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指點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章笑咪帶著方圓他們出發了,奔赴澳洲。

    這一游,萬抗覺得收獲肯定會很大,既能把酒業公司的事務實質性推動一步,又能讓旅游公司得到一定的前期磨合。萬抗對方圓說過,澳洲行之后,干脆就由他按照策劃來逐步推行市場進攻方案,具體收益,按照利潤提成。方圓當然愿意,他能看到美好的前景,絕對有利可圖,而且還很厚實。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是,通過這一套組合拳能攏住方圓,進而向方正坤靠近,至于靠近的效果是相吸還是相斥,那是下一步的事。

    仲東方那邊好像也得到了消息,知道自己在環洪呆不長,便主動給萬抗電話說有些事最好面談一下。萬抗有數,但假裝不知道,一見面還問新城開發項目的事如何了,把握上升到了幾成。

    “唉,恐怕我是無能為力了。”仲東方雖然搖著頭嘆著氣,但臉上卻帶著絲得意。離開環洪到別處任正職,的確是個不錯的事,環洪這地方已經混透了,是能駕輕就熟,但麻煩事也不少,一走了之倒也省心。

    “仲書記啥意思?”萬抗驚問道,“好事可不能半途而廢吶,沒有你的支持,我如何能順利拿得下新城開發項目?”

    “不是我半途而廢,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仲東方道,“這次跟方正坤角力,算是我失敗了,如果不出意外,代市長是他的,我會被調往別處。”

    “欸喲,咋會有這事呢!”萬抗痛惜道,“是不是方正坤那家伙用了陰招,把你給損了?”

    “應該不是。”仲東方道,“省里有安排,不是他方正坤所能左右的。”

    “那我可倒霉了,本來好不容易靠上你這課大樹。”萬抗嘆道,“不過天有不測風云,誰能預料到下一步一定會咋樣呢,而且我也不能太自私,只想著自己得好處,仲書記你到別的地方,還能大展宏圖呢。”

    “嗐,展什么宏圖。”仲東方笑了笑,“混了一輩子弄個正廳,也算是對自己有個交待。”

    “喔,果然嘛。”萬抗道,“我還以為是平調呢,原來是提了!這可是喜事,果然有大展宏圖的苗頭。”

    “這事你可先別亂說。”仲東方壓低了嗓子,“也就是跟你透露透露。”

    “我不會亂講的。”萬抗點點頭嘆了口氣,“仲書記你是痛快了,不過我可高興不起來,剛才說了,你離開環洪,我就失去了靠山,有些事不好辦吶。”

    “這也就是我今天找你來的原因。”仲東方道,“現在得想辦法向方正坤靠攏,別再指望我了,鞭長莫及啊。”

    “事實沒法改變,看來是得向方正坤靠近。”萬抗道,“就是不知道晚不晚吶,趙鐵平那狗東西見腥就上,早就跟方正坤搭上了,也不知道勾結到了啥程度。”

    “根據我對趙鐵平的了解,他做事十分講究分寸,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撕破臉皮,他喜歡一點點施加壓力,最后讓人覺得簡直沒法頂得住。”

    “很溫和嘛。”萬抗道,“這點我就不如他了,可能還顯得稚嫩生硬,喜歡直來直,一下奔向致命之處,簡直就是血淋淋的威脅。”

    “呵呵,你啊你。”仲東方抬手指指萬抗,“你到底還是年輕,往后做事得周旋著來,事情驟然沖突得厲害,發展態勢往往不受控制,結果往往是你所意想不到的,容易大亂既定步驟。”

    “仲書記,那你給我指點下,下一步該咋辦?”萬抗道,“這會可是關鍵時期,不找方正坤直接談,怕是要延誤時機吶。”

    “談是要談,關鍵是怎么談。”仲東方道,“實在不行我出面約他,反正我已經看開了,也不用在他面前擺架,主動約他坐坐聊聊,也顯得大度。”

    “就是,你馬上別處高就了,就得拿出個姿態來。”萬抗道,“當然,我希望你那么做,也是出于私心,畢竟能搭個橋,讓我和方正坤深入接觸一些。”

    “哦對了,上次你酒店申請定點的事,方正坤沒參加,后來怎樣?”

    “我送了盆蘭花給他。”萬抗道,“說了幾句客套話,再沒別的了。”

    “還能有什么?”仲東方道,“一上來相互不了解,你還指望他能像我這樣跟你掏心窩子?”

    “嘿嘿,雖然知道不可能,但我還是那么希望的。”萬抗笑道,“因為我心里著急吶。”

    “心急吃不下熱豆腐。”仲東方道,“剛才說跟他談關鍵是怎么談,你有沒有個思路?”

    “仲書記,你明示。”萬抗走上前給仲東方遞過一支煙,點著,“我這不是來取經了嘛。”

    “我也沒什么經,不過還能略微指點一二。”仲東方道,“你跟方正坤談事,首先是要打消他的顧慮。”

    “顧慮?”

    “對,這顧慮又分兩種。第一是來自他人的顧慮,比如趙鐵平給他施加的壓力,那就是他的顧慮。第二是來自于你的顧慮,你不能盯他盯得太緊,適可而止,讓他能惦記著就行,但絕對不能成為包袱。”

    “明白。”萬抗點頭道,“除了顧慮還有啥?”

    “把柄。”

    萬抗摸摸后腦勺,小吸了口冷氣,“請仲書記明示。”

    “呵呵。”仲東方端起茶杯身子一仰,舒舒服服地靠在躺椅里,“把柄,也分兩種情況,抓和被抓。”

    “哦。”萬抗拖著聲音,緩緩地點著下巴,“大概我明白了,就是要抓住他的致命弱點。”

    “不錯。”

    “那被抓又咋理解?”

    “被抓就是主動把自己致命的弱點呈獻給他。”仲東方道,“這樣做的好處顯而易見,能讓他覺著你和他是一個糞坑里的,身上有屎沒屎,誰也好不到哪兒去。你想一想,假如你只是抓住他的把柄,就相當于是站在坑邊看他在屎尿里折騰,他的面子朝哪兒擱、尊嚴在何處找?可如果這時你‘撲通’一聲跳下去,拉著他的手,沒準他還覺得你是階級兄弟。”

    “仲書記你這么一講,可真讓我長了見識,句句是真知!”萬抗道,“不過我也覺得有有點不妥,主動把在致命弱點暴露給方正坤,那不就是自尋死路嘛?”

    “嗌,變通,你怎么就不知道變通?”仲東方道,“你是一時糊涂?”

    “沒有,我是真不知道該如何變通。”

    “做假象你不會?”仲東方笑道,“你可以制造假的致命弱點嘛,具體怎么制造就不用我說了吧,反正只要讓他相信就成。”

    “還真是,腦筋一時沒轉過彎來。”萬抗不好意思地笑了。

    “有一點你還得注意。”仲東方道,“這樣做的前提是必須已經抓住他的把柄,否則沒意義,而且還會起到反作用。”

    “這么說來還挺有難度,抓方正坤的把柄可不容易。”萬抗道,“我對他可是一無所知。”

    “了解只是一個方面。”仲東方道,“有時就算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壞事,但沒有證據也起不到顛覆作用,所以還得看機會,比如現在,方正坤處在提拔的節骨眼上,如果知道他做了哪些違法違紀的事,即使沒有證據,抖出來折騰一番也夠他消受。”

    “那也就是說,現在是機會?”

    “對,正當時。”仲東方道,“方正坤的老底我還是知道點的。”

    “太好了!”萬抗道,“那仲書記就不吝賜教吧,讓我看看方正坤都有哪些老底。”

    “你想步趙鐵平后塵?”

    就這么一句,萬抗恍然大悟,這一招趙鐵平肯定已經用上了。“仲書記,照這情況看,現在行之有效的做法其實是回到了你第一個問題,幫助方正坤打消來自趙鐵平的顧慮。”

    “對,解除趙鐵平給方正坤的壓力,也許其他事就迎刃而解了。”仲東方道,“因為你的置業公司接下新城開發項目,本來也不是違規的事,而且就目前來說也合適,因為有萬地集團做后盾。這一點,是趙鐵平所不能比的。當然,現在趙鐵平的目標不是要全部拿下開發項目,承攬其中一部分,還是舉杯一定實力的。”

    “可那就壞了我的大事。”萬抗道,“無論如何不能讓趙鐵平得手。”

    “趙鐵平得手到什么程度現在還說不準,你必須和方正坤再談一次,深入一些。”仲東方道,“你要是自己有辦法當然好,如果沒法子就按剛才說的,我出面。”

    “你還是先別出面。”萬抗道,“有些事還是私下里說會好一些,你一出面顯得有點正規,反而不利交流。”

    “也好。”仲東方道,“今天我算是把話跟你說了個透,以后你得自己爭取,我是幫不上什么了。”

    “仲書記你放行,以前我跟你說過,我可不是二賴子,有些事能幫就幫,實在幫不上的我還能逼你?”萬抗道,“而且,機會就像長流水,放眼長遠,你到別處任職,沒準就有了新的機會,是不是?”

    仲東方聽了一哆嗦,但隨即哈哈大笑起來,“就是,就是這么回事嘛!”

    萬抗也跟著笑,他知道仲東方打心底里是抵觸的,他就是仲東方的顧慮,更是夢魘,仲東方想跟他徹底劃清界限,老死不相往來。但這不能說透,就這樣模模糊糊若即若離最好,彈性空間大,沒準以后還真有需要去找他。{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摩纳哥三分彩怎么玩 杰克棋牌手机版网址 99捕鱼中心 北京幸运28的套路 pc加拿大最新开奖结果 包道加盟赚钱吗 北单最新开奖结果 女人产后五卖身赚钱 太阁立志传5最赚钱路线 时时彩网上赚钱平台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 有人用好多手机赚钱是什么软件 打鱼机2人怎样能赚钱 时时彩后三杀号技巧 内蒙快三开奖走势图 捕鱼来了游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