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展望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不管怎么說,和仲東方的談話還是很有收獲的,他的指點很實用。但是在如何進一步接觸方正坤的問題上,萬抗犯了難,一時半會還真想不出妥善的辦法,看來只有等方圓回來,通過他或許能找條路子。

    好在生活時而會驚喜一下,正當萬抗一籌莫展之時,接到了方正坤的電話。萬抗送蘭花時曾附上名片,方正坤有他的聯系方式。

    “喲,方市長,能接到你的電話太榮幸了。”萬抗道,“平常打電話給你可是需要預約吶!”

    “萬總,長話短說,明天有空的話,我請你喝酒。”

    “有空!不過那可不好吧,咋能讓方市長你請呢,我來,我做東!”萬抗興奮的幾乎要坐不住,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原本愁得烏云頭化不開,現在一下陽光明媚了。

    “不,還是我請你。”方正坤道,“既然你有時間,就這么定了。”

    方正坤說得非常干脆,萬抗也不再堅持。

    放下電話,萬抗非常激動,也很忐忑,方正坤請他喝酒,喝哪門子酒?憑直覺,應該和方圓有關,對他確實是給足了面子,也送足了油水。

    不過為了對方正坤的邀請有足夠的認識和準備,萬抗找到駱英,把事情都說了,問有沒有什么需要特殊注意的。這個機會可不能放過,該提的要提,但他實在沒把握掌控好合適的度。

    “我正好也有事要找你,不過先談你說的。”駱英道,“方正坤找你,由頭肯定和方圓有關,但目的是為了向你傳遞新城開發方面的信息,而且很可能是你并不樂意聽到的。原因很明顯,因為你的風頭已經放了出來,就是要整體拿下新城開發項目,如果方正坤能助你成事,他會默不作聲。相反,他會坐不住,要跟你先通個氣,因為你在方圓身上投入太大了,意圖很明顯,他怕擔不起。”

    “看來我高興得太早了。”萬抗道,“方正坤是來者不善吶。”

    “也不是什么壞事。”駱英道,“矛盾暴露的越早越好,如果趕到最后節骨眼上,怕是什么措施都來不及補救。”

    “也是,趁著接觸的機會,我看看事情的癥結所在。”萬抗道,“不過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和趙鐵平有關,那家伙可是無孔不入。”

    “我覺得這是趙鐵平不聰明了。”駱英道,“剛架空錢大成篡財成功,就等不及撲騰了,腳跟還不太穩呢。”

    “也許他的想法跟他的私生活一樣,古怪得很。”萬抗道,“上次派人跟蹤到他包了個眼鏡妹,但接下來卻沒啥進展,看不到人。”

    “莫不是趙鐵平真的變態?”駱英道,“是不是……”

    “應該不會,要真是那樣可真讓我寒了。”萬抗道,“目標都是外地跑出來混洗頭房的丫頭,完了就干掉,然后神不知鬼不覺給拋尸了,還沒個查證。”

    “哦,我也想也不會。”駱英一抖身子,“我的預感向來都不準。”

    “不過確實很可疑,我多安排兩個人去他別墅附近監視,沒準還真能搞出點東西來。”萬抗道,“我很矛盾吶,很想讓你剛才的預感變成事實,借機把趙鐵平給除掉,可又覺得那樣不好,因為對眼鏡妹那類的丫頭來說太殘忍。”

    “我也那么想。”駱英道,“那事暫且放一放吧,等你明晚和方正坤見過面后再說,我跟你說另外一件事。”說完,駱英拿出一份表格。

    “啥寶貝?”萬抗接過來一看,是申請表。

    “你不是要名利雙收嘛,那么從現在起就要著手了。”

    “加入民主黨派?!”萬抗呵呵一笑,抬頭略帶驚訝看著駱英,“駱姐,看來你是要我朝參政之路上奮斗吶。”

    “嗯,確實如此,但最后可不一定。”駱英道,“怎么,瞧你這態度,開始懷疑你駱姐的建議了?”

    “沒,絕對沒那意思!”萬抗道,“我只是看不透而已,要說服從和執行,那絕對不帶半點折扣。看看我現在的經商之路,幾乎都是你給鋪就出來的,多么陽光的一條大道!我不相信你還能相信誰?所以我堅信,如今你指引的參政之路,也絕對是條坦途!”

    “其實我也沒把握,仕途可比商場要兇險。”駱英道,“能走多遠、多高,都不可知,現在只是展望一下。”

    “我對自己有信心!再說,凡事努力拼搏一番,結果如何又怎樣?不用太強求。當然了,也不能無所謂,既然做就要做好。”

    “從政一定要謹慎。”駱英道,“這與經商不同,經商失敗了可以東山再起,而政途上一旦犯錯跌倒,再想爬起來恐怕就難于登天了。”

    “喔,那還真是兇險,來不得半點差池。”萬抗道,“看來以后得給自己的言行上個籠頭,萬一被別人拿個巧頭,還不一下就把我給撂倒?”

    “是要注意些,關鍵是得養成說話做事之前多思量的習慣。”駱英道,“你有足夠的智商,可能缺的就是經驗。”

    “我好好總結一下,以前接觸當官的人也蠻有幾個,從他們身上也能總結一些。”萬抗長出了一口氣,“駱姐,咋感覺一下有了壓力呢。”

    “那倒大可不必。”駱英道,“以這種狀態可很難混出頭,而且這也與初衷相違背,本來求個名氣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某種欲望,好充分釋放自己,如果因此而壓力了,實在是不劃算。”

    “嗯,慢慢調整心態,我想我會很享受這個過程。”萬抗低頭看看表格,“****建國會,民建吶。”

    “民建適合你。”駱英道,“她主要是由經濟界人士組成,一般都是有地位的商人和社會知名人士加入。”

    “嘿,條件要求這么高?有地位的商人、社會知名人士。”萬抗笑道,“我算是?”

    “你以為加入民主黨派容易?”駱英道,“相比之下,還真是難多了,別看你現在好像略有小成,但要是沒有關瑜緹作為引薦人,還難進民建的門呢。”

    “哦,關姐也民建黨派人士?”

    “你小看人?她可是民建環洪市委委員。”駱英道,“其實你的入會動機不純,這是被嚴厲禁止的。”

    “嗐,純不純只有自己知道,只不過你了解我知道了而已,那么多不熟悉的,你就知道他們都純?”萬抗道,“駱姐,咱不討論這個,我就想知道,現在我入了民建,往后咋辦,能有啥戲?”

    “那就要看你怎么混了。”駱英道,“可以一步一步按套路走,從民建會員到委員、常委、秘書長、副主任委員,最后再到主任委員,混到那個份上,如果不出意外,一般就能成為環洪市政協副主席或者人大副主任。”

    “政協、人大?”萬抗撅起嘴,“能不能到政府去?”

    “也有可能。”駱英道,“如果表現突出,得到賞識,市政府下一紙任命書,照樣可以做副市長。”

    “這些我可是第一次聽說。”萬抗道,“不過聽來聽去,咋都是副職?”

    “看來你對政治還真是了解甚少啊,需要找個時間把常識惡補一下。”駱英道,“民主黨派的就這樣,做不了一把手。”

    “那我看這表還不能填。”萬抗道,“還是找機會加入中國共產黨,那樣奮斗起來才有最終動力,能當家作主說話算話吶!”

    “犯傻了,還是不懂?”駱英道,“你加入共產黨,先考公務員從基層做起,等你混出頭來不知道要猴年馬月,那可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競爭力之大是可想而知。而走民主黨派的路子,會快捷很多,只要路子對頭,提拔起來很快的。況且,你走公務員仕途,還怎么兼顧你的商業王國?還不三兩下就被拱下來。”

    “哦,這還真忽略了不少。”萬抗撓撓頭,“走公務員仕途,經商的事先不說,就是考公務員的門檻還不夠呢,現在招考的公務員,基本上都是本科,我才是高中畢業,根本就沒戲。”

    駱英聽后一抿嘴,猶豫了下,“萬抗,明年這個時候,你就能拿到畢業證了, 正兒八經的本科。”

    “啥意思?”萬抗眉頭一抬,“那小本本真能以假亂真?”

    “本來不想這么早告訴你,但既然提到這個話題,我也就說了。”駱英道,“還記得三年前你到環洪的時候嗎,出租車開過后做了錦豪的保安,見面時我問了你的年齡還有家庭住址等,說是根據你的情況看能不能幫你找份工作。”

    “是啊,后來也沒了個音信。”

    “那是虛晃一槍。”駱英道,“真實的目的是幫你辦一個貨真價實的畢業證。”

    “還,還有這事?!”萬抗嘴巴驚得大張。

    “關瑜緹那方面有關系,我讓她幫忙,在大學里安放了你的檔案,雖然你人沒去,但每學年的成績照樣有,最后一樣能順利‘畢業’,只是你的‘同學’不知道有你這個同學而已,當然,你也不知道他們。”

    “真是像做夢一般!”萬抗坐下來抹了把臉,點上煙抽了一口,好好穩了穩神,“駱姐,你對我這么好,我可咋回報你。”

    “我可沒想著要你回報。”駱英道,“其實當初為你辦畢業證,并不是為了你。”

    “不為我?”

    “對,是為了你父母。”駱英道,“你不是說過對他們撒謊說考上大學了嘛,萬一到時裝不下去怎么辦?老人家是禁不住那么大打擊的,所以我幫幫他們。不過剛好,也許那張畢業證對你以后會有幫助,有時候,學歷還是挺重要的。”

    萬抗低下了頭,他想對駱英說很多,但一句也說不出來。

    “好了,看你情緒有些低落,再給你講個提精神的事。”駱英道,“你不是覺得加入民黨派老是做副職不滿足嘛,其實也還有解決的辦法。”

    果然,萬抗聽到這話抬起頭來,兩眼立刻神氣活現,“啥辦法?”

    “你可以成為雙黨籍人士。”駱英道,“民主黨派成員是可以要求加入共產黨的,因為加入民主黨本來就是在政治上積極向上追求進步的,愿意為社會主義事業添磚加瓦貢獻力量,所以只要具備了加入共產黨的各項條件,照樣可以申請加入共產黨。當然,這些可不是我自己認為的,有這方面的規定。”

    “那可不可以這么理解,等我以民主黨身份混那么一個時期,弄個像樣的政府部門副職后,便申請加入共產黨并退出民主黨派,然后以共產黨員的身份來繼續享用原來的官職,那就是純正的黨政官員了,不就有希望混到正職?”

    “呵,這會你腦筋轉得倒挺快,不過也太幼稚了點,事情怎么會像你說得那么容易?”駱英道,“從這方面看,你現在確實還是個政治弱智兒童。”

    “嘿嘿,我就是那么說說,一種可能性而已,要實現起來肯定是困難重重。”萬抗道,“不過可以把那當成是一個目標,能產生奮斗的動力。”

    “這樣想當然好。”駱英道,“但你也必須有足夠的心理準備,萬一那條路不順,可不能頹廢。”

    “你看我像么那種人么,沒準還會更激起我的斗志,在商界舍命打拼一番,進入福布斯富人排行榜前三甲也不是沒有可能。”

    “漂亮話都給你說了,別做不出漂亮事來。”駱英道,“依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走民主黨派的路子,朝政府那邊過渡也不一定就好,你認為做部門或者地方的黨政一把手真就能得道?那可不一定,也有可能是個拖累,尤其是你還有商人的身份。”

    “的確是那么回事。”萬抗很信服駱英的話,“駱姐,其實現在說那些都還太早。”

    “說早也不早,既然有那樣的打算,有些事從現在就應該著手。具體地說你想靠住上層的哪一位,基礎就要開始打了。”駱英道,“比如方正坤,你有機會接觸到他并有深一些交流,那就可以抓住這個機遇,緊緊貼住他。假如要是真和方正坤搭上弦,往后提拔的速度可想而知。”

    “事是好事,但強求不來,還不知道明晚能和他講到啥程度呢,沒準還鬧翻了臉。”

    “翻臉?”駱英搖搖頭,“就算要翻臉你也得忍著,不能憑感情用事,那危害性是顯而易見的,如果你和方正坤反了臉,對趙鐵平來說無疑是最有利的,他會趁機而入,攫取你的新城開發項目。也就是說,你前期在方圓身上下的功夫幾乎會全廢,所以你必須盡量穩住方正坤,即使這次談不攏,也要留下個好些的結尾,以便下次再接觸。”

    “嗯,眼下這情況,硬碰硬確實不可取。”萬抗道,“而且我覺得方正坤也不會擺過分的態度,畢竟跟他沒有能劇烈沖突的矛盾,我還沒向他提啥難題。就像你說的,他只不過想讓我明白,想整體拿下新城開發項目有難度。”

    “明晚看看具體情況再說,如果確定方正坤的阻力是來自趙鐵平,那最好的辦法還是從他下手,不管用什么法子,只要幫方正坤把阻力給卸掉,形勢便會大好。”

    “是的,我也這么打算。”萬抗笑了笑,“駱姐,剛才的從政之路說得我簡直熱血沸騰,差點忘了自己姓啥,還真覺得自己就呼風喚雨了,這會兒才冷靜下來,不管咋說,理想目標是要有,但踏踏實實做好眼前每一件事、走好腳下每一步路至關重要,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哦,你一說冷靜,我竟然忘了一個問題。”駱英抬手按了下腦門,懊然一笑。{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进大公司就一定很赚钱吗 靠快递费赚钱 免费彩票软件网站 在家开什么公司最赚钱 企鹅电竞主播游戏怎么赚钱 天津时时彩网站 风采好运彩3 今日头条加v怎么赚钱 羽毛球直播比分在哪看 易订商城赚钱不 老奶毛栗加盟赚钱嘛 聊骚可以赚钱 双色开中奖规则 天猫双十一优酷直播怎么赚钱 澳洲迪士尼乐园 真人捕鱼比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