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殤璃 > 第10章 承毅

第10章 承毅

推薦閱讀: 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亡靈圣諭最強網絡神豪萌寶當道:我家媽咪是女王美男天師聯盟我無敵了億萬年封靈星神海賊之活久見搶到一個世界重生九八之逆天國民女神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馬車在黃沙土路上吱吱嘎嘎地緩慢行進,趕了大半天的路,江柳已經很累很困,太顛簸了,想睡過去實在太難,所以格外疲憊。

    “格格啊,你這是要去看誰?”她有點兒抱怨地問沉默靠在一邊,被顛得臉色發白卻不吭聲的美璃。剛從圍場回來,格格也不好好休息,一大早就要往孝陵趕,她還以為伺候格格出游是件好差,沒想到這么遭罪!

    “一個哥哥。”美璃眼神飄忽。

    “哦——”江柳點點頭,親戚吧?格格被關在冷宮這么長時間,什么親人都不能見,一出來急著去探望也是人之常情。

    就算盡量加快速度,還是用了兩天才到目的地。長時間的顛簸趕路,美璃覺得渾身酸痛無力。她扶著車廂遠眺這一片荒涼靜謐的景象。不遠處還有工程在進行,鑿石打樁的聲音回響在耳邊,更覺凄涼慘淡。

    幾個站在石墻外的兵士邊打量她邊上來盤問,美璃趕緊給江柳使了個眼色,塞了銀子給他們,他們才心滿意足地答應為她去通報。美璃細看這座院落,與皇陵里的那些華麗建筑不同,院子全部用青石搭建,堅固樸拙,顯然是給守陵的軍士駐扎所用。

    “進去吧,進去吧,貝勒爺讓你進去呢。”一個兵丁從二門里出來,有些曖昧地盯著她瞧,嘿嘿地笑著。

    美璃無暇顧及這些,快步走進內院。

    沿途值勤的兵士紛紛給她指路,她被引進大院角落的一處房舍,剛走近小跨院的門,她就看見坐在樹下的承毅。他聽見腳步聲,依然靠著樹干坐著沒動,只是轉過眼神來無心地瞥了她一眼。

    “承毅哥!”她叫了一聲以后才愣住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認出他是兩年前豐神俊朗,意氣飛揚的貝勒爺。

    承毅看著她,沒表情,沒言語,既不悲傷,也不驚喜。

    美璃眼睛刺痛,他的那一箭射殺了梓晴姐姐,何嘗不也射殺了他自己。

    她深深吸了口氣,不讓自己流露出傷心和悲憫,確定涌到眼睛的淚水已經退卻,她才輕輕地走到他身邊坐下,閑話家常般說:“承毅哥,我被放出來了,來看看你。”

    江柳害怕這個瘦削陰冷的男人,雖然他是那么漂亮,但他周身散發的死氣卻讓她毛骨悚然。她瑟瑟索索地蹩到門邊,不敢靠近。

    承毅點了點頭,總算有了些表示。

    “有水嗎?一路趕來好渴。”美璃強作笑顏。

    “屋里。”承毅用眼一瞥。

    美璃起身,走進他的房間。房間擺設簡單至于簡陋,收拾得過于整齊了,好像不曾有人在這里居住般。

    茶具放在靠近床頭的桌子上,她去倒水的時候無心掃了眼床鋪,赫然發現被褥極薄,她忍不住走過去摸了摸,果然如她所料,床單雖然整潔,卻積聚著潮氣,顯然很久沒曬過。駐守在這里的都是些大男人,承毅哥又失了勢,就算有人服侍打掃也不會太盡心。

    這種境遇……她太明白。

    趕緊叫江柳也來喝了幾口水,派她去向外面的兵丁要根長繩來,趁正午的太陽正暖,趕緊替承毅哥曬一曬被褥。染了潮氣的被子蓋在身上的滋味……現在她想起來還陣陣發冷。

    承毅瞪著眼看兩個姑娘在他房間里出出進進,把被褥逐條晾曬,雖然他皺著眉不以為然,卻也沒說什么。

    江柳忙活了一陣,疲乏得不行,美璃問過承毅,把她安排在小廂房里休息。她在院子里找到一個木棍,輕輕地逐一拍打繩上的棉被褥墊,既拍去灰塵,也能讓棉花更加蓬松柔軟。

    承毅默默地看著她,眼底閃過清淡的憐憫,她是如何變成眼前這樣的……他知道。嬌蠻任性如她,是怎么熬過那么漫長歲月的?

    “爺,走好,小心臺階!”一個殷勤的聲音在院子門口響起,在靜默的午后顯得格外清楚。

    美璃抬頭,正看見一個好像是頭目的中年男子卑躬屈膝地引著靖軒進來。她愣愣地停住手,他也正冷然瞟她,美璃垂下眼,福了福身,繼續拍打被褥。

    老天爺總是愛和她開玩笑,她除了聽之任之又能如何?

    “皇上讓我來帶你去豐臺大營。”她聽見靖軒對承毅說。

    “好。”承毅沉默了一會兒才答應,人也慢慢站了起來。“要開戰了?”他的語調沒有起伏,不激動,也不好奇,和準噶爾的一戰已屬必然,只是遲早的問題。

    “近期應該不會,但必須開始正式籌備了。”靖軒似乎有些煩躁。

    “水!”他冷聲吩咐,雖然美璃背對著他,也知道這話是沖她說的。

    她點了點頭,表示聽見了,走回房間倒了兩杯水端出來,一上午,承毅哥就坐在那兒發呆,太陽曬著,也該口渴了。

    房間里沒有托盤,她一手拿著一個茶杯小心翼翼地走出來,先遞了一杯給承毅,騰出手來雙手捧給靖軒,看上去是格外尊重,實際上親疏立現。

    承毅看在眼里,眉頭極快地一皺,美璃……終于死心了。

    靖軒冷著臉接過茶杯,一口喝干。

    美璃微笑著問:“您還喝么?”禮貌卻疏淡。

    靖軒不答,把茶杯甩回給她。

    美璃也不怨怪他的無禮,安靜地等承毅也喝完水,一起收走杯子,拿到井臺邊,熟練地打了桶水,仔細清洗。他們在低聲說些政事,她無心傾聽,洗好杯子,沒活兒找活兒的把承毅扔在門后、士卒沒來得及收走的換洗衣服拿出來洗。

    她仔細地把衣服抹平曬在長繩上,這樣干了才會平整。擦了擦額頭的細密汗珠,她不經意地回身才發現兩個男人早已不再交談,都用若有所思地眼神看著她。

    她先是有些窘,隨即淡然笑了笑,他們是沒想到她能干這樣的活兒吧?生活教會她的比他們想象得要多!在冷宮里,有活兒她甚至會舍不得一下子干完,能幫她消磨時間的任何事物她都會非常珍惜。夏天的時候,她會無聊的隔天一洗床單被罩,她的臥具幾乎都快被她洗破了。

    其實她兩年沒見承毅,毫不見外地就替他洗衣服是挺怪的,但她看見那堆衣服時竟然習慣性地就拿起來洗了,心里還十分踏實,她有事情可做。

    靖軒的兩個隨從走進院子,“爺,晚膳您想用些什么,奴才們要早做準備,這里荒村野店的,什么都沒有。”

    靖軒有些不耐煩,“隨便吧,有什么吃什么,明天一早就走,不必興師動眾的。”

    隨從低頭領命,站在院外等候差遣。已近傍晚,營地里吹起晚飯的號角,江柳也睡飽出來,幫著送飯來的士兵擺飯布菜。

    靖軒的隨身侍衛皺著眉看石桌上粗陋的飯菜,十分為難,交換了下眼色,其中一個就快步走出去。

    美璃挨著承毅坐下,三菜一湯,雖然粗糙,足以果腹,至少比她在安寧殿的伙食要好。他……自然是無法下咽,她卻早已習慣這樣的粗茶淡飯。她拿起碗筷給承毅撥了碗米飯,靖軒……自會有他的飯食,他的下人不是已經去張羅準備了么。

    “你是干什么的?”靖軒突然冷聲喝道。

    美璃一抖,卻發現他正沉著臉瞪魂不守舍的江柳,“你是主子,還是她是主子?!”威嚴冷酷的語調把江柳都嚇哭了。

    “格格……還是我來吧……”江柳慌慌張張地搶過她手里的筷子,求救般哽咽低喊。

    美璃抱歉地苦笑一下,她是習慣了自己動手,在他看來卻是下人欺主,他和她看到的……永遠不是一回事。

    “也給我撥一碗!”他一個吩咐江柳一個動作,小姑娘的膽已經被他嚇破了。

    承毅夾了一塊炒雞蛋放在美璃碗里,美璃向他笑了笑,各自悶聲吃飯,獨自呆久了,吃飯自然沉默無語。

    靖軒夾了一條青菜,根本沒切開,算是炒的,更像是煮熟的。他放進嘴里,一無味道,他緊皺眉頭。承毅……和她,這兩年就吃這樣的食物?他沉著眼看對面兩個毫不覺得飯菜難吃的人,心里說不出什么滋味。

    靖軒的隨從讓兩個兵士端著托盤回來,一個托盤里是特別為他做的飯菜,雖然樣式單調,顯然是上了心,頗有香味,竟然還有一碗紅燒肘子。另一個盤子里是兩壇酒,承毅扔下碗筷,拿起一壇就灌。

    美璃也放下碗,禮貌地說:“我吃好了。”隨即起身去收晾著的被褥。

    江柳偷眼瞥著石桌上新擺上卻無人問津的飯菜,有心想吃,卻被靖軒冷得要結冰的臉色嚇到。他突然摔下碗來,江柳嚇得從凳子上竄起來,跑到美璃身邊恨不能躲到她裙子底下。美璃一邊收被,一邊安撫地向她微笑搖頭,顯然沒被靖軒莫名其妙的火氣影響。

    “拿走!撤下去!“他突然暴怒地對隨從厲喝,”你們也滾!“

    兩個隨從熱臉貼了冷屁股,戰戰兢兢地催促一邊兒已經哆嗦成一團的兵丁趕快撤下后上的飯菜。{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佐佐木明希奶水喷出在线 完场500万比分直播 麻将棋牌可以提现的游戏有哪些 山东十一选 炒股入门知识视频从零开始学 澳洲幸运5 3d开奖结果今天试 3d图谜总汇牛彩网 竞彩足球比分网 打麻将规则及图解 原版澳门足球指数 泷川花音喷奶 足彩进球彩 外国出名a片 石家庄酒店小姐价格 澳洲幸运10开奖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