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國關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北京,祖國的心臟,團結的象征。

    從北京東站出來,踏上首都這方土,萬抗頓時生出一股自豪之情。第一次來北京,沒有理由不直奔天安門廣場,去感受下一個泱泱大國的心脈律動。

    “勞您駕大哥。”萬抗學著老北京人的話味兒,問一個中年人,“天安門在哪?”

    “喲,第一次來北京吧您。”中年人很熱情,“指路我在行,您也別到北京東站北乘公交了,我跟您說,走一段你要迷了都找不著北!干脆啊,您就在這兒乘車,前面看到了沒,608路公交站,直接做到十里堡北,換乘126路公交奔天安門東,大概經過16站就到。”

    萬抗連連點頭稱謝,北京人還真是好,問個路都這么熱心,多團結吶。不過這念頭還未消落,馬上就被一婦女給澆了頭冷水。不為別的,萬抗兩眼四顧,沒注意腳下,踩著人了。

    “干嘛呢您,長倆眼睛不看路,出氣吶。”婦女說得很氣勢。

    萬抗一下措手不及,惹著首都的人了!“喲,大姐,對不起了,第一回來北京,看景了,眼睛用不過來。”

    婦女看看,可能覺著萬抗這小伙還挺上眼,也沒再說什么,哼了一聲徑自離去。萬抗立住腳步,扭身看著那婦女,嘿嘿笑了起來,“咋回事這是,剛一轉眼就冷熱兩重天吶。都說北京人說話有時損了吧唧的,還真是。”

    顧不得這些,萬抗邊走邊打電話給施上進,說人到了,到天安門城下接他。到北京別的地不好找,天安門可是全國人都知道的地標。

    搖搖晃晃坐了一路公交,萬抗在天安門動下車,走到廣場正中站定,除了用肅然起敬這四個字外,一時還找不到什么合適的詞語來形容自己。

    使勁在廣場轉了一圈,萬抗最后在城門下停住,突然覺得自己很渺小,甚至可有可無,他真擔心施上進來到后也看不到他。

    其實不然,對施上進來說這里已是常地,城門下找個人太簡單。

    “你是萬抗?”施上進根據電話里衣著描述,冷不丁出現在萬抗身邊,還嚇了萬抗一跳。

    “是,我是,你是施上進?”萬抗有些喜出望外,他以為施上進還不知道啥時能到,沒想到這么快就出現。

    “嗯。”施上進點點頭。

    “施大哥好。”萬抗立馬笑道,“施大爺人太好,非要我聯系你,恐怕要給你添不少麻煩。”

    “那沒什么。”施上進哈哈一笑,“我爸爸電話里都跟我說了,如果有半點怠慢你的地方,回去他就抽我鞭子。還有,你別喊我施大哥,就叫我上進得了,聽著舒服。”

    “那行。”萬抗笑道,“不過喊啥不重要,稱呼而已。”

    說到這里,萬抗才定睛看施上進,個頭和他差不多,人長的很干凈,不過要說帥不帥,嘿嘿,萬抗覺得還是施上進比他還差點兒。

    “走,我帶你逛逛附近,來北京,這地肯定要玩個透。”施上進道,“不過要說真是玩,那耗時可要長了,而且你也消化不了。但不著急,反正你在這兒時間不會短,慢慢看。”

    “北京真大啊!”萬抗抬頭看看四周,由衷感嘆。

    “那是。”施上進道,“說北京大,一點都不假,大在什么地方呢,我跟你說,就算是北京土著人,一輩子生活在這里,都不見得能真正把北京給看懂!為什么看不懂,就是因為它大,而且有厚度,歷史沉淀很多。”

    “它太特殊了。”萬抗跟道,“皇城呢,現在也是!”

    “正解!”施上進道,“要說這里臥虎藏龍,那才是名符其實,不是大家都說嘛,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你就找個臨街的樓,推開窗戶,朝大街上吐口痰,砸下去十個人,估計一半以上就是正處級干部。有些人你看著不起眼,比如清早坐攤邊喝碗豆汁、吃根油條或夾個包子的老人,太普通不過,可沒準就是堂堂大院士。”

    施上進侃侃而談,萬抗聽著確實是新鮮,不過總覺得有點不對勁,跟他爸施庚余差別太大。施庚余多老實憨厚的一個人,可眼前這施上進,咋看都不是那么務實的人,當然,還不能說他不厚道,也許有的人天生就是愛講話,跟秉性是兩碼事。

    “上進,要不咱們先不看吧,反正有時間。”萬抗想到了施庚余的托付,得把施上進的虛實給探聽了,到底是不是在國際關系學院,而且萬抗看施上進的模樣,越看越像是個混子,疑心更重,所以急著提出來要回他學校,先把住宿的事給安頓了。

    “住宿的事啊,那個你別擔心,有地方。”施上進道,“先跟我擠一床,這段時間班上沒有人外出,空床找不到,就算是找到了,也不一定在我的宿舍,把你一個人放出去,估計你也不得勁,所以還是先和我擠擠,過幾天跟大家伙熟絡些,那就方便多了。”

    施上進這么說,萬抗也不好再堅持,就由著他,不怕他拖延,反正總有要回去的時候,到時真假就出來了,是不是真在國關上大學自然見分曉。

    想到這里,萬抗突然想起件事,就是他跟施庚余說過的,好像聽說國際關系學院是在南京,不是北京。

    “南京那個國關,和北京的國關不一樣。”施上進一副學者派頭,“南京那個叫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際關系學院,著重于軍事,我們這個國際關系學院,側重政治外交。那些有關系和能耐特別大的,將來都到外交部。唉,現在的外交部發言人秦剛知道么?就是我們學校畢業的。”

    施上進說到這里,萬抗已經不再懷疑了,憑他的觀察能力,施上進沒說謊,要不那簡直就是奇才,撒謊,不可能每一個神情都不露破綻。

    “上進,有不花錢玩的地方么?”既然不懷疑,玩就玩個痛快,但花錢還是要注意的,能少則少。

    “不花錢的有,太多了,隨便看。”施上進道,“不過好話這么說嘛,窮家富路,在家里盡管怎么節儉,出來就別管了,好吃的好看的別放過,畢竟出去一回不容易。不過呢,你這回出來不算是在路上,要呆久呢,所以咱們取個中間,多少花點,也看點東西。”

    萬抗想想也是,花就花吧,錢不是省來的,是掙來的。可不巧的是,天氣突然轉了,要下雨。

    “上進,還是改天吧。”萬抗道,“瞧這天不是太可人啊,而且還帶著個箱子,也不方便。”

    施上進覺得也是,便和萬抗到公交站乘車回學校。一路上,施上進滔滔不絕,指出了萬抗心中那些神圣無比的地方,清華、北大、圓明園還有頤和園。“你們學校牛比啊,有名的學校有名的地方都在周圍!”萬抗嘖嘖稱嘆。

    “中央黨校也在附近!”施上進道,“那個對地方官來說,吸引力很大,大最大的是那些中青年后背干部,到培訓部里一趟,回去簡直就渾身金光閃閃!”

    “那個就不羨慕了,咱們是小民。”萬抗嘆了口氣,“要是當初能靠個北京的大學,也就知足了。”

    “人怎么不是個活法,非要上大學?”施上進嗨嗨一笑,“你沒聽說過,北大才子賣豬肉,清華精英種蔬菜嘛,早知道這樣,還上個球大學去,那媒體報道說什么技術含量怎么高,又是怎么著眼點高,要搞什么規模化,到底還是有知識的力量,是什么‘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生動寫照,都去它個狗屎,根本不是那回事,只是找點幌子戴高帽,要不多讓人寒心?別的不說,就舉個例子,你一聽就明白,說辛辛苦苦造一艘核潛艇,后來卻專門用來到海底撒網捉什么深海魚,這不是扯淡么!”

    萬抗聽得發笑,問施上進是天生就這么能說,還是后天鍛煉出來的。施上進說就是到了大學才開始練的。萬抗一聽,由衷欽佩,本來他覺得自己的嘴巴夠可以的了,但現在和施上進一比,小巫見大巫。歸根到底分析,就是自己眼界太窄,不說講道理,就是吹牛皮也沒個資本。

    不過欽佩歸欽佩,萬抗也不盲目崇拜加效仿,萬事莫強求,這是萬抗信奉的一條。再說,等自己開闊開闊眼界后,也不一定就比施上進差,畢竟他比自己多吃兩三年大米飯。

    目的地到達,萬抗一看,大門不錯,兩邊開,就是里面的樓太矮了,這樣的樓群即便是放到環洪市也出不了頭面。

    “上進,你們學校也太不夠派了吧。”萬抗扭頭看看,“就沒見著一棟像樣的高樓。”

    “這你就不懂了,出去別亂說,要不人家笑話你。”施上進道,“路上不是跟你說了么,咱們學校西邊是圓明園,東面是頤和園,這種地方的建筑有專門規定,限高的,不能超高,否則現拆都來不及。”

    “怪不得。”萬抗點點頭,“那這么說,你們學校也不大。”

    “不大。”施上進道,“晃晃悠悠,半個小時足夠你轉一圈。行,這個等你有空慢慢去體會,咱們先到宿舍落個腳,歇歇。不過有件事跟你先招呼下,宿舍有個怪人,練過舉重,自恃力大過人,很霸道,到時有什么事別理會,不算吃虧。”{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上班无聊还不赚钱 福彩安徽25选5走势图 玖富彩票群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 10 11人足球场上位置图 保定出租车赚钱吗 许华升的视频怎样赚钱 全天北京pk赛车两期计划 11选5技巧 实力单双中特118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红8彩票群 排名第一麻将app 棒球比分直播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