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右手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報警沒有用,來了幾個民警根本壓不下。鬧事的人說是在主張正當權利,民警執法也不能亂來。

    主張權力,說得是挺在點子上,而且還打“12315”投訴。

    “三桌人,就把凱旋門給攪黃了。”萬抗慨嘆道,“不過凱旋門黃不黃跟我們沒關系,關鍵是今晚飯吃得不爽。”

    服務員進來了,說還有新鮮海參,但怕進不來,隔壁人兇得狠,攔得厲害。

    肖明聽了,拿起餐巾擦擦嘴,“你說你們酒店,這樣還怎么開門迎客?”服務員忙說對不起,萬抗歪歪頭,對胖大海說出去看看,吱一聲,通融下讓海參端過來。

    龐大海出去了,沒一會就嚷嚷起來,看來是行不通。

    “萬總,說不了,還要動手打人。”龐大海道,“不行我拖凳子去劈一排!”

    “誰他媽這么牛比!”萬抗嘴上這么說,心里有數,肯定是圣庭的人,要不現在環洪市,凱旋門還真難找出這樣的對手,“我還真想吃上一口新鮮的海參。”說完,萬抗站起身來朝外走。

    龐大海跟著,肖明那伙也不好坐著,也跟了出去。

    “你們誰是頭?”萬抗站在前面問了一句。

    “又冒出個傻鳥!”一個染著黃頭發的家伙攛掇上來,伸手要抓萬抗。

    萬抗咬了咬牙根瞪著黃毛,等他手快要伸到胸前的時候,一把抓住,往旁邊一拖一帶一松,同時另一只手猛地推出,頂在黃毛下巴上。

    “喀”地一聲,黃毛上下牙齒猛烈撞擊在一起,失控仰頭后倒。就這么一個撞擊,黃毛就被震昏了過去,跟軟板一樣摔在地上。

    一切都太快,龐大海見過,可肖明沒見過,簡直傻了眼。

    “誰是頭?”萬抗又問。

    這時,屋里慢慢走出一個人,好像很有派頭,可抬頭一看是萬抗,驚愕得嘴巴大張。

    是茶壺蓋。

    當初在錦豪門口被萬抗一腳踹出去六米多撞在商務車上,又被拖到臺階上被高舉過頂扔下來,這事現在想起來他都覺得是噩夢。

    難道噩夢又要成真?

    “我操。”萬抗一聲冷笑,“果然是你們。”

    茶壺蓋一聽,也顧不得面子,縮著身子上前幾步,“大哥,實在抱歉,不知道是你們,我們這就走。”

    “也別了。”萬抗道,“你們跟凱旋門酒店的事,跟我沒關系,只要不耽誤我們上菜就行,那新鮮海參要是再上不來,那還新鮮個屁!”

    萬抗說完,回身一揮手,“咱們繼續喝酒,隨他們折騰。”

    話是這么說,茶壺蓋哪里還敢在嚷嚷,帶著人進了房間,可也不敢走,因為上面安排了統一行動,要是先撤了那可是要受懲罰的。

    回到房間,肖明對萬抗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還真是看不出來,竟然有這么大能耐。

    服務員終于端上了新鮮的海參。

    “來,嘗嘗。”萬抗帶頭伸出筷子,“媽的,看來圣庭那邊好像越來越火了,齊耀那狗東西經營有方啊。”

    說到齊耀,肖明的筷子停在半空,“剛才那些人是圣庭的?”

    “是啊。”萬抗道,“那個茶壺蓋是圣庭保安部的一個小頭頭吧,上回差點沒給我整死過去!”

    肖明臉色不太自然,“齊耀那人,各方面勢力都很大,一般不要招惹為好。”

    “哦,你對齊耀很了解?”萬抗問。

    “不是很了解。”肖明道,“我哥肖光和他好像認識。”

    “哦,看來你哥也是個人物,要不和齊耀還靠不上呢。”萬抗道,“肖明,你是不是怕了?”

    “不怕,怕什么呢。”肖明笑笑,“我就是說說。”

    隔壁沒了動靜,萬抗讓龐大海去看看人是不是走了。一會兒龐大海叼著煙回來,說沒走,都老老實實地坐在里頭。

    萬抗一皺眉,眼睛陡然一放光,站起身來,“肖老板,我出去一下,你們先喝著。”

    “行,我們喝的是閑酒。”肖明道,“不耽誤你忙事。”

    萬抗急匆匆走了出去,龐大海一見,對肖明道,“我得跟著看看,很不正常,估計要有事。”

    龐大海這么說,肖明當然也坐不住,說那就一起出去,有事也好照應著點。

    出了門,已經看不到萬抗的影子。龐大海加快腳步,問廊道里的服務員,剛才出去的人到哪里了,服務員說看到進了電梯。

    萬抗乘坐電梯已經到了樓下,穿過金黃色的大廳,直奔門外。廣場上車子很多,萬抗仔細觀察,哪一輛最容易離開,他要找個人。

    一輛廣本商務進入視野,車頭朝外,對著出口。

    萬抗轉身進入大廳,回到侯客區拿了個玻璃煙灰缸,返身出來,徑直朝廣本商務走去。

    找了個背光的地方,萬抗抬腳猛踹車身,車子搖晃起來。

    “操你媽!”車門打開,一個光頭沖了下來,“以為車上沒人,撒野是吧!”

    萬抗并不著急,看著氣勢洶洶的光頭躥過來,抬腳一踹中褲襠。光頭悄無聲息地蹲了下來,疼得不行,跪著趴在地上扭曲不止。

    “誰他媽找死!”一個聲音沉悶而暴戾。

    不錯,就是他!

    “右手!”萬抗呈現出變態般的興奮,“你的右手!”

    萬抗找的是癩子頭!

    車內的癩子頭一聽是萬抗的聲音,頓時一身冷汗,他一直擔心著萬抗哪天真的找過來。現在,擔心成了事實。

    癩子頭想奪路而逃,可在萬抗面前卻只是一個插曲。廣場邊上,癩子頭被萬抗趕上。

    沒有話語,萬抗直接飛腳過去。癩子頭一邊后退一邊討饒,“我是孫子,當時一下頭腦發熱,也狗仗人勢借了黔中客的勁,摸了一把你的女人,你就當我是坨屎,別睬我了!”

    萬抗忘不了伊芙兒左乳上被癩子頭那狠狠一揪的痕跡。

    出手招招狠毒,癩子頭時刻都有在危險籠罩之下,他知道萬抗不會放過他,只有奮力一搏可能會有機會逃脫。

    一把尺多長的匕首出現在癩子頭手中。

    萬抗哈哈一笑,“我正愁沒有家伙切斷你的手腕,你倒主動送了過來。”

    “你別亂來,我捅死你!”癩子頭一臉恐慌。

    萬抗晃動了幾下身體,手中的煙灰缸飛了出去。癩子頭哪里會想到萬抗用這一招,注意力全都在萬抗的胳膊腿上,沒在意揚手的時候飛出個東西。

    “嘭”的一聲。癩子頭覺得鼻梁和眼眶之間被充盈了無限量體積的物件,一直脹得他失去任何反抗力,倒在地上像攤稀泥。

    萬抗以閑庭信步的速度走過去,拿起癩子頭丟下的匕首,比劃了一下,“這么割你好像不太順當,你也受罪,還是給你創造個比較舒適的法子。”

    癩子頭雖然失去反抗力,但頭腦還算清醒,對萬抗的話很是恐懼,混這一行的,比一般人領會的要敏捷些。

    果然,萬抗沒有讓癩子頭的預感偏失方向,他接著微弱的廣場強光,找到了那個玻璃煙灰缸,然會對準鏈子頭的右手,一下、兩下、三下……

    癩子頭的脖子被萬抗用腳踩著,一直到疼得昏死過去也沒喊出聲來。

    最后,萬抗看著癩子頭骨肉都分不清右手,拿起了匕首。

    龐大海奔了過來,拉住萬抗的胳膊,“萬總,行了,別動刀子。”

    肖明和隨來的兩個人站在一旁,有點犯傻,要說行兇,刀子一戳,隨它如何,可拿著個煙灰缸,連續百十下把整整一只手硬是砸成肉泥狀,還真沒見過。

    其實萬抗省思過來也挺害怕,可當時他每想起伊芙兒那只被揪的起血印的左乳,心底總升起一股歇斯底里的狂妄之力,沖涌著他無休止地摧殘著癩子頭的右手。

    龐大海的阻攔,促使萬抗從一種近乎瘋狂的狀態中蘇醒過來,他低頭看著被鮮血染紅的煙灰缸,又看看奄奄一息的癩子頭,“大海,我看還是報個警。”

    “報什么警,直接打120!”龐大海掏出電話叫救護車,說有人手被碾碎了,情況危急。

    “萬總,你趕緊走吧,這事我來擔著。”龐大海臉上的表情義無反顧,“我不是逞英雄,就是一種感情。”

    萬抗這會漸漸清醒了過來,覺得這事實在是太魯莽,但看著龐大海這般義薄云天,又再次涌起氣沖霄漢的江湖義氣。“大海,你還有老婆孩子呢。”萬抗道,“還是讓我來!”

    “那不一樣。”龐大海道,“你自由的時間多一些,那錢就掙得嘩啦啦響。而且,這事也不是什么償命的事,要是那樣,估計我也擔不了。”龐大海拍拍萬抗的肩膀,“沒多大事,讓我來,頂多進去就是,而且你在外圍活動活動,沒準也就早早地出來了。”

    萬抗想想龐大海說得在理,便點點頭,“大海,既然你都說到這份上了,我也不多說,反正你能相信我,我也不會讓你失望。”

    沒有婆婆媽媽,萬抗起身對著一幫發呆的肖明道,“走啊,繼續喝酒去!”

    肖明哪里還能喝得下,摸摸額頭顫顫巍巍地說今天挺亂的,要不就這樣,等過幾天場地整平結束在聚,喝個慶功酒。

    萬抗說行,伸手和肖明握手。肖明猶豫了下,還是伸出手來,他我這萬抗黏乎乎的手,有點想嘔。

    肖明和隨來的兩人慌不迭地離開,隨來的兩人忍不住對肖明道,“肖大哥,那個萬抗還真是個人物!”

    “狗屁人物!”肖明不斷用手指擦著指縫,“我看他媽的就是一瘋子,以后得躲著他點。”{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360彩票排列五走势图 私服传奇怎么赚钱 捕鱼大师鳄鱼头像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足彩 百乐门主公式两码中特 申城棋牌斗地主 网赌为什么经常出长龙 农村庙会赚钱 男的让女的努力赚钱 安徽11选5一注奖金是多少 浙江福利彩票投注机 现场直播山西十一选五 一部手机赚钱的兼职 波克千炮捕鱼最新官网 魅族专卖店不赚钱吗 猎金全民影视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