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神壇

推薦閱讀: 那可是名俠客最強魔法皇帝不朽戰王至尊天命系統不朽戰記天運農女來種田卿如春風來重生女配翻身日常涅槃傾城,九千歲請自重氪金不朽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駱姐,咱們喝點酒吧。”萬抗一臉真誠,“此情此景,不弄點小酒調調氣氛,實在是枉來一趟。”

    “喝。”駱英不含糊。

    一家環境還可以的小飯館內,萬抗和駱英坐下,點了四個小菜,一瓶紅星二鍋頭。

    美御女,醇烈酒。

    如此般消受,醉了是傻子,清醒是懦夫,萬抗只要個微醉。

    好歹算是還有點酒量,一瓶二鍋頭,駱英開始只喝二兩,后來萬抗軟磨硬泡又給她倒了一兩多,剩下的萬抗全部灌下。

    酒桌上倒沒說什么,或許是酒勁還沒上來,談的都是些面上的話。萬抗大概說了進京以后的經歷,然后問駱英來北京做什么。駱英說這次來不是為自己的事,是陪朋友來的,兩三天便回去。

    出了飯館,萬抗吧唧了下嘴,酒味挺重,不由得嘿嘿一笑,歪著頭問駱英,“駱姐,你說你到底是個啥人物?我總覺得你強大無比,可又飄忽不定,疑疑乎乎間感覺跟假的一樣。”

    “假?”駱英好像很納悶,“你覺得我假在哪兒?”

    “哦,駱姐你誤會了,我是說,你的存在好像不真實,有時跟夢境一樣,不是說你的為人。”萬抗笑道,“說白了,就跟夢中仙女似的。”

    “呵呵。”駱英笑了,“萬抗,你這么說可有別的意思?”

    “沒,沒有啊。”萬抗搖搖頭,“駱姐,我跟你說話,都是直來直去,你不要拐著彎想。”

    “我怕你會拐著彎。”駱英道,“如果我不及時理解,給你正確答案,怕會讓你誤解。”

    “那從現在不用了。”萬抗道,“駱姐,你經常來北京?”

    “經常也說不上,因為去的地方實在不算少,所以對于一個地方來說,‘經常’這個頻率不是太好界定。”駱英道,“反正來北京次數不少。”

    “那就是經常了唄!”萬抗笑道,“我只要來幾次,就可以對別人說經常去北京!”

    “呵。”駱英揚了揚臉,被二鍋頭暖了的臉在晚風吹拂下,有絲絲愜意,“以前可以說常來,但現在不是了,只是偶爾。”

    “駱姐,陪朋友來北京辦啥事的,晚上你不回去,朋友一個人不害怕?”萬抗很想知道駱英和誰一起來,但直問不妥,迂回點好。

    “剛剛還講說話不拐彎。”駱英輕笑,“怎么一下就忘了?”

    “我,我沒有啊。”萬抗假裝很委屈,“駱姐,你這下可把我冤枉死了。”

    “你想知道我是和幾個朋友過來的。”接著昏昏的路燈,駱英看著萬抗,“對吧?”

    萬抗面無表情,點點頭。

    “而且你還想知道,我的朋友是男是女。”駱英不容商榷的口氣,讓萬抗實在沒法說不。

    “駱姐,我說你是仙女吧。”萬抗不好意思地笑笑,“啥都知道。”

    “萬抗,人的聰明之處,是讓人覺得不聰明。”駱英扭過頭,看著正前方的夜空,“如果讓人覺得聰明了,便會成了時時提防的對象。這樣的人,容易成為別人的合作伙伴,但很難成為真正的朋友。”

    萬抗緩緩地點點頭,換位思考何嘗不是,面對一個聰明的家伙,處事中自然會加倍提防,同這樣的人合伙做事可以,但要交成朋友,實在不是容易的事。“駱姐,你講得真好,這種感悟對我來說就是巨大的財富,真想天天和你在一起。”

    “你想和我天天在一起?”

    “想,絕對是真的想。”

    “我相信。”駱英笑道,“不過我也相信,如果天天在一起,你很快就會覺得索然無味。”

    “駱姐,你的意思就是距離產生美、吸引或者誘惑?”萬抗道,“這對別人或許合適,但在你我之間絕對不成立,要不咱們可以試驗一下嘛。”

    “嚯。”駱英一笑,“我只是說如果,其實絕無可能。而且,你理解的天天在一起,也許跟我說的不是一回事。”

    “誒呀,駱姐,咋感覺說話有點費勁。”萬抗笑笑,“有點太含蓄了,理解起來費勁,我看還是直來直去大白話好。駱姐,我想知道你到底是干啥的。”

    “這個我不能回答你,即使回答也是無所事事,事實上也的確如此。”駱英道,“可能該做的已經做完了,或者說根本就做不到。”

    “前一句還好,后一句又高深了。”

    “不是高深,是有些事你不了解。”

    “那你跟我多講講,不就了解了么。”萬抗笑道,“不如今晚咱們就登上長城,談個通宵。”

    “還是你們年輕人,我老了,已經沒了那種激情。”駱英笑道,“還是回住處歇著,要不明天爬起長城來可就不是享受了。”

    萬抗聽駱英這么說,太后悔提出要夜爬長城,結果給駱英接了話,竟然要回去休息。“駱姐,出來玩一趟不容易,那么早早地回去歇了多不好。”萬抗道,“再轉轉,能跟你獨處的機會不多,我可得珍惜機會,哪能這么輕易就把你給放走!”

    “喲,聽你這口氣,還要把我怎么怎么樣嘛。”駱英笑道,“你沒喝多吧?”

    “沒,就是有點小小的頭暈,還想再喝點。”萬抗覺著這會順水推舟,把自己弄成醉的樣子,到時做點啥過分的舉動就有了托辭。

    “回去吧。”駱英聽萬抗這么說,很溫和地說道,“回去多喝點水,早點歇著。”

    別提多沮喪了,竟然這么快就要被趕回去。萬抗覺得,肯定是駱英猜到了他的心思,所以才這么干脆,不給他多點的機會。

    為什么駱英不給機會,可為何又同意和他一起來爬長城?萬抗開始琢磨這事,不過百思不得其解,歸根到底還是駱英在他心目中太神秘,看她的視角是仰視的。

    萬抗想起初中政治老師在課堂上讓他唯一受用的話:想真正認識一個人,絕對不能有崇拜或敬畏,如果那個人是神,那么就要先那人趕下神壇。

    現在把這話用在駱英身上,何其恰當!

    駱英,說到底,只不過是個女人。而要認識女人,最好的方法莫過于把她僅僅當作是一個征服的對象。

    萬抗笑了,帶著點自得自大。{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利用美女视频赚钱 股票指标赚钱吗 梦幻西游无底洞能赚钱吗 新浪爱彩首页 揭阳市滴滴代驾赚钱么 波克捕鱼破解版下载 十一运夺金开奖数据100期 猜冠军规则 表情包发在哪能赚钱 波克捕鱼腾讯专区 箱包+生产+赚钱吗 七星彩号码 4场进球彩开奖 极速11选5是哪里开的 管家婆论坛手机版二张 快频彩为什么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