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虛冢假穴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墓道中赫然響起槍聲,李教授抱著雙臂觀望道:“姜隊長帶人回來了,我看那伙盜墓賊可有得受啦”

    我心里明白王浦元手頭的裝備比郭衛國的戰斗排只強不弱,他又是在刀口上舔血度日的老江湖,這群小戰士第一次執行野外任務,在如此狹窄的墓室中與他交手,只怕討不著便宜。

    “你們都趴著別亂跑,我去摸摸底細。”槍聲還在陸續打響,我熄滅了礦燈,迅速匍匐前進,期間不時有一兩顆流彈從身旁擦過,我忍不住在心里罵起了老王八。

    那兩股人馬分別掩藏在不同的排葬坑后邊,雙方都沒有帶照明,全靠著不斷交火時迸發的火花才勉強分出彼此的位置。我趴在他們中間,喊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靜觀其變。很快,其中一方的火力被壓了下去。我聽見一個高亢的男音喊道:“你們這群土包子,識相的給本少爺滾,有多遠滾多遠”

    如此蹩腳的發言,一聽就是王清正那小子,他那套老掉牙的說辭自然不會有人去聽,原本逐漸偃旗息鼓的戰火也因為他近似挑釁的勸降發言變得再度激烈起來。

    我退回墓道中,胖子有些虛脫,瞇著眼睛問我外頭戰況如何。

    “王浦元不知道跑哪兒去了,他那個龜孫子在指揮,姜隊長他們彈藥有限,咱們得想法子幫他們一把。”胖子問我有沒有看見林芳,我說:“兩邊都不敢上燈,就算她被扣在王清正的隊伍里我也看不見,想救人還是得先把那小王八打趴下。”

    “沒問題,看老子怎么收拾他”胖子吐了兩口唾沫,“這渾小子,敢綁我家芳兒,真他媽的嫌命長。”

    胖子說著就從背包里翻出一張玉圭面具,我們三個都傻了,“你什么時候拿出來的”李教授幾乎要掐上他的脖子,“你這個渾蛋,這是文物,你想干嗎”

    胖子嘿嘿一笑,將面具套在我頭上:“待會兒咱們從后邊繞過去,我邊上給你打個光,烘托一下效果,嚇嚇他們。shirley楊你就看準了機會把小王八給拿下。”

    這招擒賊先擒王的戰術是我們通過無數次實戰驗證過的,百試不爽。臨走前,李教授聲色俱厲地拉住我叮囑說:“千萬注意安全,務必保護好玉圭,關鍵時刻想想牧羊小姐妹。”

    我們所在的墓道與排葬坑成三十度斜角,想要悄無聲息地貼上去幾乎是不可能,好在對方現在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槍戰中,整個墓室里不斷傳來炸槍聲為我們潛入敵人后方創造了良好的環境。趁著兩邊交火的空隙,我們三人順利地繞到了小王八他們背后,我趴在土坳里邊探頭打量,勉強能見七八條人影,王清正縮在隊伍后邊離我最近。我一看他周圍沒有安排護衛,心中暗喜:有門兒

    “大家準備好,待會兒這邊槍聲一停咱們就上。”我將身上唯一一柄戰術手電丟給胖子,能不能在第一時間鎮住人就全靠我和他出場的效果了。我對shirley楊說,“我們會盡量拖延時間,小王八就交給你了。”

    shirley楊看著我的眼睛說:“還是你去抓人吧,我來吸引他們的注意。”我心里明白,在這種緊張的戰局中沖出去做誘餌,弄不好就會成了槍靶子。

    “這可不行,你那小身板兒,沖出去一點兒效果都沒有,要不是胖子傷得太重,這種亮相的活兒一般都是他包干。再說了,咱哥兒倆配合過那么多次了,屬于熟練工,你不要有思想包袱,就當演戲。”

    “行,現在情況緊急,我不跟你爭,你們自己保重。”shirley楊叼起匕首轉身翻出土坳,眨眼間就消失在黑暗之中。我和胖子找了一處高地,靜心等待著換夾的空當。

    這一波交鋒持續了三四分鐘,槍聲漸漸稀落下來。胖子和我對視一眼,我們都明白這是唯一的機會。我大喊一聲,張牙舞爪地沖出了掩體,一道強烈的光線從我腳下射了出來。與我們一丘之隔的人紛紛轉過頭來,我看見小王八站在人群里愣著,他旁邊那幾個穿著迷彩服的家伙二話不說就將槍口對著了站在高處的我。我沒想到對方反應神速,急忙往邊上閃,“砰砰”的槍聲在我腳下炸開,我縱身一跳躍下高丘,胖子捂著腦袋大喊:“你這個棒槌,還不如我去呢”

    槍聲很快變得密集起來,我心中一驚:這群渾蛋還帶著重武器,丫眼里還有王法嗎

    “都住手”王清正的聲音忽然在黑暗中響起,“開燈。”瞬間,整個排葬坑亮了大半個。我快速地朝掩體外邊看了一眼,shirley楊果真不負眾望,趁亂將小王八給拿下了。對面的人一看匪首被拿下,立刻沖了上來。郭衛國打頭陣,帶著他手下的小戰士把對方的槍先給繳了。

    王清正的脖子上已經見了紅,他那幾個手下倒是忠心耿耿,沒有一個說屁話的,都乖乖舉起手來。

    我褪了面具,扶起胖子走出了掩體。王清正此時已經被人反綁,他見了我們居然一點兒都不臉紅,撇嘴道:“先別樂,最后麻煩的還是你們仨。”

    “你小子也就剩耍耍嘴皮的份兒,”胖子抬手給了他一腦瓜子,“林芳呢,綁哪兒去了”

    王清正冷笑了一聲,并不回答,胖子急了要抽他,被一旁的郭衛國擋住:“這個人我們已經接管了,你們也要跟我們回去交代情況。”

    他對我們的態度與之前截然不同,一副公事公辦、拒人于千里的語氣。我對一旁的姜隊長說:“失蹤的兩位小同志都在墓室里,已經犧牲了。”

    “小錢和小李”姜隊長拉起我問,“怎么死的尸體在哪里李教授人呢被抓的人找到沒有”

    他渾身發抖,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我都一一做了解答。當得知墓室里發生的一切之后,這個新上任的考古隊隊長露出了悲痛的表情,他向郭衛國要了兩個人幫他收斂尸體,并提出留下我帶路。

    “不行,這幾個人嫌疑重大,必須帶出去連夜審查。”不知為何,再次見面之后郭衛國對我的態度判若兩人,簡直把我當成了階級敵人對待。姜隊長心情沉重,也不愿跟他多浪費口舌,木訥地帶著兩名戰士向墓道走去。

    回到地面之后,我和shirley楊被帶到一個遠離大本營的帳篷里,帳篷里除了一組破舊的寫字桌,連坐的地方都沒有,門口還站著一個佩槍的解放軍戰士。

    “挺湊合,比渣滓洞強多了,”我笑著對shirley楊說,“咱們在一起這么久,就差一起蹲大牢了。今天算是都趕上了。”

    shirley楊哭笑不得地說:“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胖子不知道被他們帶到哪兒去了,王清正又在他們手上,萬一說漏了嘴,我看你怎么辦。”

    “這你就不懂了,要是想審咱們,就不會把咱們放在一起。我看郭衛國心里有鬼,不像單純的執行任務。”

    “你有什么證據”

    “感覺。”我也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總覺得事情有哪里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哪里出了問題。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閑扯了半天,還是不見有人來問話。我心想難道是想試探咱們,等我們自己聊出點兒什么。那這個郭衛國也太傻逼了點兒。

    我繞著帳篷走了好幾圈,發現周圍十分荒涼,除了站崗的士兵之外連只鳥都沒有。我就提議說:“要不咱跑吧,先找到胖子再說。”

    shirley楊果斷地否定了這一想法,“把咱們單獨丟在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他們不動我們也不動,看誰沉得住氣。”

    我一想也是,要審還不早就辣椒、皮鞭一起上了,干嗎把咱們撂著乘涼。我掏出一副撲克牌說:“那就娛樂一下,反正咱不急。”

    shirley楊不可思議地看著我:“你隨身帶著撲克牌進墓室”

    我解釋說:“這是胖子的外套里的,我也是無聊剛發現的。”shirley楊白了我一眼,我笑著打開盒子,一張折得整整齊齊的“豆腐干”隨即掉了出來。我打開一看,抬頭寫著:“致親密的革命戰友林芳同志”

    肏,胖子的情書我沒想到居然有這樣意外的收獲,連忙招呼shirley楊過來看。

    “老胡,你這樣做是不是不太道德”shirley楊湊到我邊上,指著信說,“這是胖子的隱私,我們是他的朋友,應該尊重他。”

    我痛心疾首道:“正因為我與胖子堅定的革命情誼,才迫使我不得不高聲朗讀這封飽含血與淚的告白書。我這樣做完全是為了能夠更加深入透徹地了解他,只有更加深入地了解了他,我才能幫助他。試想一下,多少個夜晚,他躺在床頭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心中默念著芳兒,芳兒”

    “胡八一,你丫死去”我還沒來得及抒發完,帳篷外面就傳來了胖子的咆哮聲,“你丫成天詆毀老子,看我這次不打死你丫的為民除害。”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胖子就呼嘯著沖到我面前,迎面給了我一肘子。shirley楊忙勸架道:“他還沒看呢,你別急,別動手。”

    我見胖子一手打著綁帶,一手緊握著從我手中搶過去的情書,紅著臉解釋說:“這不是情書,不是情書,是交流用的,主要是想探討一下今后中美關系的走向,是嚴肅認真的外交信。”

    shirley楊憋著笑點頭說:“你放心,我們都懂,你說什么是什么。”胖子扭頭瞪了我一眼,將我從地上拉了起來。我揉了揉被撞的胸口,問他怎么逃出來的。他指著門口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他帶我來的。”

    我抬頭一看,原先守在帳篷門口的門衛已經不見了,章副隊長笑意盎然地走了進來,而跟在他身后的正是面色鐵青的郭衛國。

    章副隊長嬉皮笑臉地向我們打招呼:“各位辛苦了。具體的情況我都了解過了,小郭太沖動,委屈各位了,哈哈哈哈公事公辦,希望大家不要放在心上。”

    俗話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要說這么點兒工夫他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查清楚了,那就是打死我我都不信。這個章副隊長給我的印象一向是猥瑣的,屬于那種凡事不肯吃虧的主兒,現在他親自把胖子送回來,只能說明他必定有求于我們。我故意拿起架子不去接他的話,反問胖子的傷勢如何。胖子說:“還行,骨頭沒傷著,不過傷筋動骨一百天,暫時不能有劇烈的運動。”章副隊長的手懸在半空中,見我沒有與他握手的意思,只好訕笑著將雙手放了下去,在褲腿上擦了一擦。shirley楊看不過去說我刁鉆,然后就問章副隊長:“情況如何,王清正有沒有招供”

    章副隊長見有人肯搭理他,立刻來了精神。他掀開帳篷上的簾子說:“帳篷里空氣不流通,咱們上外邊說去。”

    shirley楊二話不說跟著他走了出去,我想跟,可又覺得撂不下面子,結果被胖子一把揪了出去。他說:“面子這東西又不能吃,你要來干嗎咱跟上去不為聽他放屁,是為了保護單純的國際友人shirley楊,避免她被狡猾的敵人迷惑。”我一聽他這番自我安慰法,立刻悻然,不得不承認有些方面胖子就是比我強得多。

    我走出帳篷之后才發現外頭已經破曉了,太陽藏在灰蒙蒙的天空里,偶爾透出那么一絲光亮,別提有多美。郭衛國從始至終沒有離開我們左右,我懶得跟他說話,徑直走到shirley楊面前,想聽聽章副隊長在說些什么。

    “大體情況就是這樣,現在全仰仗諸位”

    “老胡你來得正好,副隊長剛才向我透露了一些營地里的情況,這一夜變化太大,我們低估王浦元了。”

    “老王八逃了”

    “不,他把高地給拔了。”

    “三十多號人,十幾桿槍,被他給拔了”我扭頭看了一眼郭衛國,這小子太英雄了,居然被敵人奪了營,難怪見了我跟見了殺父仇人一個表情,敢情是大營沒守住在遷怒我們。郭衛國見我看他,索性走上前來,痛斥道:“土匪流氓反動分子他們那是偷襲”

    我沒空安撫他的情緒,急忙向章副隊長請教事情的始末。

    “太突然了,太突然了。”章副隊長強笑道,“昨晚隊長跟我講了去找人的事,說他不在的時候讓我注意安撫隊上人的情緒,我就把大伙兒集中到了空地上,開了一場賽歌會。后來,有人提出郭班長他們為考古隊站崗太辛苦了,應該把他們也請過來參加文娛活動。我覺得有道理,派了兩個女隊員過去,軟磨硬泡了好半天才把郭班長請了過來。后半夜的時候,大家都乏了,準備回帳篷休息,就在這個時候,山里邊突然響起了槍聲。一開始我還以為是山下的獵戶,可轉念一想,封山的公文早就發下去了,怎么會有獵戶大半夜起來捕獵呢小郭意識到情況不對勁,立刻讓我們向崗哨的位置轉移。我們還沒來得及出空地,就被一大群持槍的迷彩服包圍了。他們武器精良、身手矯捷,頭上都戴著面罩,帶頭的是個精壯漢子”

    章副隊長說到后邊,聲音就開始嗚咽了,他停了一會兒,實在說不下去了,就對蹲在一邊抽悶煙的郭衛國說:“后邊太亂了,還是你來講吧。”

    郭衛國蹲在山頭上,眼神銳利得像一匹孤狼,他將煙屁股按在地上,悶聲道:“那人上來二話不說就斃了我一個兵,那小子是新進來的兵,我怕他想家才特意他媽的這幫狗娘養的畜生。”郭衛國一拳砸在地上,“后來那伙人又說外邊的崗哨已經廢了,想活命就別動其他心思。開頭我只當他虛張聲勢,誰知道他們隨即又丟了一袋東西給我,我打開一看全是肩章,這才知道這伙人說的不是玩笑話,他們是認真的。”

    章副隊長嘆了一口氣,拍了拍郭衛國的肩膀:“郭班長當時一共帶了八個人,佩槍的只有四個。都是血氣方剛的小伙,我們隊上也有當兵出身的老隊員,沒有一個肯屈服,上來就跟他們打成了一團。我們幾個趁亂逃出了營地,當時我只想著先找到姜隊長,就帶著他們進了工地,跳下了盜洞。下去之后我急忙封住了洞口,哪曾想一回頭就遇上了姜隊長,這才知道你們在地底下也遭遇了武裝盜墓者。哎呀,當時郭班長就怒了,帶著僅有的幾個人殺了進去,再后來你們也知道。”

    聽完章副隊長的一席話我才知道,原來昨夜我們進入墓室之后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故。“那姜隊長呢,他豈不是”

    “這里是原先我們探測地形時候的小營,已經荒廢很久了。姜隊長受的打擊太大,暫時不要打擾他了。我來找你們主要就是商量一下今后的計劃。我們派了兩個人下山求救,可半道上就折回來,說前些日的大暴雨已經把山路沖塌了,暫時沒法下去。封山的通知早就發到鎮上去了,想等別人主動來找咱們恐怕不太可能。但我們隊上三十六條人命全都攥在那伙犯罪分子手里”

    “王清正呢他不是被你們抓回來了有沒有問過他情況”

    “那小子咬定了營地里的事跟他沒有干系,死活不肯開口。我來找你主要也是為了這件事,你們畢竟是一起上山來的”

    我聽出章副隊長的意思是想讓我們去說服小王八配合調查,他嘴上說信任我們,其實心中還存在顧慮,否則不會一開始就把我們幾個人分開。

    不過現在是非常時刻,我沒有工夫跟他計較這些。

    “你帶路吧,我去會會他。”

    “好好好,我們這就走。”章副隊長和郭衛國帶著我們進了林子,此時天邊已經露出了半個日頭。我們來到一處隱蔽的密林之中,王清正被單獨捆在一棵大樹底下,旁邊還有一個持槍的解放軍戰士守著。

    那小子睡得正香,郭衛國一見他就氣,上前踹了一腳吼道:“誰讓你睡的渾蛋”

    王大少哼唧了一聲,睜開眼睛打了個哈欠:“老胡你來啦哈哈哈,我說什么來著,最后麻煩的還是你們。困死我了,現在幾點”

    郭衛國抬手給了他一耳光,shirley楊看不過去,走上前說:“還是讓我們跟他談吧,要是動手有用,他早就交代了。”

    章副隊長忙點頭稱是,拉著郭衛國說:“我們去巡邏,有事你們就喊。”

    他們三人一走,胖子就樂了。他蹲在小王八邊上笑道:“你小子也有今天,讓你嘚瑟,這次傻眼了吧王大少。”

    “別屁話,快給本少爺松綁。媽的,什么人民子弟兵,都他媽的狗屁,居然敢動手打人。”

    我說:“人家是中華人民子弟兵,給你這種美帝一耳光那還算輕。這要是當年,直接拖出去槍斃。”shirley楊給他解了繩子,他動了動手臂,一連站了好幾次都沒站起身來。我意識到情況不對,上前扶他,走近了才發現王清正頸脖上有一大片瘀青,嘴角也破了,估計身上受的傷也不少。難怪章副隊長要來找我們幫忙,看樣子能動的私刑一樣沒落下。我沒想到王清正會有這樣的骨氣,同時也意識到一件事,我過去太小看王家祖孫了,能在魚龍混雜的唐人街扎下根基,絕不會像表面看起來那樣不濟。

    我扶住了他的手臂,將他攙了起來,王大少也沒推辭,靠在我肩膀上站起身說:“那姓郭的真他媽的傻逼,秦四眼都比他聰明。真要是本少爺劫的營,現在還輪到他猖狂嗎他媽的,回頭看我爺爺怎么收拾他。”

    “怎么,真不是你們王家的人”

    “廢話”王清正推了我一把,“你們也懷疑我我們王家再不濟,江湖規矩還是懂的,怎么可能亂殺人。我肏,我爺爺信基督啊,有沒有你們這群傻逼。”

    shirley楊警覺道:“不是你的人那你怎么知道”

    “實話告訴你們,之前日本人來找過我爺爺,想搭伙做了這趟買賣。我爺爺什么人啊,當場就把他們轟出去了,笑話。”王清正太過激動,牽動了腹部的傷口,他哎喲了一聲,又坐了下去,“我們這趟來一共就十個人,其中還有三個是你們大陸人,臨時找來的伙計。那姓郭的一說營地的事我就明白了,八成是小日本下的手。他們領頭的好像姓早稻田,是個什么破局長。”

    “那你不跟他解釋,白打了”

    “我解釋他信嗎你看他那蠢樣子。再說了,萬一我把底露光了,還拿什么保命虛虛實實,他猜得越復雜我越安全。”

    “嘿嘿,你小子倒是學精了,看來上次回去老王八沒少教你東西。”

    “姓胡的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劉禿怎么會客死他鄉。他媽的,說起來就來氣。我可告訴你,等我爺爺找著了東西回來,你們一個都跑不了,趁現在有機會,快給我認個錯,要不然沒你們好果子吃。”

    “一碼歸一碼,劫營跟你沒關系,墓里頭做手腳的事總不能說不知道了吧”

    王清正還想裝傻,胖子揪著他惡狠狠地盤問林芳的下落。他拍開胖子的手,看著我說:“林芳跟你們不是一條道上的,真拿她當朋友,吃虧的是你們。當然了,我也沒少欺騙你們,本質上跟她也沒什么區別。不過我這個人做事起碼比較光明磊落。她的事你們別問了,問我我也不會說。但是我敢打包票,只要她不動歪腦筋,絕對沒有人敢拿她開刀。我們也不想跟美國人作對。”

    “合著說了半天,你還是不肯交代問題。”

    “你非逼我我也沒辦法。反正山上到處都是日本人,大不了一塊兒交代了唄”

    王清正這小子磨嘴皮子的功夫見長,任我們好說歹說,他就是軟硬不吃。眼見日頭漸漸升高,我只好妥協道:“條件你開,能點頭的我都答應。”

    “你答應頂屁用,槍在姓郭的手里。”

    “那你倒是劃條道下來,別跟個娘兒們似的。既然日本人的目的跟我們一樣,那他們現在肯定已經進了墓室,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王老爺子勢單力薄,難免要吃虧。你再這么拖下去,大家都有危險。”

    王清正沉默了一下,揉了揉傷口說:“想合作也行,不過先得把我的人放了,還有讓那個姓郭的有多遠滾多遠,別在本少爺眼前晃悠。其他的事,等把考古隊的人救出來再談。”

    我將王清正的條件全數轉述給章副隊長,他一點兒都沒有猶豫,滿口答應了下來。郭衛國卻不同意,他始終不相信王清正說的話,堅持認為他跟劫營的匪徒是一路人。

    我勸不住他,只好伙同shirley楊將此人給“得罪”了。章副隊長見郭班長被我們捆成了大粽子,心有不忍道:“這是不是不符合程序,我們,我”

    “別說屁話,出了事找我。”我將郭班長塞進了小樹林,然后交代章副隊長,讓他拿足夠了氣勢去交代那些守衛兵,就說郭班長已經把盜墓團伙收編了,他現在親自去執行潛入任務,待會兒咱們里應外合,殺回營地救人,指揮權暫時移交。

    章副隊長不負眾望,將王清正那批人帶了出來。他們一見王清正安然無恙,紛紛松了口氣。王大少擺擺手道:“營里有一隊日本人要跟咱們搶買賣,你們說該怎么辦”

    那伙人齊刷刷地喊道:“聽少爺安排。”

    不料小王八笑了一下,然后扭頭對我說:“那我就全聽胡掌柜安排了。”

    這個渾蛋,專喜歡往別人手里丟燙手的山芋。那群美國傭兵明顯不服我,個個拿鼻孔看人。我知道想要化解他們心中的敵對情緒,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索性敞開大門說亮話:“咱們不是朋友,也沒有必要裝朋友。大家都是為了錢,你們要是覺得有賺頭,那就跟我走,不想干的盡可以留下,不過回頭分錢的時候也別眼紅。”

    他們齊刷刷地看著王清正,想等他拍板撂話。小王八這次倒是給足了我面子,他伸出三根手指說:“事成之后三倍傭金,全都折成金條,付現。”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小王八這一句立馬就把大兵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了。郭衛國的小跟班偷偷問我:“班長人呢咱們真的要跟這些不法分子合作”

    我頂著良心的壓力直視遠方說:“郭班長已經潛伏在敵人的心臟部位,準備與我們里應外合。咱們要趕緊行動,要知道,現在每拖延一分鐘,他的生命就多受一分鐘的威脅。”

    那小子立刻向我敬禮:“請立刻執行班長的指示,為了祖國的榮譽,我愿意獻出每一滴鮮血。”

    胖子感慨道:“這就是區別啊這就是區別,咱們共產主義的優越性立竿見影。”

    章副隊長為我們繪制了營地里的部署圖,同時指了幾條隱蔽的小路供我們選作突襲路線。

    shirley楊問:“既然他們有心沖著娘娘墳來,為什么沒有發現盜洞”

    “這我哪兒知道啊。”章副隊長說,“我們逃跑的時候根本沒有具體路線,我也是靈光一閃,想起你們跟隊長都在墓室里邊,這才領著大家往盜洞里鉆。當時完全是僥幸心理,哪曾想他們居然沒有追上來。就連我們后來原路返回的時候,也沒見有人守在外頭。這事我也奇怪,你要是不提險些都忘記了。”

    “他們要么沒發現盜洞,要么就是出于某種原因不敢輕易靠近。可這兩種可能性都微乎其微,如果不是為了古墓,他們為什么要劫營可真要是為了古墓,又為什么不敢靠近難道墓里頭有什么東西是他們特別忌諱的”

    “現在問這些問題都是白搭,待會兒把人抓了,一切自然有分曉。”

    從章副隊長提供的消息來看,這伙日本人一共有二十個左右,都攜有火器。我們能參加突襲的不過十人,還要算上負傷的胖子。我將所有人分成了兩隊,郭衛國的人在我后邊一起行動,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當先鋒,負責擾亂敵人的視線;王清正的人則負責從背后突襲。章副隊長不放心將重任交給王清正的人,讓我跟著突襲隊走,我說:“這不行,他們彼此熟悉各自的行動模式,我冷不丁地插進去,只會擾亂了他們的步調。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們要做的就是盡量牽制敵人,為突襲創造機會,剩下的就只能聽天由命。”

    這次突襲時間定在晌午,那個時候人乏腹饑,防范意識最薄弱。我讓shirley楊盯著王清正,而受傷的胖子和章副隊長被我留在小帳篷里負責看守郭衛國。這個節骨眼上要是讓他跑了,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我帶著五個解放軍戰士從小路摸進了被日本人占領的營地,正值晌午十分,大門口只有兩個扛槍的迷彩服站崗。

    “他們人數有限,想要看管二十幾口人,唯一能進行集體關押的地方就是食堂大棚。你們留兩個人在原地待命,剩下的跟我從正面沖上去。等敵人全都被引出來之后你們再上,去食堂看看情況,動靜鬧得越大越好,把聲勢先造出來再說。”

    我將任務簡單地分配下去,按照約定的計劃,在突襲小組到達指定位置之后,帶頭打響了第一槍。我有好一陣子沒動過真家伙了,第一槍居然打偏了。我旁邊的小戰士罵道:“什么準頭還不如俺們隊上的炊事員。”可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只好硬著頭皮壓了上去,好在大伙兒齊心協力,對方又沒有思想準備,很快就被我們突破了營地大門,直插敵人腹中。

    這伙日本人到底不是正規軍,上次偷襲成功完全是靠精良的武器和夜幕的遮掩,眼下被我們一攪和頓時失了前蹄。我越打越覺得郁悶,郭衛國這小子到底怎么帶的隊居然被這群棒槌給剿了。王清正那伙雇傭兵很快就從后方壓上控制了戰局,十來號小日本被打得像龜孫子一樣跪地求饒、不敢吭聲。我們順利地將被困的考古隊隊員和大學生解救了出來,湘西民風剽悍,老掌柜的兒子帶著當地居民紛紛沖上前來要動手,我們也懶得攔,任他們將小日本暴打了一頓。聞訊趕到的章副隊長大呼“壞了”,我說:“不就打一頓嗎荒山野嶺就是埋了也沒人知道,你別激動。”

    “不對不對,他們領頭的不見了”

    我仔細一看,這才發現人數不對,還有一隊人不知所終。胖子卷起袖子高喊道:“都閃開,刑訊逼供這種事讓我來,我是專業人士。”

    李教授那幾個學生追問:“凱利博士,您不是考古專業的嗎”

    “這個,第二職業,純屬個人興趣。”

    胖子恐嚇了半天,對方除了翻白眼,一句話都沒說。關鍵時刻還是shirley楊聰明,她說這些人也許不會中文。王清正用英文呵斥了幾句,果然什么都招了。郭衛國此時也沒了火氣,沒有再為我們綁他的事情發難。

    “他們說帶頭的叫早稻田,瞧模樣挺猥瑣。凌晨時分已經帶著他的幾個助手進墓室了。”

    我把安頓營地的工作交給了郭衛國,叮囑他務必找路下山,把這里的情況報告給上級有關部門,又讓章副隊長準備了武器和裝備,打算再下一次娘娘墳。

    王清正將我約到一處無人的小丘上,說有重要的話要講。我原本就有許多疑惑要找他談,現在他主動找上門來,自然再好不過。

    時間緊迫,我先給他打了一針預防針,讓他挑重點說。那小子也不含糊,上來就問道:“你不會真當考古隊那些人是有心幫咱們吧”

    經歷過這么多事情之后,我們的身份幾近曝光,想讓姜隊長再站在我們這邊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郭衛國之所以現在沒有發難,完全是因為我們槍多人多,他還要顧及考古隊員們的安全,所以無心與我們作對。可等到下山的支援趕到之后,局勢必然對我們不利。

    “我們有辦法脫身,這件事不勞王大少操心。”

    “你美的你,鬼才擔心你們幾個,我是生意人,只談買賣。”

    “現在山上就數你人多,我不認為有什么買賣可談。”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他們在地上是老虎,下去之后都是蛤蟆。本來我們這一趟來了三十個人,現在除了跟在我爺爺后邊的兩個,死得就剩剛才那八個了。我們的損失不比考古隊少。”

    “這我就不懂了,王家不缺錢、不缺勢,為什么非要千里迢迢來跟別人搶一個不起眼的娘娘墳”

    “誰告訴你我們的目標是娘娘墳”王清正輕蔑地笑道,“我們要找的東西在那兒”

    他抬手一指,赫然朝向不遠處的二號墓。{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去马兰西亚按摩赚钱吗 梦幻5开老区怎么赚钱 现在卖什么东西能赚钱 湖南丫丫麻将房卡 刷码赚钱app 赚钱而且不需要高学历的职业 大学生在网上赚钱上哪去找 永盛彩票网北京赛车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 梦幻手游钱怎样赚钱吗 昧着良心赚钱什么意思 捕鱼之炮美人破解版 981游戏下载 奔驰宝马电玩城下载 老11选5什么时候开奖 河南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