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離間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阿龍對雷諾的到來表示出了不應有的熱情,作為幫內一個分量還算可以的小頭目,在綜合地位上要遠高于殺手,即使是金牌殺手。但是這次行動是阿龍私下操作的,雷諾能過來算是賣了個不小的面子。

    款待是免不了的,阿龍在黃金酒店請上大宴,跟隨他的幾個人手也參加。

    “雷諾,這次要辛苦你了,不過事成之后我會給你二十萬澳元。”阿龍道,“如果你覺得還不能抵上你的付出,就再加十萬。”

    “夠了。”雷諾的表情很平淡,“你只要把人指給我就行。”

    “明天下午我們出發,前往穌斯魯島。”阿龍道,“那家伙就躲在島上,咱們去只要瞄著他就可以不擇手段,沒有什么特殊要求。”

    “那就更容易了。”雷諾道,“為了做事得力,酒就少喝一些,等事情成功后再喝或許會更高興。”

    “你們應該學習。”阿龍對另外幾人訓斥道,“酒,就先別喝了吧。”

    此時那幾人已有酒意,但對阿龍的話還是有足夠的清醒度,都放下酒杯,說不喝不喝。

    離開就餐房間到客房,雷諾不說一句話,倒是阿龍手下幾個有醉意的家伙喋喋不休,其中一個還拿出萬抗的牙骨刀揮舞起來,說明天就去結束那小子。

    雷諾看了一眼牙骨刀,眼睛一亮,“好刀,給我瞧瞧。”

    “這是戰利品,前幾天差點就把那小子給解決了,結果讓他光著身子跑了。”拿刀的家伙炫耀著,“最后從他未來得及穿上的衣服里得到了這兩把牙骨刀!”

    “少說點吧。”阿龍瞪起了眼,他不想提起那事,對他來說很不光彩。

    雷諾看著牙骨刀很出神,眉頭緊鎖,不過他進行了很好的掩飾,阿龍沒有看出絲毫異樣。

    “好就拿去。”阿龍很大度地說,“這好像是象牙做的。”

    “不是。”雷諾搖搖頭,看了看阿龍,又說道:“也可能是。”

    雷諾收下了牙骨刀,表示了感謝,回到房中便沒再出來。

    第二天上午,雷諾找到阿龍,說去穌斯魯島時目標不宜大,還是分開去比較好。

    “你有什么打算?”

    “有那人的照片嗎?”雷諾道,“我記一下,先上島去,等你們過去后再會合比較好。也許,等你們上島的時候,我已經處理好了一切。”

    阿龍笑了,他知道雷諾絕對不是開玩笑,要不也不會成為金牌殺手。“好吧,希望能得到你的好消息。”阿龍拿出萬抗的照片。

    雷諾只看了一眼,嘴角浮起一絲微笑。

    “笑什么?”阿龍問。

    “原來只是一個年輕人。”雷諾道,“我還以為是什么風云人物。”

    阿龍呵呵一笑,模仿錢大成的話說,“不是什么政要,也不是什么巨商,只是個調皮的中國小伙子。”隨即有補充道,“賤命一條。”

    雷諾笑了,“不過看來這家伙也的確夠調皮,要不也不會讓你這么費心。”

    “受人所托嘛。”阿龍道,“說做到就要做到,這是做人的原則。”

    “佩服。”雷諾稍一點頭,“有道有義之人。”

    阿龍擺擺手,“好了,不說那些,既然你要先登島,那就早點動身。”

    二十分鐘后,雷諾開著租來的快艇,朝穌斯魯島進發。

    快艇疾速前進,在海面上拖出一道銀白水帶。雷諾望向前方,忍不住嘆笑一聲,自語道:“這個世界,沒有什么不可能。”

    穌斯魯島上的瞭望塔發現了雷諾的快艇,萬抗他們立刻收到了信號,啟動船艇迎了上去。

    距離島岸幾海里距離的海面上,萬抗的快艇最先靠近雷諾。隨后,阿加侖的快艇也打著彎子繞過來。莎麗的木船遠遠地落在后頭,但她通過狙擊槍瞄準鏡能清晰地看到一切,隨時準備扣動扳機,對她來說,搖晃的船體不是問題。

    萬抗很清晰地感到快艇沒有惡意,也許這是一場虛驚,并不是阿龍的快艇。

    雷諾面帶笑容,對著萬抗揚起了手臂。萬抗確認快艇是哪個只有雷諾一人,才定睛看雷諾,驚得他眼睛暴圓。

    “桑托斯,怎么回是你!”萬抗忍不住大叫起來。

    “我就知道,只要有船只出現,你便會包抄過來。”雷諾呵呵一笑,“萬抗,我改名字了,現在叫雷諾。”

    “改名字?”萬抗笑了笑,“這倒不驚奇,我就是奇怪你咋會出現在這里,如果是度假,為啥不帶個小妞?”

    雷諾并不答話,舉起牙骨刀晃了晃。

    萬抗頓時明白了。“沒想到還有這么巧合的事,這次竟然又是你!”萬抗哈哈大笑,“以前是錢大成讓你殺我,現在應該也是!”

    “我不能確認,相當于是奉命行事。”雷諾道。

    “好了,不在這里聊,先上島去!”萬抗招呼著。雷諾點點頭,跟著萬抗的快艇迅速離去。

    在島上,雷諾告訴萬抗,他從部隊回去后并未找到合適的位置,便在朋友的介紹下來到澳洲,更名換姓當了殺手。

    “是不是一個叫阿龍的人指使你過來的?”萬抗道,“桑托斯,我還是叫你桑托斯吧,很親切。”

    “其實我也喜歡別人喊我桑托斯。”雷諾笑道,“不錯,是阿龍,怎么,你早就知道是他?”

    “只是猜測。”萬抗道,“沒想到還真是他。”

    “你怎么惹了13k?”桑托斯道,“有時還真是麻煩。”

    “不是我惹他,而是他背信棄義出賣了我。”萬抗道,“本來我是托一位好朋友找到他,去對付錢大成,可沒想到他被金錢所惑,竟然和錢大成走到一起,反過來要置我于死地。”

    “還有這種事?”桑托斯幾乎不敢相信。

    “事實就擺在眼前。”

    “幸虧他這次找的是我。”桑托斯道,“昨晚我認出了你遺落的牙骨刀,當時正被阿龍的手下玩耍,幾乎就明白了目標是你,所以今天上午故意跟阿龍說人員要分開上島以減小注意力,其實我知道,只要過來就能碰到你,因為你不會放棄在海上的攔截。”

    “這么說,阿龍他們也很快會過來。”萬抗道,“我原本的打算是把阿龍控制住,然后引誘錢大成來,把他們都滅了,不過現在看來是要改變下計劃。因為有你夾在中間,我不能為難你。當初你已經損失掉兩百萬美元了,這次不能讓你再吃虧,尤其是你加入了13k,沒準還會有麻煩。”

    “沒關系的,你知道我很自由。”桑托斯笑道,“想找我做事的人多了,更關鍵的是,你曾救過我,而且之前明知我要殺你。”

    “過去的就不說了。”萬抗道,“桑托斯,我改變計劃后,你得配合我一下。”

    “完全可以。”

    時間并不充裕,萬抗和桑托斯立刻回到海邊,“你現在駕快艇回去,說這邊火力太猛,根本接近不了,把阿龍他們擋回去。”說完,萬抗拿起短沖對著桑托斯的快艇一陣猛掃,當然,要害部位沒有打。

    桑托斯跳上快艇,“放心吧!”

    離開穌斯魯島五六海里,桑托斯遇到了阿龍他們的快艇。“怎么回事!”阿龍一臉詫異。

    “我的行動好像暴露了,那邊有充分的準備,三艘快艇在島嶼附近巡游,而且還有輕機槍,火力實在太猛!”桑托斯喘著粗氣,“要不是運氣好,恐怕我已經葬身魚腹了!”

    阿龍皺起了眉頭,“怎么會這樣?”

    “我看還是再準備一番。”桑托斯道,“這么硬打硬拼,不值得。”

    “那還能有什么辦法。”阿龍嘆了口氣,“還真沒想到那小子竟然還這么厲害,看來真是低估他了。”阿龍說這話時,心里懊惱不已,他后悔上次沒有等桑托斯來之后再對萬抗動手,結果一個失手,還讓萬抗警覺起來,再準備一番,就不是那么簡單了,起碼時間上不會讓錢大成太滿意。

    錢大成當然不會滿意,本來滿心歡喜等著阿龍早點給他帶來喜訊,沒想到一連幾天都沒動靜。不過他也沒催,怕大亂阿龍的步驟。

    但正在這難以安寢的時候,沒想到萬抗居然來了電話,直接說同為中國人友情提個醒,別當煞筆讓人蒙在鼓里。

    錢大成長這么大,幾乎沒有人說過他是煞筆,聽得有點頭皮發麻,不過他知道萬抗之所以這么說,肯定有原因。“你膽子倒不小,還敢給我打電話。”錢大成故作鎮定。

    “沒工夫跟你閑聊,我這邊事情太多。”萬抗道,“實話跟你講吧,阿龍是我找人出面讓他幫我做事對付你,可沒想到他跑到你那邊倒跟你合作起來了,其實那也無所謂,你出的價高,總歸會有人為錢而改變立場。但是阿龍那家伙太陰險,仗著這里是他的地盤,竟然想兩邊通吃。我實在忍無可忍,直接揭穿了他,后來沒辦法,阿龍說跟我合作,因為你有的是錢,他從你那里多套點錢,然后跟我分成。”

    “你覺得我能相信你的話?”

    “就知道你不相信,因為你老了,腦袋糊涂了。”萬抗笑道,“上次他帶著人在賓館里對我下手的事,是你安排的吧。你好好想想,他們當時抱著槍沖進房間,我就是神仙也沒機會變身藏起來吧?可我為啥還能安全逃脫,你想過沒有?”

    錢大成一時沒了話說,這事當時他也猶豫過,但沒有多想。

    萬抗見錢大成沉默,不失時機地說道,“實話告訴你吧,是阿龍搬了椅子,讓我踩著從衛生間的窗戶溜了出去,當時他還說,為了把戲演得逼真一些,讓我只穿褲頭逃跑,把衣服啥的都留下!”

    拿著電話的錢大成摸了摸額頭,他真的開始有些懷疑阿龍,不過嘴上卻不這么說,“萬抗,編吧,盡管編,把你知道的都瞎聯系起來編吧,聽得我很開心嘛!”

    “別再嘴犟了,錢大成,信不信由你就是,只要你有錢繼續填那個無底洞。”萬抗道,“你知道嘛,其實我早就找了阿龍,期間見他那邊一直沒動靜,問過他幾次,可每次他都說有點麻煩,還得再等等。實際上等個屁,不就是想讓我給他加錢嘛。后來我又給了他二十萬,他可能才真的去找你。但是到了你那邊,立刻又被你的大手筆給征服了。錢大成,最后跟你說一句,阿龍是個喂不飽的家伙,等到他把你吃空,拍拍屁股就會走人!我是覺得你可惜啊,把錢給那種人騙去,實在不忍心,多少得留點給錢佳嘉吧。”

    “不要提佳嘉!”錢大成很憤怒。

    “別那么易怒。”萬抗呵呵一笑,“提提錢佳嘉無所謂,你知道我是絕對不會傷害的,因為那是我的籌碼,如果沒有錢佳嘉,我還真害怕你那些卑鄙狠毒的招子。所以說,我不但不會傷害佳嘉,相反,我會很好保護她。而且我還能保證,即便以后你對我沒了任何威脅,我還是愿意不求任何回報地保護她。”

    “你很無恥。”錢大成道,“都到了刀槍不入的境界。”

    “呵,錢大成,你就別夸我了。”萬抗笑道,“還是趕緊看看怎么把阿龍給撥開吧,不信你打電話問問,他肯定會說讓你不要著急,一切要穩妥地進行。”說完就撂了電話。

    錢大成拿著電話愣了好半天,到底還是給阿龍打了過去。阿龍一時還沒想出什么好法子,只好說用不著發急,事情要盡量做到完善,都在進行著。

    錢大成有點拿不準了,他并不相信萬抗,但事情的確可疑。

    “不管怎樣,我要確保萬無一失,看來得換個法子了。”錢大成放下電話自語著,嘴角浮起一絲冷笑。{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魔兽世界2.43野外赚钱 捕鱼达人旧版本 安利赚钱法 真人电玩捕鱼 餐饮管理公司赚钱吗 小卖部在办公区卖什么赚钱 北京pk10三码全天计划 ico私募怎么赚钱 大学生怎么写文章赚钱 扎金花必胜口诀 体彩顶呱刮 山西快乐10分钟玩法 九阴真经开赚钱 最赚钱行业变化 百家利登录平台777 兴华寰宇国际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