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收斂

推薦閱讀: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朱顏禍妃公訴先鋒九龍帝尊鳳凰涅槃:王的傾城醫妃嫡女之傾城亂嫡女傾城:杠上霸道邪王重生五零巧媳婦女主是個錢罐子精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章笑咪聽萬抗這么說,愣是瞪眼看了他幾十秒。萬抗很理解章笑咪對他的質疑,“你可以不相信,但你必須對我二十年來守身如玉的氣節表示一定的尊重,從現在起請收回你那審判的目光。”

    萬抗說完,發動車子。

    章笑咪呵呵笑了,“毛還沒刮過呢,說話倒是老成得要命。”章笑咪伸手要摸萬抗嘴唇上的茸胡須。

    萬抗一看連連甩頭,“咪咪姐,不行不行!”

    “怎么了?”章笑咪很詫異,“說說你還上勁了,一般人的胡茬我還真不愛碰半點兒。”

    “不是那意思。”萬抗笑笑,“我不能把那么多第一次都給你,有些第一次,得留給未來的老婆,不能全給你。”

    “嘻。”章笑咪一甩下巴,“留吧,我不稀罕。不過聽你那話的意思,好像我得過你什么第一次似的。”

    “咪咪姐,你裝糊涂是不是。”萬抗笑道,“我那兒不就是被你給攥了?雖然隔著衣服,但畢竟還是摸了。”

    章笑咪聽了眉頭一皺,“萬抗,誰信你鬼話!”

    “我發誓,你真的是攥我那兒的第一個女人!”萬抗很認真,“如果我說謊,咪咪姐,你可以咒我那兒爛掉。”

    這個咒實在是太毒了,章笑咪實在找不到不相信的理由。“噯,萬抗,你真的沒有碰過女人?”章笑咪問。

    “嘿嘿,這,這可怎么說。”萬抗撓撓耳根,“咱村的小芳被我偷偷抱過一次,摸了幾把,然后就被她提著笤帚給攆跑了。”

    “哈哈……”章笑咪大笑起來,“萬抗,原來也有這心思啊,我還以為你沒開竅!”

    “開竅?”萬抗一抖肩膀,“開竅是老早的事了,說了也不丟人。”

    “這事姐倒想知道,你是怎么開竅的?”章笑咪歪頭看著萬抗,眼神有點戲謔。

    “看錄像。”萬抗回答得很干脆,“錄像上什么都有,媽的,看得鼻孔流血了都!”

    章笑咪聽了差點手舞足蹈,捂著嘴巴狂喜一陣,問道:“萬抗,怎么著,那也差不多要憋壞了吧!”

    萬抗看著章笑咪,目光一陣迷離一陣期待,仿佛看到她開始寬衣解帶,將以樂施好善的菩薩心腸英勇獻身,為他一解數載的苦悶。

    “唉——”章笑咪陡然一聲長嘆,萬抗回過神來,“咪咪姐,咋了?”

    “你繼續憋吧,憋到那個值得你獻出第一次的女人。”章笑咪道,“姐支持你。”

    萬抗垂頭喪氣,抬起手指敲了敲方向盤,“咪咪姐,你覺得自己是不是那個值得的女人?”

    “姐肯定不是,至少現在我這么認為。”章笑咪拿著臉色,“萬抗,開車吧,先回你住處。”

    “別了,就你那技術,呆會自己還不知道怎么把車推回去呢。”萬抗申請沮喪,他在琢磨,如果要是不住那小破屋,干脆就把章笑咪騙回去消遣一番,也完成自己從孩到人的蛻變。

    “萬抗我跟你說,以后真的不能再跟那老妖婆走那么近,要不早晚你會后悔。”章笑咪道,“那些個婆娘,都是吃人精喝人血的東西,千萬別陷進去。”

    “有數。”萬抗點點頭,“一切都心知肚明,不用提醒。”

    “那你是玩驚險刺激?”章笑咪道,“就說今晚,你不是說了嘛,要是我再晚點,看你怎么辦?”

    “反正不會迫于殷月艷的淫威而投向。”萬抗道,“咪咪姐,你真是覺得自己不是值得我獻出第一次的女人?”

    萬抗話題的突轉,沒起到絲毫作用,章笑咪哼了一聲,不予理睬。萬抗也不再說,賭氣一樣,過了半天,自語道:“很多事難說,沒準月艷姐就值得。”

    章笑咪對萬抗這點蹩腳的把戲嗤之以鼻,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咕噥了兩個字,“小樣!”

    把戲被戳穿,不是惱羞成怒就是徹底沒了脾氣。萬抗選擇的是后者,在章笑咪面前他找不出惱羞成怒的理由。

    沒了脾氣做事就會收著點尾巴,接下來幾天,萬抗對殷月艷的頻頻招挑表現出了斷然的態度。“月艷姐,我可真不敢。”萬抗夸張的表情配上無辜的眼神,“我還小,萬一那種事要被逮了現咋辦?投河都來不及!”

    “怎么會!”殷月艷對萬抗這塊純肉是上了心,“那天的事純屬意外,你要是不跑,咱們一起逮住那投石子的家伙,得讓他賠死。小抗子你知道不,我那寶馬后來簡單補了點漆就好幾千!”

    萬抗聽了暗暗叫好,還直怨恨章笑咪下手太輕,把寶馬車玻璃砸碎幾塊才好!“欸呀,月艷姐你看,真是犯不著。”萬抗表現出了憐憫,“幾大千就這么白白浪費,多疼人!以后,那種事絕對不能再來了。”

    “沒事,我根本不在乎。”殷月艷高傲地揚著頭,“再來幾次都沒事,不過我可不會放過那撒野的家伙,要是讓我逮著,保證讓他們比死還難看!”

    “可我心臟受不了。”萬抗搖搖頭,“那種事太危險。”

    萬抗的表現,讓殷月艷更是欲罷不能,就像一個老得發黑的妖婆逮著個即將要成熟的人參果娃,哪里會松手。“那你覺著那樣不危險?”殷月艷眼里透出無盡呵護的溫柔,“小抗子,你說,哪樣不危險。”

    “等等,緩一緩。”萬抗顯然是被殷月艷的眼神灼傷,急慌慌地低下頭來,“反正不能再進車里,太危險。”

    “那好說。”殷月艷道,“等姐尋個機會,找個又寬敞又隱蔽的房間,跟你好好聊聊。”

    “緩一緩,緩一緩。”萬抗摸著額頭的汗珠,“月艷姐,你得讓我緩緩神。”

    “沒問題。”殷月艷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在她眼里還未開竅的萬抗只要不拒絕,機會就像空氣一樣始終存在。

    章笑咪對殷月艷死纏爛打的卑劣做法很氣憤,她用“傷天理”三個字來概括。殷月艷對章笑咪表現出來的厭惡態度感知得很清晰,她是不肯吃虧的人,本來就瞧不起二奶身份的章笑咪,結果還被她蔑視羞辱,當然不能忍氣吞聲。

    “唉,有什么炫耀的,不就是靠著顆樹的藤嘛,以為自己多大多高,其實什么都不是。結果呢,還對著那些個小樹苗擺姿態,姿態擺就擺吧,又裝什么水靈鮮嫩,真是不自量。”休息時殷月艷找著個空,含沙射影。

    章笑咪明白殷月艷的話意,譏笑她當二奶還扮鮮嫩。的確,章笑咪在萬抗面前,她失去了慣有的冷傲格調,沒辦法,誰讓萬抗長得像她的初戀,面對他的時候,恍若回到從前,總是會偶爾不知不覺來點嬌嗲,如懵懂少女般青澀。

    但那也只是面對萬抗如此,當面對殷月艷,章笑咪完全像換了個人,說話冷尖無情,而且一針見血。“繞樹的藤,說明人家還有那活力和韌勁,裝水靈鮮嫩,也說明人家有那資本,不像某些人,像老朽在地皮上的枯枝一樣,沒那資本還眼紅得要命,純粹是自作自受!”

    章笑咪的還擊對殷月艷來說是勢大力沉的,除了更加憤懣外再無他法。“不要臉!”殷月艷鐵青著走開了。

    “要臉還勾引不懂事的孩子?”章笑咪輕蔑的眼神讓殷月艷幾乎要崩潰。好在她清醒的是,不能跟章笑咪沖突起來,這倒不是怕沒那實力,而是她覺得不能自掉身價。

    和章笑咪的暗地里交鋒,讓殷月艷收斂了些,只要章笑咪在場,她對萬抗的引誘不再那么直接,但她相信,萬抗終會像她的那只寵物貓一樣,蜷縮在她那張闊大舒適的床上。{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pc蛋蛋28 奔驰宝马手机版 如何分享经济赚钱 波克捕鱼机械迷城心得 3dsDQ8不能炼金赚钱吗 南粤风采26选5中奖注数 777电玩拉霸电玩城 快乐8走势 青海11选5前三走势图 棋牌游戏赚钱提现捕鱼 幸运飞艇精准回血计划 融安《存在树上的金桔更赚钱》 财神捕鱼送27 山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数据 夏天开车卖西瓜赚钱吗 租门面卖早餐赚钱吗