朝有著超乎常人想象的熱情。當他聽說余師傅臨終前的那番遺言后,很肯定地說:“金鼎的存在已經毋庸置疑,根據我們掌握的線索來看,勾翼鳳臂和秦人金龍都是秦王鼎的重要組成部分,沒有它們,這個鼎就不完整。我卻不懂為何要毀掉這樣一個舉世無雙的藝術瑰寶。你們兩個可不能聽那個土夫子亂嚼舌根,金鼎必須上交國家,必須留著做研究。”

    我心說,余師傅命都不要了,這玩意兒肯定不能留。就憑您這小身板兒還想跟我叫板,菜了不是一點兩點。

    古城中道路四通八達,順著來時的大路一直往前走,我們很快就來到了第二道城門處。shirley楊左右張望不知道在找什么東西,我問她是不是有什么發現,她說:“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那么多僵尸,說不見就不見了,前面這座宮殿一樣的建筑看著也沒有多大,肯定無法容納如此多的尸體,它們都上哪兒去了”

    她說的這個問題我不是沒有考慮過,俗話說得好,眼見為實,此刻我們視線所及之處,連半個僵尸都看不到,實在很難相信就在十幾分鐘前,就在我們腳踩的土地上,聚集了數百具正在行走的尸體。隨著濃霧的消失,它們如同水汽一樣蒸發不見,形成了一個困擾我們的重大謎題。我說:“現在想也是白想,不如直接進去一探究竟。萬一真是粽子非法集會的地方,咱們就端了它,全當為祖國做貢獻。”shirley楊笑了一下說:“沒正經的又回來了。”走著走著,李教授的速度漸漸變慢了,我當他體力跟不上,想上去扶他走一段。老頭兒擺擺手說:“不,我只是聽見一股奇怪的聲音,你們仔細聽聽。是不是,是不是有流水的聲音”

    我說:“你可別嚇我,娘娘墳是貼著酉水而建,剛才那通大水就是河水倒灌所致,如果再來一次,墓室可能會撐不住,就此徹底崩塌。”

    “不不不,是流水的聲音,很輕很緩,不像洪水。”李教授停下腳步側耳辨聽道,“不是幻覺,你們仔細聽。”

    我心說,您都這把年紀了,哪兒來這么強大的聽力。不想shirley楊也停下腳步,指著腳下說:“李教授說得沒錯,我也聽見了。”說完,她抬頭望著遠處的宮殿,“聲音是從那個方向傳出來的。”

    我趴下身,用右耳貼著地面,果真聽見一股蒼勁有力的水脈搏動之聲不斷地在地下流動。古來藏風聚水之處多是龍穴所在,此處地泉外泄之聲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活力,看來墓主人的棺槨必是壓在前方不錯。

    李教授激動地迎頭沖向前方,我和shirley楊也不甘落后,加快了腳下的步伐,向著尋覓已久的真相跑了上去。不知為何,越是接近主城所在,周圍的建筑就越發簡陋,到最后甚至僅剩滿地的片磚碎瓦,一副被掃蕩過的模樣。我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哪曾想翻過最后一座城墻之后,我們三人幾乎被眼前的景象嚇得說不出話來。哪來什么主城,哪有什么宮殿,我們眼前只有一片巨大的亂石灘。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李教授站在城池邊緣,望著腳下那一片亂石崗,欲哭無淚,“這是唱的哪一出怎么越活越倒回去了”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照理說這個位置上應該是城市的心臟所在,剛才那群粽子也是朝著這個方向集結而來,怎么走著走著路就沒了還冒出來這么一片亂石灘。shirley楊說:“別慌,流水聲還在,咱們順著聲音過去,看看源頭到底在哪里。”

    “你容我冷靜一會兒,這個沖擊太大了。好在胖子不在,他要是看見這一出,估計就直接跳下去了。”我目測城池與下邊的亂石灘之間有個五六米的垂直距離,上下大概有一個七十度的坡度,如果直接沖下去,無異于自尋死路。我蹲在崖邊觀望了一會兒,發現在我們腳下不遠處有一處獨立的巨石凸在山體中間。我對shirley楊說:“我先下去,把繩子固定在巖石上,你護著點兒李教授,等我準備好了再下來。”

    我目測了幾個落腳點,然后就開始徒手向著目標處攀爬。下了崖壁之后我才發現,這里的巖石構成與之前墓道中的幾乎相同,也就是說,我們又一次來到最初修建開采石料的自然層,見到的是尚未被人工痕跡掩蓋的原始地貌。先前我就發現,越是深入主城,建筑群越是簡陋不堪,這一點都不符合城市發展的軌跡。一般來說,先有主城然后才會慢慢向外擴展,這地方卻是相反的,倒好像是先有外圍那些街道古屋,然后才朝著最重要的地方慢慢修建。想到這里,我不禁冒起了冷汗,那些行走的死人,它們不至于都是當地工匠,死后還要按時上班,準點修城吧我被自己這個滑稽的想法弄得哭笑不得,腳下差點兒踩偏。

    shirley楊在上邊喊了一嗓子,問我要不要緊。我深吸了一口,兩手一松,直接落在了巖柱上。捆好繩索之后,我朝上邊揮手,示意他們可以下來。shirley楊將自己和李教授拴在一塊兒,然后先把老頭兒放了下來。別看李教授這把年紀,到底是吃過苦頭的人。雖然手腳不太利索,可一點兒也不累贅,很快就爬到了指定地點。老頭兒說他當年被下放的時候,天天在山上扛石頭,一天下來,肩膀上的皮肉和衣服總是粘在一塊兒。現在這點兒運動量跟以前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我們閑話的工夫shirley楊也順利地落到了巖柱上。我說:“你們先在上邊待著,我下去探個路,看看情況。”我轉過身正要往下滑,忽然看見遠處的亂石灘上亮起一道光斑,shirley楊眼疾手快,立刻將我們的手電給閉掉了。李教授一開始不明白怎么回事,還準備喊。我“噓”了半天,他才明白下邊出了情況。老頭兒視力有問題,瞇著眼睛看了半天,郁悶道:“怎么光有亮點沒有人啊下邊怎么回事”

    我說:“有亮光本身就是問題。這地方死人才不需要燈,下面那撥非敵即友。”shirley楊掏出望遠鏡說:“我看見王浦元了。”

    我心肝一顫,急忙從她手里接過望遠鏡,果真見到王老頭兒被人五花大綁,步履蹣跚地在亂石灘上行走,身后跟著垂頭喪氣的徐三。另外有一隊持槍的武裝分子,目測人數在七八個左右。

    “真是他們,”我把望遠鏡遞給李教授,然后對shirley楊說,“老匹夫也有今天,那幾個八成就是早稻田的人。他們果然沒有死,這下麻煩大了。”好在王清正跟著胖子去找林芳,他要是看見眼前這一幕,指不定就直接跳下去救人了。

    “他們的行動路線很明確,你看,黑漆漆的一大片,好像有什么大型建筑建在崖頂,相信他們手頭的線索要比我們多,應該已經找到了金鼎的線索。咱們在暗處觀望,然后找個機會抄上去。”

    我說:“救人肯定沒戲,日本人打游擊的方式我再清楚不過了,明著七八個,暗地里肯定還有崗哨藏身在山石之間。”shirley楊沉吟了一會兒說:“這樣,我下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找機會摸上來里應外合。”我說:“這哪兒成啊,要上也是我上,這么危險的事輪不到你。”shirley楊堅決反對我下去,她說:“你連語言這關都過不了,萬一他們發起狠來直接把你斃了怎么辦”我說:“走一步算一步,你們抓緊時間,瞧好了機會,別讓我白白犧牲就行。”李教授也要湊熱鬧,老頭兒振振有詞道:“這個任務我比你們都合適。”我說:“您一邊歇著去,乖乖在這兒等胖子他們。”

    “我一個老頭子,他們抓了我是他們的累贅。你們兩個身手敏捷,少了我也少了不少麻煩。就按我說的辦”李教授顫顫巍巍地要往下爬,我一把拉住他:“您這速度,還沒到底下咱們就暴露了。我去,別爭了”說完,我將鳳臂留給shirley楊,“我下去之后,立刻把繩子收了,換個地方躲。我會在沿途給你們留記號。”

    我摸黑偷偷地潛下了山崖,那伙人行進的速度不快,隊伍里頭似乎有誰受了傷。我很快就摸到了亂石灘上,然后迅速地找了一處角落將自己隱藏起來。他們與我之間相隔數百米,就這么明目張膽地沖上去,說不定還沒摸著人就已經被槍斃了。我想了想,決定假裝什么都不知道,先把手電給擰開再說。我這頭剛有動作,那廂就聽見槍聲,嚇得我哆嗦了一下,心說這好歹隔著五六百米,還沒進射程呢,激動個屁啊緊接著就有人喊話,先是日語,緊接著是蹩腳的英文。我想著要是不抵抗一下,人家肯定不能信服。shirley楊他們也無法趁機從暗哨的眼皮子底下找機會潛入。想到這里,我立刻熄滅了手電,就地一滾,撤離了藏身之處。因為早有心理準備,我一眼就看穿了敵人的行動模式:一群人從正面撲上來佯攻,剩下的從兩邊包抄。將這種老套的戰術用在我身上,不免太過幼稚。不過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擾亂他們的視線,然后“不幸”被俘,所以也就沒有多做抵抗,象征性地與他們周旋了一陣便主動舉手投降,乖乖地站了出來。

    那幾個日本人穿著統一的制服,面色兇惡,逮著我之后二話不說先是一頓暴打。我沒想到這些人如此暴力,只能盡力護住胸腹部位。因為語言不通,他們也沒多問,直接將我捆了,狠狠地推向王浦元那邊。

    王浦元和徐三身邊還站著兩個看守,其中一個身上裹著斗篷,看不清樣貌。我踉蹌了一下,直接摔到了王浦元邊上。老頭一看是我,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他哀聲道:“你怎么也被抓了”我心說奇了怪了,您堂堂王家大老板都能被抓,我怎么就不行。他連搖了兩下頭說:“這下麻煩大了。”

    我心里偷著樂,覺得自己很有表演才能,演技不差,連王浦元都騙過去了。這些智商負數的日本人肯定想不到我們還有一支伏兵藏在暗處。我爬起身來問王浦元這里有沒有翻譯,不料忽然被人一腳踩翻在地。我背脊上一陣吃疼,心說這小鬼子也忒渾蛋了,竟然無視日內瓦公約虐待戰俘。我一回頭就看見那個穿著斗篷的家伙盛氣凌人地站在我身后,腳上穿著馬靴,剛才那一下八成就是他踢的。我正準備用母語問候一下他全家,不料對方倒先行揭開了斗篷,冷笑道:“八一兄,好久不見。”

    這聲音又冷又懶,聽著格外耳熟,我幾乎在第一時間想起一個很久沒有見過面的“老朋友”。聽見對方聲音的那一瞬間我就徹底后悔了,早知道還不如聽李教授的,讓他做這個俘虜。

    “你們認識”王浦元多疑的毛病又上來了,看我的眼神跟我殺了他親孫子似的。我自己也沒想到會在這個鬼地方遇上最不該遇到的人,頓時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想了想,還是照實說了真話。

    “這就是當年坑死桑老爺子的那位。”

    王浦元臉頰兩側的肌肉微微顫動了一下,隨即目露兇光。我怎么也沒想到,竹竿子這個渾蛋會出現在娘娘墳里頭,還帶著這么一大隊人馬。當初撫仙湖里被他們師徒兩人留在湖底等死,出來之后就再也沒有收到過關于他們的消息,本打算結束了林芳的事情之后再去尋他們的蹤跡,豈料他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我面前,而且還是跟一伙裝備齊全的日本人一起。早知道來的是這么個兩面三刀的家伙,我才不會傻到自投羅網,跟他這種人根本沒有道理可講。

    我們一路追著竹竿子和張大仙幾乎繞了半個地球,豈料居然在一個毫無關聯的古墓里碰上了頭,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他脖子上纏著一條繃帶,看樣子當初那道傷口再也消不掉了。我見他朝我這邊看,傻笑了一下,豎起中指比畫了一個“國際文明用語”。這小子眼睛都不眨,上來又是一腳。我早就做好了準備,雙臂一架死死地擋在面前。可惜我忘記這家伙穿的是馬靴,靴刺一下子就扎進了肉里。他使勁朝下一劃,得,又添了兩道血淋淋的傷口。我吃疼得朝后縮了一下,王浦元將我扶住,悄聲道:“別意氣用事,忍了。”我心說這都什么時候了,還忍難道您老手上還有王牌王浦元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迅速地眨了眨眼。我一想也對,既然我安排shirley楊做后應,那么老謀深算的王浦元更不至于全無防備地叫人逮個正著,必定留了后手。

    這時,剛才綁我的那伙人慢悠悠地跟了上來,見我跟竹竿子動手,其中一個操著中文問:“怎么回事”我心說,你大爺的,明明會說人話,還扯了半天鳥語,待會兒第一個打的就是你。

    竹竿子看了我一眼說:“去搜,他的人肯定在附近。”

    “還有人不能吧,咱們剛才”

    “八一兄的分量我清楚,你們三拳兩腳就把人拿了,必定有詐。去搜,一個女人、一個胖子。說不定,王大少也在其中。”

    我沒想到這家伙隔著那么遠還能觀察得如此仔細,只能默默祈禱shirley楊他們已經撤離石柱,混進了亂石灘。

    “那這家伙留不留我剛才搜過了,他包里沒有咱們要找的東西。”

    竹竿子毫不猶豫地說:“全部帶走。”然后又叮囑那些拿槍的人務必找到shirley楊他們。徐三沒有經歷過這樣場面,整個人都蔫了,見了我也沒什么表示。我想跟王浦元通個氣,無奈一直找不到機會,只好低頭專心走路,將行進的路線仔細記在心里。

    竹竿子一直走在隊伍最前頭帶路,在我左右兩側各安排了一個持槍的壯漢,隊伍尾巴上還有一個,其他人聽了竹竿子的吩咐去山崖附近找人。王浦元走在我前頭,他走路的姿勢一瘸一拐,明顯受了傷。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被抓的,有沒有見到濃霧中的群尸。眼見著竹竿子就在眼前,我估計那個神秘的干癟老頭兒也不會離得太遠。一想到他手中掌握著養尸豢蠱的秘術,我甚至懷疑剛才粽子集結的場面就是由他一手策劃的。

    竹竿子的行進路線非常明確,偌大的亂石灘上像有一道無形的坐標在為他引路。我問王浦元:“不是說沒有地圖嗎這孫子怎么認識路日本人的領隊什么時候換人了”王浦元搖頭:“我被抓的時候就沒有看見早稻田。你省著點兒力氣,后邊恐怕免不了一場血戰。”

    徐三聽見我們說話,忙加快腳步湊了上來:“胡老板,不會鬧出人命吧”

    我心說,你這個覺悟太低了,出人命那是肯定躲不掉的,咱們要關心的是死多少人,以及死哪邊的人。我又問王浦元知不知道這是要去哪里,他默不作聲,看樣子比我還要困惑。我記得王清正曾經說過,記錄墓室內部構造的帛書握在林芳手上,老頭兒抓了人那么久都沒逼問出下落,竹竿子卻走得如此自信,神色從容,步伐堅定,跟逛自己家的后花園一樣。他們又是從什么地方找來的地圖

    我們沿著亂石灘朝著南方又走了半個多鐘頭,流水的聲音越來越大,原先涓涓的清泉之聲逐漸變成了咆哮的駿馬奔騰之聲。徐三面露懼色,不禁停下了腳步,被身后的看守用槍頂了一把。

    我想起之前shirley楊說過金鼎可能就藏在聚水的龍穴之中,照眼前這個架勢,難道真叫咱們猜對了王浦元一臉凝重,不知道又在打什么算盤。跨過亂石灘之后,一道天然的水幕屏障赫然出現在我們眼前。如果不是頭頂上蓋著整片巖土,我簡直不敢相信在深達數百米的地下還藏著這么一片人間仙境般的神仙洞府。奔騰的地下泉水沿著亂石灘外圍不斷地朝地面上涌動,對面的山崖被晶瑩剔透的水幕包圍,到處都是飛濺的水霧。水流與巖石碰撞之后迸發出了力量與速度的樂章,震耳欲聾的流水聲響徹整個洞窟。

    “下面那是什么東西”我好奇地問。

    王浦元湊到我身邊,仰了仰額,讓我注意看水潭中央。隔著漫天的水汽,我只能隱約看見一團黑漆漆的物體在水潭中央不斷地上下起伏,本想湊得再近一些,無奈山石被流水沖擊得無比濕滑,一不留神差點兒直接摔落下去。我們剛才從古城中眺望遠方,也曾經見到過一團黑漆漆的物體,當時還以為是巨型古鐘,現在一看,就是眼前這團巨大的物體無疑。

    “前頭沒路了,不會真要下去吧”看著腳下的深潭,我心有余悸。這可不是一般的攀巖登山,水流的沖擊力足夠把人沖得散架。竹竿子揮了揮手,吩咐手下人說:“準備下潛”{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内蒙古时时彩 金六福彩票群 至尊彩票群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 广东26选5官方网站 中年人赚钱 gta5如何买机库赚钱 老时时彩预测 90级板砖赚钱 你好鸭赚钱吗 篮彩让分胜负放巧 云播怎么赚钱 欢乐斗棋牌捕鱼 财神彩票苹果 安徽11选5预测推荐 榴莲徽是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