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叫停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齊輝雖然悄悄回來,可也不是秘密,畢竟是個人物。

    駱英又是在第一時間告訴了萬抗,要他注意安全。萬抗并不在意,說既然齊輝也是個厲害人物,在沒有徹底弄清楚真相之前不會貿然行事。

    萬抗的判斷非常正確,齊輝回來后,先是找齊耀身邊親近的人了解情況,方方面面事無巨細,一直持續了兩天。初步的判斷可以確定,萬抗絕對是第一個處置對象,因為齊耀的遭遇跟他有直接的關系。

    當然,齊輝回來不僅僅是為了齊耀的事,還有他的齊氏集團。雖然現在日本拓展了不少業務,但環洪的業務他根本沒放下,無論是房地產,還是餐飲娛樂,他都要保持一種繁榮的景象,因為還有另外一種需要。

    齊氏集團的事,齊輝沒有準確判斷,盡管根據競標前工地別縱火一事,可以看出是錢大成那邊的故事,但生性狐疑的他認為,也可能是有人故意挑撥離間,坐山觀虎斗來收漁利。這事需要慢慢觀察,不能早下定論。

    可萬抗的事是能確定。

    齊耀并不打算采用如何簡單粗暴的方式來達到目的,雖然他身邊也有高手,但他想用慢性催殺法來達到目的,他要讓萬抗一事無成,爾后窮困潦倒,最后再豪笑著取了他的性命。

    打聽萬抗的底細,成了齊輝的第一步行動。

    環洪說小不小,但說大也不大。尤其是在駱英十分警惕的情況下,齊輝的行動自然逃不過駱英的耳目。

    駱英也在行動,她要徹底弄清齊輝的底細,相對于錢大成來說,齊輝似乎更神秘一些。

    齊輝了解到,萬抗現在正著手的項目,一個只要不傻就能看出違規的項目。

    不過齊輝不著急動手,工地現在正打樁基,沒見什么明顯效果。齊輝想等到樓層可觀時再出手,揭發萬抗個措手不及,讓他陷一陷。

    萬抗當然不會知道,還干得熱火朝天,眨眼間,一樓樓頂已經澆灌,到了二層主體墻。

    駱英是很警覺的,她覺得很不正常。常理說,就算齊輝不了解別的,但齊耀是毀在了萬抗手里,該是很明顯的,只是缺少證據。不過對他來說,證據無所謂,消弭所謂的仇恨才是首選。但齊輝沒有動靜,越是這樣就越可怕。

    表面上一切風平浪靜。

    當集資樓到五層高的時候,果然發生了事情,被叫停。這是很嚴重的事情,因為兩棟樓是同時開工,如果爛尾,損失不小。雖然損失最大的是公檢法部門,但人家是公家,總有辦法補過來。萬抗不一樣,少部分墊資,也是傾其所有了,如果這么一爛,還真是要虧大。

    “先別急,等等看,估計這事應該能得到解決。”駱英安慰萬抗,“公檢法畢竟是環洪三大系,辦法應該會有,否則面上也過不去,他們應該想辦法。”

    就這事,駱英還向公安局副局長龔平打聽。龔平的說法和駱英的猜測一樣,說局長正在想辦法,已經和檢察長、法院院長談過,怎么也得把那兩棟樓給封了頂,他們已經到上面找人。

    事實上,找人也沒用。因為這事鬧得挺大,如果不處在網絡時代也許沒事。齊輝找人策劃了,炒得沸沸揚揚。環洪市委甚至召開了常委會,來研究這個問題。

    “影響太大,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我們做事必須果斷一點!”市委政法委書記仲東方的意見很堅決,必須拆除!

    有仲東方這么一說,其他幾個常委都失了聲,誰想挑個壞頭?包括市委書記毛群中。

    市里的意見幾乎是確定了,拆除。

    這個消息簡直是晴天霹靂,嚴重到這種程度?明白人只有一個,駱英。她知道,齊輝肯定是給市里某些領導施加了壓力,比如仲東方,這個早年被齊輝喂得肚大腰圓的家伙,如今正是反哺的時候,而且還不敢不盡心。

    駱英很清楚,悲劇無法避免了。雖然龔平說,省檢、省高院和公安廳都有招呼給毛群中,但駱英知道那沒用,在這件事上,最直接的一環出了問題,扣不住了。

    真是這樣,毛群中再次召開常委會,說省里有招呼,看能不能實施些補救措施,把樓給保住。

    “怎么補救?”仲東方問。

    “具體怎么做,這不正開會討論嘛。”毛群中笑了笑,他可不會直接說出補救措施,其實很簡單,把一切該辦的手續都給突擊辦理出來,然后由政府出來辟謠,應該能搞定。

    很沉默,沒有人開口。

    “大家都說說,看看有沒有什么好辦法。”毛群中掏出熊貓香煙,撒了一圈,很隨和地說道,“來,抽支煙,有助集中注意力,好好想想。”

    煙是點上了,可一個個都吞云吐霧,就是不吐話。

    毛群中見沒法子,給市委趙秘書長使了個眼色。趙秘書長就等著毛群中這個眼神了,這個時候表現一下,那可是恰到好處。

    “我有個小小的建議,現在那兩棟樓的焦點是在違規上。”趙秘書長把其他常委們挨個看了一便,“所以解決的著力點,就是那兩棟樓是否違規。”

    “嗯,說得不錯,繼續。”毛群中道,“接下來大家都發言,要集思廣益。”

    “我看還是讓趙秘書長說說,他還挺有思路。”仲東方不露聲色。

    “那好吧,既然仲書記這么說,我就簡單講講。”趙秘書長道,“咱們市里能不能開開綠燈,把那兩棟樓的手續都合法化了,這樣一來不就沒了問題?然后由政府出面,澄清下事實,謠一辟,應該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想法很好,但風險很大。”仲東方不等別人發話,先說道:“這關系到我們環洪的聲譽,屬于集體舞弊,如果這個婁子被捅出去,后果不堪設想。”

    毛群中面色凝重,他沒想到仲東方會這么說,不過他也隱隱感覺到仲東方的意圖。“既然東方這么說,那就按他的意思辦吧。”毛群中道,“當然,在彈性范圍內,還是要伸縮的,畢竟影響擴大了不是好事。”

    “毛書記,這可不是我的意思,大家集思廣益嘛。”仲東方笑了一下,“這事上面也關心,別弄到最后都我的不是。”

    毛群中暗自一笑,仲東方這個家伙永遠都那么奸猾,不過話不能說在面上,做事更要漂亮,“會議決定的嘛,你想一個人攬過去?”

    仲東方一聽,心里罵起來,明明剛才說是他的意思,這會又成會議決定的了,卑鄙。

    毛群中和仲東方,貌合神離眾人皆知。要說一個政法委書記,仲東方沒有那個實力跟市委書記叫板,但仲東方是土生土長的環洪官,很多方面都有人,而且省里也有關系,做派一向強硬。毛群中調任環洪市委書記沒幾年,根基不牢,很多事也有顧忌,他不想得罪仲東方,否則有些事情還真不太好開展。

    “萬抗,姐姐害了你,這下可要受牽累了。”駱英也沒有了辦法。

    “駱姐,瞧你說哪兒去了,實話跟你講,我一點都不惋惜,反倒很欣慰。”萬抗道,“我覺得,越是這樣,就越能把你我拉近,到時纏到一起,分都分不開。”

    “什么想法。”駱英撇嘴一笑,“你是不是覺得這樣是我欠了你,就該一輩子對你負責?”

    “不不不,駱姐,你要是這么說,那我可真是冤死了。”萬抗兩手齊擺,“看來你真是不了解我啊,駱姐,這個打擊對我來說可不小,有生以來還從未碰過,你說,我是那種人么?”

    “開玩笑了。”駱英輕嘆一口氣,“不過說真的,我是很內疚。”

    “駱姐,這事就別說了成不?”萬抗道,“頭皮都麻了。”

    “好,不說那些。”駱英道,“昨天錢大成給我電話,說他那邊的工程已經開始,要給你塊業務,你這兩天找他談談。”

    “沒說是啥業務?”

    “沒說。”

    “我明天一早去,到時就知道了。”萬抗道,“如果要墊資的話就不做了。”

    “錢,我這有點,到時你拿過去用就是。”駱英道,“關鍵是看你能做到哪一塊,油水不大,也沒什么意思。”

    “我不能用你的錢。”萬抗道,“駱姐,我有個觀點,男人不能用女人的錢。”

    “為什么 ?”駱英道,“你還挺大男子主義?”

    “不是,我是覺得男人用女人的錢,一旦習慣那可就壞了事。”萬抗道,“那樣會得一種病。”

    “什么病?”

    “渾身就一個地方硬,其它地方都軟。”萬抗哈哈一笑,“駱姐,這個問題也到此打住吧,省得你再教訓我。”

    駱英使勁看了萬抗兩眼,“多想點正事。”

    “駱姐你還是訓了我。”萬抗笑道,“我絕對順從。”

    “集資樓被叫停,你看出點門道沒有?”駱英轉了個話題。

    “有點看法。”萬抗道,“齊輝也很強大,對我很仇視。”

    “還有深一層意思。”駱英道,“齊輝對你用得是軟刀子,他不直接對你動手,而是不惜代價去破壞你的項目,這一招更狠。他要先打滅你的尊嚴,至于后來會不會置你于死地,我看不透。”

    “他哪能放過我?依我看,在我被踐踏倒地時,他會痛痛快快地揮起屠刀把我給結束掉。”萬抗也嚴肅起來,“駱姐,看來齊輝還真不是一般能耐的人。”{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博猫娱乐群 通过微信群资源共享赚钱 华夏娱乐网址 在大学校园做什么生意赚钱 AG夏日营地现金游戏 骑马与砍杀赚钱吗 体彩江苏7位数18124期 为什股市赚钱这么难 联众麻将外挂 类似老公赚钱老婆花的歌曲 九天棋牌手机版下载 天天网赚app下载赚钱 百胜彩票群 安徽快三遗漏值 转手法院拍卖房赚钱 时时彩怎么看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